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乡村的小规模学校依然面临硬件师资等困难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2-17 14:17围观126次我要分享

  25个学生,15个老师,破旧的两层教学楼,一个长满野草的操场。这是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黑老夭乡小学的现状。这所“麻雀小学”距呼和浩特市四五十公里,25个学生中包括10个学前班的孩子,因为离家比较远,这些最小5岁最大16岁的孩子们全部寄宿,大部分老师周一到周五也都住在学校里。

  按照前几年实行的大规模农村学校布局调整,这所学校早就被列入撤并之列。幸运的是,2012年教育部紧急叫停全国范围内的学校撤并,黑老夭小学被保留下来。

  去年9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之后,像黑老夭乡小学这样的小规模学校在各地保留下来或者被恢复。福建省规定,现有农村中小学和教学点原则上不再撤并,在边远地区将保留在校生小于100人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重庆市政府2012年10月出台意见,规定在校生10人左右的村小不得撤并;湖北红安县计划每年新建、改建30个教学点,湖北襄阳、十堰等地于2012年秋恢复400余所(个)农村小学和教学点……

  小规模学校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可是由于普遍地处偏远乡村,交通不便,在教学设施、教学质量、师资等方面都不容乐观,甚至堪忧。黑老夭乡小学的十多名老师几乎都在50岁以上,大都将近退休。因为条件太艰苦,没有年轻老师愿意来这里教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在《2010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普及到边缘化群体》中提出“边缘化群体”是社会最底层的20%。日前在中国教育公益组织年会上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中也提及:“当前沉淀在农村底层‘后20%’农民家庭的子女,他们难以走进城镇、县城上学,主要集中在农村的寄宿制学校和村小、教学点。”

  一直关注教育政策和农村教育发展的华中师范大学雷万鹏教授认为,现在要关注农村最底端的10%家庭,这些家庭没有足够实力让孩子择校,希望在农村就近读书。但是在前些年的教育政策中,农村的小规模学校是被抛弃的角色,现在不仅是保留恢复,还应该获得更好的政策支持,以便有更好的发展。

  在年会讨论上,许多教育研究者和公益组织的实践者都认为,与保留恢复改建相比,更艰巨的挑战是如何提高农村小规模学校的教学质量。

  “在丰富多样的教育形态中,小规模学校只是一种存在方式,保留恢复小规模学校是第一步,我们真正的目标是提高质量,促进发展,使其焕发出鲜活的生命力。”雷万鹏带领的团队,一直跟踪研究一些地区的教学点,最小的教学点只有3个学生。他认为,要把农村小规模学校或者教学点办好,就要培养大量的扎根本土的乡村小规模学校教师。

  针对这些问题,现在各地已经有了一些探索和实践。河北省实施教学点素质教育资源全覆盖,目前全省3200个农村教学点用上“多媒体”,可以通过网络来进行教学更新;湖北省从2012年起对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新进教师实行全省统招统派,经费由省级负担,教师到艰苦边远地区任教可获补贴;江西省提高偏远地区农村教师特殊津贴,从180元提高到360元。

  在提高小规模学校教学质量方面,各地也因地制宜有很多新鲜独特的做法。比如,甘肃省教科文协会通过实验研究,创立了“垂直互动参与式”复式教学新方法,提高了小规模学校的教学水平,已经在甘肃和青海的8个县推广。

  针对未来农村人口减少的总趋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认为,“小规模化”的“小班小校”有可能成为农村学校的发展趋势。这与目前许多县级以上地区存在着的大规模学校,以及学校中几十人上百人的“大班额”现象形成对比。

  确实,与有些地方近些年一味追求的学校上规模相反,小班小校是世界各国现代教育的基本特征。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小规模学校都在农村教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印度人口分散的偏远农村地区,单一教师学校(一人校)的比例在农村为31%,在城市为6%;美国曾经有成千上万所“一师一校”的小学,近些年仍旧保留有一部分。为此,美国、韩国曾经专门立法。美国在2000年12月签署了第一项专门针对农村教育的联邦政府拨款法案,即“农村教育成就项目”,包括“小型农村学校成就项目”和“农村低收入学校项目”。韩国曾出台《偏远地区、岛屿学校振兴法》,旨在通过立法,为处于交通不便地区的人们提供均等的受教育机会。

  “小规模学校并不等同于质量低下和落后,它不仅仅方便学生就近入学,而且由于实行小班化教学,师生比高,师生关系密切,有利于学生情感和性格培养,有利于实施参与式的教学和个性化的教育,因而成为高质量教育的同义词。”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中国农村教育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课题组负责人刘胡权认为,在学生总量减少、政府投入不断增加的背景下,这一目标是有可能实现的。

来源: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