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协王富会长:“毒校服”的事件倒逼教育改革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2-19 10:36围观312次我要分享

  今年初,上海发生“毒校服”事件,引发了公众对学生装的高度关注。一时之间,从安全到款式,从价格到机制,数十年鲜有改变的学生装在各方热烈的讨论中逐渐暴露出诸多不足。怎么办?

  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会长王富说,事件引发讨论,讨论形成共识,学生装暴露出的系统问题只能通过多部门协同的系统改革来解决。这既是全国教育装备行业同仁需要直面的问题,也是一个崭新的机遇。能否抓住这个机遇,将决定学生装从业者能否拿到进入教育装备大时代的入场券。

  迅速行动汇聚解决问题正能量

  上海毒校服事件发生后,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迅速将“学生装”列为年度工作的重点。集中各方力量相继举行“华银联合杯”全国学生装设计大赛和“全国中小学学生装研讨会”,积极引导全国教育装备专家、业者聚焦问题解决。

  从今年4月启动的全国学生装设计大赛,共收到2000多件作品,其中来自26家企业的48套作品入围总决赛。当48套款式新颖的学生装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由学生模特现场演示时,一举颠覆了人们脑海中校服“千人一面”的运动装印象。

  例如来自新疆的学生装设计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来自深圳的学生装设计则巧妙地运用了青花瓷、熊猫等中国文化特点鲜明的设计元素。还有的企业观察到了当代学生的生活习惯,将学生装的上衣口袋分割成一大三小的四个区域,在满足口袋基本功能的同时,还辟出了放置公交IC卡、音乐播放器的专门区域,并缝制了拉链,以防丢失。此外,部分设计作品中将特殊材料制成的反光条巧妙地运用在拉链或装饰图案上,使学生装既美观,又具备了安全性,为学生夜间安全出行增加了保障。

  王富会长说:“这次大赛的设计思路本身就渗透着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对学生装款式的引导思路。大赛设立了‘中、小学生夏装’,‘中、小学生冬装’,‘中、小学生运动装’,‘中、小学生制服装’8个类别,引导企业设计适合学生不同季节不同场合穿着的学生装‘套系’。同时,在单项奖设置中,设立了‘最佳工艺制作奖’、‘最佳色彩搭配奖’、‘最佳环保材料应用奖’、‘最佳风格奖’、‘最佳创意奖’、‘社会公益贡献奖’在内的6个单项奖,引导企业从不同角度思考学生装的需求。”

  早在2012年,在辽宁省丹东市举行的全国中小学学生装研讨会上,协会已经开展了对学生装管理体制的深入探讨。在会上,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则把关注的重点聚焦于学生装管理体制。一批在各地实行的成功经验在会上得到展示的机会。

  山东省的代表在会上汇报了实行全省统一面料采购管理,组织学生装设计大赛,联合多部门进行质量检查等保障学生装质量的做法;辽宁的代表提出,应将学生装采购纳入教育装备目录,让学生装成为学生终身难忘的优质产品;辽宁省丹东市的代表在分析了学生装质量和款式存在的问题后,建议成立有关的专业机构推动工作整体开展。

  综合各地经验、建议,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在会上对学生装工作做出具体部署,确定了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在学生装工作中的4项工作:拟立项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十二五”学生装研究课题;积极推动将学生装纳入教育装备采购目录,引导、规范和培养一批优秀的全国学生装生产企业;挂牌建立中国学生装课题研究和实验基地,吸收一批优秀的企业家参与,探索在政府买单学生装的区域建立国家级示范区;组织观摩学生装设计大赛,筹备全国学生装设计大赛,借助网站、刊物和图册等形式扩大学生装工作的影响。

  王富会长说:“‘毒校服’事件在短时间里吸引了社会极高的关注,客观上形成了一种问题倒逼改革的态势,要求相关部门加速改革予以解决。如果说过去大家对学生装的态度还是按部就班,那么现在大家面对这个问题已经‘跑’起来了。”

  意识过关教育装备的门槛在哪儿?

  中国著名教育家、清华大学原校长蒋南翔曾有论断:教育有3大支柱——教师、教材、教具。王富会长认为,“在现时代,‘教具’已经扩展为‘教育装备’这个大范畴,涵盖了所有为教育教学服务的物质基础。”

  “相比其他社会用品,教育装备有着独特的教育属性”,他说,“教育装备的特殊性不仅体现在使用者主要是老师和学生,更本质的特质在于教育装备是为育人服务的。显然,如果研发者不了解教育教学规律、不熟悉教师和学生的生活和学习的规律,是无法生产出适用于教育事业的产品的。”

  对有志于从事教育装备生产的企业,王富会长认为,面对当前中国教育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教育装备也进入了快速升级的历史阶段。企业能否抓住机遇要克服的首要门槛在于意识。他说:“分析教育装备行业成功企业和失败企业的案例,根本的差别就在于对教育装备的认识是否到位。”

  举例来说,教育装备与社会用品在品质要求方面存在明显差别。社会用品满足的是人们对产品功能的需求,而教育装备的独特功能在于教不会使用的学生学会如何使用这些装备,因此教育装备要求比一般的社会用品更加坚固耐用。同时,由于使用者主要是少年儿童,教育装备是否符合环保绿色的要求,也是教育部门在采购时重要的取舍标准。

  王富会长说,从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的职责出发,协会将努力完善教育装备的各项标准,并推动各地教育部门对教育装备采购实行严格的目录管理。只有通过教育部教育装备检测中心检测,质量过关的产品才能够进入目录,同时只有进入教育装备采购目录的产品才能够进入采购招标。

  目前,学生装还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标准,这既是当前学生装管理难以规范的原因之一,也是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下一步工作的重点之一。王富会长说,从面料到款式,协会将推动学生装设计生产不仅符合国家相关标准,还需符合行业标准,以满足青少年学习生活的特别要求。

  可喜的是,尊重教育装备特殊性的理念得到了来自企业界越来越多的认同。

  优卡(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纳新认为,学生装生产销售的标准体系不仅包括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标准,还应该包括对订购流程的统一标准和对售后服务的统一标准。她说,严格的标准在保障学生装质量的同时,也为从业企业公平竞争提供了阳光、透明的平台,让企业可以摆脱低水平的价格竞争,使优质的企业能够脱颖而出。

  奖优罚劣学生装企业需要升级换代

  在上海“毒校服”事件中暴露出的重要问题之一是校服生产企业的品质问题。为数十所学校提供校服的企业仅仅是一所村办企业。而媒体调查的结果显示,这种现象并不是孤例。在全国各地,大量校服都是由生产管理落后、工艺粗劣的小规模乡镇企业提供。

  事实上,团结一支优良的教育装备生产企业队伍本身就是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的重要职能。

  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从成立之日起,就致力于为生产、经营、管理、研究教育装备的企事业单位服务。2007年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仅有600个成员,2013年成员单位已经增长到将近2000个。从2007年至今,协会召开的全国教育装备展的展位数量以每年200个左右的速度递增,目前已经发展到3600个。

  王富会长说,“一段时期里教育装备发展较慢,很大程度与从事教育装备生产的企业队伍有关,相当一部分企业是乡镇企业,管理、规模落后,工艺盲目模仿。”

  目前,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正在对全国教育装备生产企业进行密集调研。王富会长说,“在实地调研中,我们发现当前教育装备生产企业队伍正在出现明显的分化,一部分企业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乡镇企业状态,而同时具有一定规模、管理规范的新型企业也已经出现。”

  例如,一家生产教学模型的企业不仅在国内市场销售顺利,还成功将产品打入了国际市场。王富会长说,在这家企业,我看到企业的产品研发人员是在和学校的一线教师一起进行产品攻关。

  王富会长表示,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将推动教育装备生产企业升级换代。通过奖优罚劣为优质企业提供更加良好的竞争环境。

  他说,协会将在调研的基础上,建立黑名单制度。对生产劣质产品的企业进行媒体曝光和市场禁入,同时,协会将拿出经费,对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的企业进行奖励,并通过媒体进行宣传,提高企业美誉度。此外,协会还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遏制少数企业侵犯优质企业知识产权的行为。

  即将成立的“学生装企业家联盟”,正是中国教育装备行业联盟通过行业自律推动学生装生产企业升级换代的最新举措。王富会长说,这既是学生装生产企业面对社会高度关切的一次积极回应,也是优质学生装企业告别过去的小日子、准备迎接教育装备大时代的集体宣言。协会期待,在各方协同配合下,共同开创全国学生装工作的新局面。

来源:腾讯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