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职教育 如何能叫好又叫座?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1-23 16:23围观140次我要分享

  中职教育就业率高,但近年招生却遭遇困难。代表委员纷纷支招

  “目前,市场上输变电工人紧俏,平均月薪7000元,技术稍微成熟点的就可上万元。岳池县常年在外务工的人员有30万人,其中20万人从事输变电工程建设,仅此一项,给岳池县贡献的劳务收入每年就超过200亿元。”1月19日,在广安代表团,省人大代表、腾烽电力总经理蒋晶提供的一串数据,让与会者顿时来了兴趣。“但是”,蒋晶话锋一转,“这些农民工大多没有经过专业的职业培训,高空作业中稍有不慎,就可能有生命危险。”趁代表们兴致高涨,蒋晶“趁热打铁”,呼吁在岳池县建立专门的输变电培训学校,打响岳池输变电产业品牌。

  一听要建培训学校,代表们立即热议起来,但其评价褒贬不一。“不少县级职教中心建得漂亮,现在招生却困难得很。”会场上有代表直指目前职教的尴尬。九三学社社员沈丽文说,“不只是广安,这一尴尬在全省比较普遍。”会上,代表委员就目前中职教育所遭遇的尴尬进行剖析、支招。

  尴尬:

  高就业率,生源却靠行政指标

  早在2003年,遂宁市就提出了“打造中国西部职业教育基地”的口号。经过多年发展,中职教育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全市有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5所、省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3所,中央财政支持的实训基地2个,中等职业学校在校生超过5万人。

  2013年,遂宁18所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8000多名毕业生,实现了98%的高就业率,但遗憾的是,高就业率却没有如愿地回报在中职招生上。在2013年的春季招生中,预计招收100多名学生的某中职学校,最终只招到70人,只能勉强凑够两个班。

  “职业教育是大势所趋,国家也大力倡导。”九三学社社员沈丽文介绍,“教育部每年下达给我省每年接受职业教育的指标是50多万人次,并且作为考核当地教育的一项重要指标。”

  但近年来,随着学生人数每年以5%以上的速度递减,完成指标任务变得越来越难。“有些地方就划定了一个比例,规定初中毕业生必须有多少人去读中职。为完成这一目标,这些地方甚至简单地将成绩靠后的学生,直接划到中职院校。更多的地方则开始把农民工、社会人员等培训的人数也纳入这一范畴。”沈丽文说。

  对策:

  转变成才观念,学校要突出特色

  同样是职业教育,中职遇到的尴尬,在高职院校目前表现却并不突出。

  四川省政协委员、乐山职业技术学院科技处处长刘忠介绍,学校每年高职招生人数维持在3000人左右,招生并不困难,远好于学校每年1000人的中职招生。“不少人都觉得要读一个大学才算成功,不太愿意选择中职。”省人大代表、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院长刘智慧说,关键是一些家长的成才观还没有转变,在对子女择校的问题上,他们大多都选择进大学。“除家长观念外,职业教育要健康发展,中职学校自身也要加强竞争,突出办学特色。”沈丽文说,目前很多职业高中,基本是上世纪80年代从薄弱中学转办而来,办学条件较弱,师资队伍不够专业;部分民办职业学校,甚至只以盈利为目的,不仅投入少,而且假借“工学结合”、“工学交替”之名,将学校一、二年级学生“送”往企业,赚取回报,从而破坏了职业教育整体形象,造成了生源流失的恶性循环。

来源:四川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