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基金委发布通告 5项改革直指科研项目申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2-19 15:26围观182次我要分享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基金委)于近日发布了《关于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与结题等有关事项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通告》显示,基金委在2014年将对资助格局进行较大调整。对此,科研人员纷纷表示,基金委的此次调整有着多项创新,能够起到进一步引导科研的作用。

  项目调整步伐较大

  根据《通告》,基金委取消了部分项目类型,包括:国家基础科学人才培养基金项目、科普项目、重点学术期刊专项基金项目、青少年科技活动项目和优秀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项目。

  另外,还有部分项目类型被合并与调整。不再设立青年科学基金面上项目连续资助项目。允许不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职称)的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负责人在结题当年申请面上项目。原科学仪器基础研究专款项目和国家重大科研仪器设备研制专项合并为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原重大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更名为重点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创新研究群体项目不再实行部门推荐申请方式,改为申请人通过依托单位直接向自然科学基金委提出申请。

  基金委同期还发布了《2014项目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指南》主要针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4年度项目申请集中接收期间受理的各类型项目申请进行介绍。《指南》还集中介绍各类型项目申请须知和限项申请规定。

  基金委还对限项进行了细化。从今年起,上两年(本次指2012年和2013年)连续申请面上项目未获得资助(包括初审不予受理的项目)的申请人,当年不得作为申请人申请面上项目。

  此外,为了避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重复资助,基金委专门出台了相关规定。从2014年起,正在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的负责人,不得作为申请人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已经结题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负责人,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时,应当提交由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颁发的结项证书复印件,加盖依托单位公章后,作为附件随纸质申请书一并报送。同一年度内,已经申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的申请人,不得作为申请人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创新措施获肯定

  多名科研人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构建公开透明的国家科研资源管理和项目评价机制的要求,改革科技资源配置和科研经费管理。基金委此次的项目调整,无疑充分体现了这一精神,有助于进一步发挥引导作用。

  中科院理化所研究员刘静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强调指出,此次基金委有关“上年度获得面上项目(包括一年期项目)、重点项目、重大项目、重大研究计划(不包括集成项目和指导专家组调研项目)、联合基金项目(指同一名称联合基金项目)、地区科学基金项目(包括一年期项目)、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特殊说明的除外)、国家重大科研仪器设备研制专项资助的项目负责人,当年不得作为申请人申请同类型项目”的规定,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不能把所有的项目都给一个人。而且现在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国家在科研方面并没有少投钱,但以往有些最优秀的科学家不一定能拿到,可能非常好的项目也评不上,这个规定的改变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自然基金还是应该更多地面向未来的科学家。”

  刘静也对“申请人可依托单位直接向自然科学基金委提出申请创新研究群体项目”的规定大加赞许。他认为,中国有着非常庞大的科研群体,有着非常优秀的科学家,但是由于这个限制那个限制,好多科学家没有机会申请。这样的改变,可以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去竞争,“而且会减少评审的负担”。

  对于“两年连续申请面上项目未获自主,当年不得申请”的规定,中科院高能所基金项目申请的主管人严贺文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此举有望遏制低水平的重复申请,“可能申请量会下降很多,帮助基金委节省资源,提高评审效率,因为他们的工作人员较少,一年十几万份的申请书,压力非常大。”

  严贺文认为,对管理人员来说,此举意味着严格审核;对申请者来讲,更需要考虑提高申请书的质量,要进行更高水平的申请,不能站在自己小学科的角度看待问题,要站在国家、国际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力争有高水平的申请书。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也对此次基金委的调整表示赞许。他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强调:“重复研究、水平不高,连续申报,没有成果的科研人员不用再报。现在我们更要强调基金申请的质量,而不仅仅要数量”。

  期待基金委发挥更大作用

  对于基金委未来的工作,刘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自然基金未来的申请应该更加关注想法的新颖性,而不是过分参考国外的做法,“关键要看想法是不是自己的。如果我们国家把创新这块弄好了,作用将会非常大”。

  刘静进一步表示,从这次的调整来看,国家和基金委在科研经费改革方面的诚意无可置疑,有些政策的实施确实是行之有效的。“我觉得这次做法是基金委是在尝试作出改变,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自然科学基金就应该突破各种限制,改善或者微调不合适的体制。”

  严贺文建议,现在国家科研经费紧张,基金委应该对青年科研人员有政策的扶持,“朝青年基金倾斜。我们所的人一旦拿到青年基金就特别受鼓舞,感觉信心大增”。此外,他认为基金委有责任培养后续的科研基础科研人才。“现在人才有点断档,青年人还没有能形成比较稳定的能够拿到面上项目的梯队。”

  王梦恕则认为,自然科学不能脱离实际,一定要结合我们现实的各种工程和需求点来进行研究。“一定要结合国家的实际需要和难点来定题目,对年轻人的影响就是要去解决国家的实际难题,而不是光写论文。不然钱花了就很不合算。”

  王梦恕指出,基金题目设计的高度要高于国外的水平,应强调创新性,而不是拿别人的研究再进行研究,“关键是要培养既有研究能力,又有解决问题的能力的人才”。

  “包括我在内,很多科研人员都是基金委支持成长起来的,对她是非常有感情的。作为个人,我非常支持基金委不断地尝试去改革,期望它朝着更好、更高效的方向进行。”刘静最后给出了这样的寄语。

来源:中国科学报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