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美国科学理事会主席建言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建设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2-24 09:36围观132次我要分享

  近日,美国科学理事会原主席查德. N. 查尔(Richard N. Zare)教授造访湖南大学,以湖南大学校长特别顾问的名义,就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若干深层次问题与该校校长赵跃宇教授进行了一番畅谈。

  查尔教授系国际著名物理化学、分析化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2002年受聘为湖南大学荣誉博士,2010年受聘为我国科学基金资助与管理绩效国际评估专家委员会主席,并于2013年荣获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会谈中,查尔教授结合自己在斯坦福大学的工作经历,就大学战略管理、学术事务决策、教师评价机制等问题发表了诸多看法,颇值得我国大学领导者借鉴。

  学术战略制订:倾听意见比简单量化更有效

  查尔曾任斯坦福大学化学系主任,对大学战略管理富有远见卓识,对大学内部治理也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他认为,一个学校或一个学院的学术发展虽然没有统一的模式,但也有一些应遵循的基本原则。

  “第一个原则是必须集中资源,重点支持最有发展前景、最有希望的学科和个人。”查尔认为,作为校长首先要思考并确定的是,哪些学科应该优先发展;作为院长则首先要思考,哪些领域或个人应该优先支持;第二个原则是在支持重点的同时,也要考虑面上,给有潜力的学科和个人予以适当支持;第三个原则是作为管理者,一定要明确哪些研究领域需要哪些人去做。

  至于如何确定哪些学科、哪些研究领域最有希望,查尔给出的建议是,学校多咨询校外同领域专家的意见,把外部专家和内部专家的意见有机结合起来。

  查尔还认为,中国在这一方面采取比较简单的做法,倾向于根据科研成果的数量、论文的影响因子来确定。这种做法虽然“容易”,但未必“有效”。

  学术事务决策: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合作大于冲突

  据查尔教授介绍,斯坦福大学的学术事务决策主要集中在院系层面,包括专业设置、课程开设、学业标准制定等,均由院系行政管理者与教授们来共同决定。

  至于学校层面的学术事务,查尔表示,主要是通过学校行政管理者来决策,但行政管理者在做决策时会充分尊重校学术评议会专家的意见。

  据了解,斯坦福大学的校学术评议会规模较大,有近70人,下设不同的专业委员会,委员均由各个学院推选产生,每届任期两年,每个月或每半年要召开一次会议,学校校长、常务副校长都参加。在查尔看来,学校学术评议会主要起咨询作用,也就是“出主意”。

  “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有冲突,但更多的时候需要合作。”查尔说。

  教师学术评价:最大程度“过滤”掉非学术干扰

  查尔介绍,斯坦福大学对教师的评价主要包括五个方面:一是教得如何?二是指导研究生怎样?三是研究成果能否得到校内外同行专家的认可,亦即创新能力如何?四是沟通交往能力(包括团队意识、合作精神与国际交流)如何?五是社会服务情况,是否能体现学校的社会服务能力。

  在评价过程中,如何避免非学术因素对教师学术评价的干扰是一个颇令大学管理者头疼的问题。对此,斯坦福大学也有一套运行机制。

  通常情况下,系主任会采取系内专家评价与校外专家评价相结合的方式,系内专家由年长的教授组成,需要75%以上同意;校外专家一般是5至7人,需要80%以上同意。如果校内外专家意见一致,系主任就将评议结果上报学院,这时院长会召集所有的系主任开会讨论,如果一致通过,就算通过了。

  如果有分歧,学院就会报学校主管学术事务的常务副校长决定。常务副校长可能根据其自身理解,再组织一些专家,开展新一轮评价。

  查尔认为,学生评教对教师评价也很重要。在斯坦福大学,学生评教一般采取系主任直接给学生发邮件的方式进行,既包括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也包括考得差的学生。不过,“评价最好不要采取填表格、打分数的方式,”查尔提醒道,而应让学生提些具体意见,多一些描述性的内容。

  如此一来,由于评价环节设置得比较多,人情关系等非学术因素的影响自然就很小了。

来源:科学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