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测市场700多亿元 外资机构占40%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1-01 14:24围观744次我要分享

  镉大米、毒奶粉、白酒质量等食品安全问题,让公众陷入恐慌之中。毒奶粉事件让“三聚氰胺”一战成名,白酒质量门事件则让“塑化剂”红遍大江南北。在安全事件背后,或多或少都与一家第三方检测机构——SGS集团有过关系。

  SGS(瑞士通用公证行)是全球最大、资格最老的独立第三方检验、鉴定、测试和认证机构,于1878年成立于瑞士,20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

  如今,中国检测市场已相当成熟,市场容量在700多亿元左右,全球也不过7000多亿元的市场容量。尽管国有检测机构占据市场主流,但以SGS为代表的外资机构仍得益于中国市场的迅猛增长,占中国市场份额40%左右。

  在政府管控的强制检测市场条件下,SGS如何把握“去行政化”机遇?SGS如何克服人才短缺、本地化管理难题等挑战,取得中国市场的成功?

  得益于中国红利

  “国内第三方检测认证的市场格局是,国有性质的实验室占55%,民营机构发展较快,但集中在某一个或几个领域,综合实力不强,目前约占10%。”SGS中国区总裁申屠献忠接受《新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欧美国家在15世纪就有了第三方检测机构,到19世纪中期,一些成熟机构介入鉴定产品、出具报告,已是非常自觉的商业行为。但在中国,第三方检测市场起步晚,主要由国家检测机构负责,例如质量监督局、疾病预防中心下的实验室等。

  “国有的每个行业部门下基本都有自己的实验室,技术监督局是一个庞大的网络,检验检疫局又有很多的实验室。”申屠献忠告诉记者,国有实验室已做了很长时间,规模十分庞大,在设备上、网络上和技术上都不错,但由于居于垄断地位,市场化意识不强。

  第三方检验认证行业的重要性,随着频发的质量安全问题逐渐得到国家和业界认可。政府也在思考,大包大揽的管理模式并不适合当今中国的发展,需要有更市场化、更专业的机构作为政府体系的补充参与监督,提升“中国制造”质量。

  实际上,第三方检测机构是伴随着中国出口贸易的迅猛增长发展起来的。拥有10多年关贸谈判经验,现担任SGS集团公共关系和业务拓展总经理的马晓野私下对记者感叹:在加入WTO之前,所有第三方检测机构都在夹缝中求生存,十多年来SGS在中国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出口红利。

  在国际贸易市场,所有检测报告必须由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因此国有背景的检测报告并不易被海外买家认可,而民间检测机构则由于可信度和鱼龙混杂等因素缺乏权威,也难以得到认可。所以,企业获得SGS的检测报告,一方面确保产品符合目标市场和客户要求,降低出口风险;另一方面SGS可以帮助企业提高质量管理水平和合规性。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出口贸易受到极大打击,学者们都在讨论一个问题:“中国的入世红利还能享受多久?”对SGS中国来说,这同样是个攸关生死的问题。

  申屠献忠说:“进出口趋势在变化,中国不可能永远是世界工厂,有一些采购已经转移到东南亚国家。中国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这些对我们肯定有影响。”

  此外,由于检测行业没有完全市场化,政府机构占极大优势,很多是法定检验,需要特别的资质,例如电子电器产品在中国市场销售,要经过3C认证,外资和民营机构都没办法拿到批准。

  申屠献忠表示:“进入中国市场各个领域,很多都需要资质,比如建筑行业、特种设备行业等,取得资质需要很长时间,这些对SGS都是挑战,会有很多挑战。”

  扎根中国市场

  SGS要想在中国市场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就不可能只依赖出口,必须找到适合本土化发展的道路。

  申屠献忠在SGS来中国市场之初就加入了这家公司,当时他不过是一个对外企有点崇拜的毕业生,误打误撞进入检测行业。数十年过去,他已成为几乎所有外资检测公司中唯一一个中国土生土长的高管。

  在前任“洋”老板离开中国区总裁位置后,申屠献忠打破“天花板”,成为中国市场的掌舵者,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SGS集团高层的战略选择:与其从总部空降高管,不如擢升一位具有国际视野的本土经理人。

  申屠献忠在SGS的职业路径为检验员、主管、分公司经理、客户经理、运营经理,他还做过销售和市场部经理、总监,然后做到全球业务线副总,他是100%的SGS中国血统。

  SGS的选择无疑是明智的,SGS在多年以前,就已经部署中国市场业务线,目前SGS出口业务与国内市场业务基本上是70%︰30%,离实现两条腿并行已经不远。

  “你不能长期依赖出口。如果不提前部署,等风险到来时,就没办法支持其他业务,我们要增长,因为总部永远会有业绩增长的要求。”

  申屠献忠和SGS集团提前看到了国内市场增长的潜力,尽管国家有资质限制,一些行业被排除在外,但SGS的技术能力、管理水平和营销能力都让申屠献忠对SGS在中国市场充满信心,他期望未来两种业务之比能达到50%︰50%。

  申屠献忠表示,第一,社会和企业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在提高,把产品交给SGS做检测认证是一种认可,SGS在国内汽车行业、环保监测、消费品等领域的业务增长非常快;第二,纺织品、医疗器械等更多国外品牌要在中国销售,需要SGS中国的本地化服务;第三,SGS在一些行业致力于往上游走,比如矿业勘探过程中的检测。

  与国家实验室的强制检测不同,SGS只有做到公正、专业、有效,才会有生意,如果失去了公正性,也就失去了企业生存的基础。

  申屠献忠向记者解释了SGS的管理流程,一件样品被客户送到实验室后,送入各个实验室进行流水线操作,比如一件纺织品,物理测验就要由物理小组来进行,要经过耐磨性、拉伸等各种实验,还要按照目标市场的办法去洗水,观测洗完后会不会褪色、缩水;化学测验则要看是不是有致癌物质。总之,送检样品要经过很多种检测,并且一一分开,最后得到一个客观的报告。

  “送检样品测试完数据,直接上传报告,中间是不能修改的。我们做的工作,实际上是在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传递信任。”申屠献忠说,各个实验室检测人员并不知道样品是哪个客户的。

  “拉”与“推”的平衡

  在SGS庞大的体系内,提升管理效率成为其在中国市场增强竞争力的重要战略。

  “我们实行事业部制,在全球和中国是一个矩阵式架构,比如全球10条业务线,每条业务线有一个全球执行副总裁,每个地区有首席运营官。”申屠献忠表示,他除了担任SGS中国区总裁,还兼任过全球玩具及婴幼儿产品业务副总裁。

  “中国战略要和全球的业务线一起沟通,并不是说我们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要融入全球的战略中,所以沟通至关重要。”

  申屠献忠把中国与总部的沟通比喻为“拉”与“推”。SGS总部每年会交给每条业务线一个预算总额,但因为其他业务线的全球执行副总裁不在中国,中国市场一旦有投资机会,如设立新公司或收购等,需要全球的配合,就要与这条业务线的全球负责人沟通,说服他成为中国区业务发展的支持者。相反,如业务线负责人在外面看到中国有什么机会,也会“推”动做本土市场分析,看时机是否合适。

  超过1万人的企业,申屠献忠必须把企业文化和员工培训做好。由于SGS检验测试认证范围广,几乎涵盖所有的行业,每个行业都要有专家,而市场上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检测”专业,因此培养技术人才基本依靠SGS自己的“造血系统”。

  简单来说,SGS中国从各个专业招来的新人不懂检测也没关系,SGS有一套完善的培训体系,包括课堂培训、技术培训、基本经验培训及商业培训等。

  “对SGS来说,最大的难题不是检测人员的培训。最难的是公司大了以后,需要综合性人才,要懂技术、懂商业、懂管理。我们最缺的是复合型的中层干部。”申屠献忠说,SGS花了很大精力,希望把技术人员培养成复合型人才,为此推出了名目繁多、针对各种级别员工的培训和成长项目。

  2007年,申屠献忠出任SGS中国区执行总裁,集团的战略也从单纯财务目标转为可持续发展,这意味着申屠献忠可以在更广泛、更深入的空间内,实现SGS在中国的发展,近5年,SGS为客户设计了很多新服务,包括在节能减排方面帮助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并且为企业提供审计、认证、培训和咨询服务,以加强业务流程、改善管理系统和人员绩效。

  申屠献忠:把握供应链质量管理至关重要

  大家对标准乱象有一些误解。比如奶粉中的三聚氰氨、奶茶珍珠中改良的淀粉含有马来酸,正常情况下,企业不用去检测。大部分国内标准实际上是参照国际标准的。问题不在标准本身,而在这些标准到底有没有很好地去执行?如果不执行,标准再高也没用,很多国内企业会想,去做检测要花钱,我为什么要做,这是个大问题。

  因此,企业出现产品质量问题有时候不一定是运营不专业,或者内部有问题。而是供应链管理出现问题,明明知道进来的材料或零部件有问题,却因各种关系不好意思退回去,生产出来的产品就会有问题。企业自己也可以做检测,问题是自己检测,能不能检出问题,怎样管理供应链问题。

  比如,某大型跨国玩具公司的玩具中铅含量超标,工厂倒闭,老板自杀。由于生产玩具要用到油漆,实际上是油漆当中铅含量超标,造成玩具铅含量超标,需要召回销毁,结果使得规模达数千人的中国代工厂倒闭了。

  油漆供应商为什么会铅含量超标?因为色粉的铅含量超标,色粉供应商假冒了SGS测试报告,给了油漆供应商,油漆供应商又把假的报告给了玩具生产商,就这样几千人的工厂,一夜之间就倒闭了。

  这种事情怎么发生的?就是企业没有好好管理供应链的质量,编造的报告不去求证。如果企业要求供应链一定要送到SGS测试,测试完了还要把报告给他们,那就严谨了。第三方检测机构可以帮助企业去设定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一定要高于国家标准。然后做检测,整条供应链的检测可以做很多东西,能提高企业整个生产水平。

来源:仪器信息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