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 从“丑小鸭”走向“白天鹅”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1-08 10:05围观186次我要分享

  “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世界35%的雇主在全球范围内都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选。例如,巴西在某些领域如技工、金融等行业有68%的岗位找不到人才,即使在澳大利亚,这一比率也高达45%。”世界职教院校联盟主席、加拿大社区学院协会主席丹妮丝·阿米欧女士在论坛上发言时如此表示。阿米欧认为,雇主需要高素质的人才,所以给年轻人更多机会,让他们接受高等职业教育,并对已经找到工作的人员提供在岗培训,成为全世界都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近日,以“产业结构调整背景下的职业教育”为主题的职业教育国际论坛在北京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主办,是2013中国国际教育年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会各国职业教育专家围绕论坛主题广开言路,为提升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提供了重要国际借鉴——

  职业教育成为从贫穷到富裕的必由之路

  “伴随着世界经济发展不景气的另一现象,是一些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特别是年轻人的高失业率问题已经成为不少国家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钱一呈认为,就业率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是否复苏或健康发展的重要指标,但不可否认年轻人高失业率的背后也有深刻的就业结构矛盾,表现为有些人找不到合适的岗位,而有些岗位招不到合适的人选。澳大利亚工业部职业技能司总司长克雷格·罗伯森则表示,产业结构优化在澳大利亚也是一个炙手可热的话题。

  据欧盟最新数据,在欧洲经济萧条的大背景下,西班牙和希腊等18到25岁的年轻人中失业率达到50%,但德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却一直保持在6%左右。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俞仲文教授认为,德国在二战后的经济奇迹,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依靠了它的秘密武器——职业教育,而且职业教育已经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从不发达到发达,从贫穷到富裕的必由之路。其实,世界各国都在采取各种措施广开就业门路,尤其是为年轻人的创业和就业提供各种帮助和支持,而其中的重要举措就是为他们提供各种职业教育培训,使他们能够成为社会需要的对口人才,从而重新就业。

  然而,钱一呈表示,职业教育是以学生就业为导向的,在当前世界产业结构进行重大调整,经济逐步复苏的条件下如何使职业教育培养出的学生更能适应新条件下的产业发展需要,是摆在职业教育面前的一个新课题。

  钱一呈表示,对于职业教育改革和发展,中国政府一直给予极大的重视,大力增加对职业教育的投入,使之无论在规模和办学条件上都有很大的发展,并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力军,成为中国产业改革和发展人力和智力的强大基础。然而,作为经济一直比较稳定增长的国家,中国也正在着手解决某些领域产能过剩和产业结构不合理的一些深层次矛盾。

  据了解,世界经济论坛按照经济增长的动力对世界各国划了一个模式,对低收入国家来说是要素驱动,对中等收入国家来说是效率驱动增长,而对高收入国家来说是创新驱动。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乾教授认为,中国处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里,需要从提高效率和全要素增长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这个角度推动经济增长,而这种产业转型升级的前提是劳动力资本技能能够跟上需求。然而,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中国平均受教育年限是11.7年,比很多国家低,甚至低于俄罗斯0.9年,而这个0.9年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跟上。

  黄乾结合劳动力市场供求数据强调,中国目前对职业教育的需求仍然巨大,特别是对中等职业教育的需求非常强大,而社会对本科和硕士的需求量却相对较少。他同时表示,中等职业教育学生升入高等职业教育的比重非常低,当前高等职业教育大部分是专科层次,缺乏本科和研究生层次,而且中国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积极性也不高。

  教学和实践紧密结合是职业院校的“基因”

  加拿大社区学院协会数据显示,目前加拿大有22%的大学毕业生到职业教育学院学习。阿米欧解释称,他们之前觉得大学毕业就万事大吉了,但现在他们认识到职业技能的重要性,所以他们从大学“回炉”到职业院校学习。为此,我们开始给他们颁发一年制的职业学位,并已经有两个省开设了4年的职业学位课程。

  那么,职业教育如何应对社会技能缺乏的挑战?“职业院校需要联合起来成为一个社区,并结成联盟,把雇主的需求、个人的求职需求和国家的需求结合起来。”阿米欧表示,加拿大社区学院有院校咨询委员会和雇主委员会。雇主帮助教师开发课程,并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所以很多学生在毕业的时候至少有一年的实际工作经验。

  与加拿大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澳大利亚。据罗伯森介绍,澳大利亚职业教育培训体系源于20世纪90年代,当时澳大利亚公司的竞争力比较弱,因此失业率升高。为此,当时的澳大利亚政府建立了一个职业教育培训体系,从政府到产业到学生再到院校共同努力,培养出适合产业需求的工人。

  在阿米欧看来,教师需要将教学和实践紧密结合,而且这是职业教育院校的“基因”。教师需要不断进修技能,而且通过保持产业和教育的紧密联系,能够使学生具备最基本的技能,例如沟通技能、团结精神、学习技能和创新精神等。据了解,在加拿大,职业教育课程每年都会改革,并由有雇主参与的顾问委员会共同修改,从而保证课程内容能够帮助学生学到劳动力市场需求的技能。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社区大学总院常务院长詹姆斯·凯乐也强调,加利福尼亚州许多社区学院教师都曾经是资深的产业从业者。

  职业教育双轨制在德国“墙里开花墙外香”

  “职业院校必须对新技术发展趋势保持敏锐态度。”阿米欧告诫称,越来越多的学生希望可以随时随地学习,而这意味着院校要提供远程教育,特别是一些院校到2015年要实现至少50%的课程能够提供远程教学。同时,职业教育课程开发者必须意识到学生的流动性,即学生可以转学,能够从职业院校转到大学,也能从一所职业院校转到另一所职业院校,甚至从一个国家转到另一个国家求学,所以其开发课程时不能只考虑一个国家的需求,还必须考虑到全球化趋势。

  在论坛上,凯乐也提出,随着远程教育发展,雇主与“慕课”(MOOCs)这些在线教育提供者共同协作和培养技能劳动者,但对于那些比较优秀的学生,雇主愿意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而不管他们是否接受的是学分制教育。“这一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凯乐表示,他在和雇主交流时发现,雇主们并不在乎学分,他们只在乎这些学生能不能满足企业当前的需求。因此,职业院校必须针对该现象进行战略调整。

  当然,职业教育面临一个谁来“买单”的问题。英国斯温顿新学院院长格雷汉姆·泰勒表示,英国为19岁以下青年免费提供职业教育,19岁到20岁青年需要承担50%的费用,而20岁以上青年则需要支付全部费用。

  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在国会演讲中提到,美国要回归制造中心的巅峰,并强调德国的职业教育双轨制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提升年轻人就业率的办法。德国巴登符腾堡州教育部政策处处长苏珊妮·提梅特女士也表示,该州年轻人失业率仅为3.3%,而秘诀之一就是德国职业教育的双轨制。

  然而,越来越少的德国年轻人进入双规制中的学徒制。提梅特认为,原因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德国一直致力于提升大学入学率,现在大学的入学率在40%左右,特别是明年有望提升到50%,与此同时,很多德国父母认为子女进入大学学习是未来职业生涯成功的途径之一。此外,越来越少的公司愿意提供学徒机会。目前整个德国仅有22%的公司开设了学徒制,主要原因之一是这种职业培训非常昂贵。因此,德国陷入了这样一种困境——职业教育双轨制在欧洲甚至全球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赞誉,但“墙里开花墙外香”,其在德国受到的重视越来越少。为此,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工商会以及经济教育管理部门正在致力于保持双轨制的魅力。

  与此相反的是,英国等国家学徒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泰勒表示,英国学徒制包括了200多个不同工种,例如工商管理、客服、牙医护士和实验室技术员等,但是这些都需要符合全国职业标准。泰勒表示,英国雇主、政府和专业资格评定委员会为他们组织考试。当然,如果雇主希望按需定制,他们所提供的这些培训可以不直接与资格挂钩,但所有学徒制都必须包含实践环节。关于学徒制的反馈,泰勒强调其从雇主以及学徒获得的反馈都是积极和正面的。据悉,数据显示,澳大利亚职业教育体系中有23%也是通过学徒制进行培训的。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