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餐事故频发 湖南问责35名校园食品安全责任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1-03 09:19围观137次我要分享

  35名校园食品安全事件相关责任人被问责——这是湖南省娄底市纪委、娄底市监察局官方网站“娄底廉政网”近日的通报。

  通报显示,娄底市下辖的涟源市、新化县2012年以来连续发生多起校园食品卫生安全事件,严重影响学生身心健康,损害当地教育工作形象。娄底市纪委、监察局决定通报3起事件及相关责任人员的处理情况。

  记者注意到,已通报的3起校园食品卫生安全事件中,两起与国家2011年发起的旨在解决农村义务教育学生就餐问题的“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直接相关。

  35人遭问责的背后,农村义务教育学生就餐问题仍待破局。一边是企业利益、学校责任的考量,一边是千万农村学生的食品安全问题,怎样才能让学校营养餐更安全?

  “营养餐”事故频发

  因为2013年9月发生多起校园食品卫生安全事故,娄底市被放在了聚光灯下。

  2013年12月20日,娄底廉政网发出《关于对涟源市、新化县多起校园食品卫生安全事件及相关责任人员处理的通报》,公布相关事件及责任人。不过,10天之后,这一消息才被当地多家媒体捕捉。

  最高级别的责任人是涟源市副市长聂志坚,他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理由是作为分管教育工作的市政府领导,聂落实上级关于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和校园食品卫生安全的决策部署不力,分管涟源市教育工作以来连续发生4起校园食品卫生安全事件。

  两地教育局、政府采购办、工商局、食药监局、卫生局、财政局以及中学的有关负责人,均受到行政警告、行政记大过、行政记过、降职、调离、诫勉谈话等处理。

  新化县是通报涉事学校最多的县。2013年9月11日至12日,该县坐石乡坐石完全小学、孟公镇沙洲完全小学、奉家镇中心小学等3所学校发生事故,共98名学生在食品企业配送营养餐后身体不适。

  “共排查就诊小学生180人,最多时留观84人。”当时媒体报道披露。

  仅半个月之后,厄运降临到了与新化相邻的涟源市学生身上。9月29日,该市古塘乡甲全希望小学90余名学生在食用企业配送营养餐后,出现身体不适。

  2013年更早些时候,营养餐也屡屡成为事故“疑凶”。当年6月、7月,涟源市至少发生两起校园食品卫生安全事故,一位校长为此公开道歉,政府也一度收回同批营养餐。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事件提及的营养餐,是我国2011年起面向农村义务教育学生就餐问题的一项健康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被通报的事件中,存在问题的营养餐均由食品企业配送。而被通报的责任人中有人与企业存在经济往来。

  据媒体报道,受频发的食品安全事故影响,2013年10月,涟源市教育局决定,营养餐供应方式从企业供餐模式向学校食堂供餐模式转变,同时陆续验收达标的学校食堂,及时调整供餐模式,到2014年春季全市全面推行食堂供餐。

  至于两地有关政府采购和营养餐配送企业违法问题,通报指出,由娄底市公安局、娄底市检察院依法调查处理。

  “最糟糕的一种模式”

  多位学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营养餐计划目前存在三种运作模式,其一是农村学校自建食堂,其二是外包给其他企业每天配送,其三是定期配送。

  定期配送的模式通常出现在地理位置偏远且没有经济能力建食堂的地区。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胡颖廉告诉记者,娄底市出现问题的学校主要选择的是这种模式。

  “这对安全保障来说是最糟糕的一种模式。它等于是外包给社会上的一些企业,配送周期很长,比如,一周才配送一次。”胡颖廉说。

  胡颖廉说,即使是每周配送一次,也应该保障食品的安全。不过,娄底尤其是涟源市一刀切地采用了这种模式,“在政策决策的科学合理性上,我认为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在他看来,这种配送方式的弊端首先在于安全问题,其次是营养问题。他举例说,一片面包配送了一星期,即使没有变质,营养效果也会打些折扣。

  胡颖廉说,党中央和国务院希望偏远地区的农村孩子吃上营养餐,但是地方政府在保证“落地”上没有及时跟上。“比如,外包的企业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现在可能还没有统一的、细化的规定”。

  一位学者称,据其了解,有些地方政府的供餐模式是由市政府办公室确定的。“它凭什么直接确定?依据什么科学标准直接定?这里头有很多东西值得追问”。

  记者注意到,通报披露,涟源市教育局先后两次没有依法依规进行企业供餐政府采购,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阳煌辉被问责。

  公益项目“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说,他们尝试与娄底市合作,例如在做饭环节请当地厨艺较好的村民,让师生一起就餐,以此来保证质量和安全,同时,也希望能引入以村治校的机制,让家长和村委会可以去学校查账。

  邓飞表示,企业配送营养餐,有可能会出现学校与企业的利益输送问题,所以,他一直倡导学校自己建食堂提供饭菜。

  “具体到企业怎么来操作,有什么样的规范流程,学校承担什么责任,教育部门承担什么责任,食药监部门是什么职权,学生家长有什么样参与的权利,这些都亟待细化。”胡颖廉说,对于社会治理来说,这些更为重要。

  政府不能包干所有的事

  在受访学者看来,营养餐涉及多部门的协调问题。营养餐的安全之路值得探索。

  一位学者分析说,教育部门在营养餐计划起主导作用,它主要希望学生吃得上营养餐,而学校的目标则是希望完成任务,“学校大多认为,最好不要在自己学校里面建食堂,如果建了食堂出了事,那都是学校的责任”。

  通报所公示的营养餐计划发生事故的农村学校,无一建有食堂。

  关注食品安全领域的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金狮表示,学校加工模式的优点在于责任可追溯,且对质量的把控严格。

  当学校把责任往外推时,食药监部门则希望把营养餐管好。因为一旦出现食品安全事故,食药监部门将承担责任。

  上述学者告诉记者,这些利益主体之间的博弈显得较为微妙,它们的政策目标某种意义上不完全一致。“一个是要学生吃得上,一个是要吃得安全、吃得好。而且,地方政府还要考虑成本。”

  董金狮发现,目前中小学食品安全问题主要体现在食材、卫生、加工、运送、质量等方面。

  “一方面,加强政府监管是必须的;另一方面,在具体的机制上要更多承认市场机制。”胡颖廉说,以湖南涟源为例,多家没有餐饮资质的食品企业作为中标主体来提供营养餐,“难道涟源市没有一家有资质的企业做营养餐吗?即便涟源没有,娄底作为地级市也没有吗?”

  邓飞则表示,公开透明才能防止出问题。免费午餐的理念之一是公开透明,公益组织将钱给学校,给每个学校配一台智能手机,学校的每笔钱花出去,都要记账,然后拍照传给公益组织,公益组织再用严格的财务系统软件分析,且把财务信息通过微博发布,接受社会监督。

  邓飞还建议学校从当地村民那购买食材,“村民肯定不会把有问题的食材卖给自己村的孩子吃吧?这比从外面买要安全多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