•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转基因中药进入实验室阶段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1-01 17:09围观196次我要分享

      目前,转基因、中医药都是争议热点,现在,他们结合了。

      把中医和转基因这两个热门话题联系在一起之后,发现大多数人在这两个话题的站位惊人的相似:大部分反对中医的人都支持转基因,而支持中医的则反对转基因;同样支持转基因的人也多数反对中医,反之亦然。

      笔者的立场是:说到中医药,明明没有认真研究过毒性,副作用都是个“尚不明确”,就敢吃;转基因上市前,反复研究,大量实验证明无毒害,偏偏就相信有未知的危害。

      以下文字以中立立场转载自健康报:

      当转基因食品成为争议热点时,转基因中药又悄然进入人们视野。近日,随着中医药领域的一些专家、学者对转基因中药安全有效性提出疑问,普通公众对该话题的关注也在升温:转基因中药转了什么?能保证安全吗?我们吃的中药里有转基因产物吗?针对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黄璐琦。

      研究成果离面市尚早

      据了解,国内对转基因中药进行研究的机构并不多,且普遍停留在实验室初期,相关研究成果还没走出实验室,更谈不上进入应用阶段。黄璐琦说,公众不用担忧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转基因中药。

      黄璐琦带领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团队,是我国最早一批开始转基因中药材研究的团队,其研究的转基因地黄,正处于中间试验阶段。

      “转基因技术,是将人工分离和修饰过的基因导入到生物体基因组中,由于导入基因的表达,引起生物体性状的可遗传的修饰。”黄璐琦以自己领衔的研究为例介绍,地黄是高度杂交合体,生产上主要采用块根无性繁殖,品种退化问题是困扰产区多年的老问题。研究表明,地黄的退化主要由病毒感染引起,病毒病原主要有烟草花叶病毒(TMV)和黄瓜花叶病毒(CMV)两种。对地黄的转基因,主要是在实验室条件下获得转入TMV和CMV外壳蛋白基因的地黄株系,使其对这两种病毒显示出良好的抗病毒性。

      目标是满足工业化生产

      不少中医药业内人士还担忧,转基因后的中药性味归经会有变化,应用于临床,有效性难以保证。对此,黄璐琦认为,进行转基因中药的研究,其目标不应定位于进入中药饮片生产,而应锁定在满足大工业生产。

      当前,大量中药材被用于提取某一种或某几种成分,加工成仅含某些有效成分的植物药,剩余部分则作为残渣弃用。“这不符合传统中医用药理论,很多人认为是对药材资源的浪费。”黄璐琦指出,以提高特定成分含量、缩短生长时间为目标的转基因中药,可能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路径,“因为既可以缩短栽培时间,又提高了土地利用率”。

      专家回应公众忧虑

      虽然转基因中药并未进入人们的生活,但不少人对它的出现还是很不安。在网络搜索引擎上键入“转基因中药”一词,其中不乏“中华5000年文明将毁灭”“国人的噩梦”等评论。

      黄璐琦说,公众对转基因中药的担忧主要是安全性方面,一是对用药安全的担忧,二是担忧会对生态环境安全造成不良影响。他解释说,就像转基因地黄一样,转基因中药的研究方向之一就是对抗病虫害,减少中药农残,以保障中药质量安全。其次,不同于转基因食品,人们并不会把中药当饭吃,只有生病了才会对症服用,不管从药理上还是毒理上,都不会存在长期蓄积产生毒性的过程,风险相对转基因食品低。

      对于后者,黄璐琦说,目前,转基因中药研究对象主要还是块茎类中药,并没有花粉、种子扩散等问题,以正在进行的转基因地黄中间试验结果为例,不会因种植转基因地黄而导致田间杂草种群发生改变,出现“超级杂草”等生态危害的几率也低得多。

      黄璐琦坦言,能理解公众和业内人士对于转基因中药的种种担忧,但出于技术储备的考虑,他认为进行转基因研究非常有必要。“一些国家也在做这方面研究。我们尽早起步,就相当于及早为不断加重的中药材资源危机寻找出路。这条路不一定能行得通,但我们要先探探有没有可能性。”

      至于转基因中药能不能用、怎么用,黄璐琦说,这还需要未来更大量的科学研究、伦理研究等,相信一定会有非常严格的论证过程。现在,这些担忧还为时过早。

     

    来源:上海卡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作者:上海卡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