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 “中国制造”未来由谁担纲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3-07 10:55围观120次我要分享

  全国人大代表热议职业教育 “中国制造”的未来由谁担纲

  “要把职业教育放在突出位置,加快制定《职业教育法》,以就业为导向……”北京团小组讨论上,人大代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说:“要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加大市级政府统筹,建立现代化职业教育体系……”安徽团小组讨论上,人大代表、安徽省副省长谢广祥说。

  是什么原因使大家不约而同地谈到了“职业教育”?人大代表、安徽迎驾集团总裁倪永培的一句话点出其中缘由:“职业教育关乎中国制造,关乎中国在未来由谁来制造。”

  职业教育成转变瓶颈

  目前,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比较快,特别是从90年代中后期扩招以后,现在每年毕业的大学生约达700多万人。但是相应比较而言,技工和高级技工的培训相应落后,而很多工程技术、工厂企业里缺乏的恰恰是这部分人才。现在很多公司不缺设计人才,甚至设计人才人满为患,而优秀技术工人却是难得一觅。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豪迈机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电火花科研组组长王钦峰对记者讲:“我所在的公司每年要招收新员工接近3000人,在招收大学生时我不担心,而招收技工是我最头痛的时候。如果想招收技能水平较高、综合素质较强的中专、技校毕业生,需要费一番周折。”王钦峰表示,技工水平直接决定了中国制造的水平,现在我国技工整体水平较差,直接限制了我国从制造大国向创造大国的转变。

  近几年,西方国家开始提出“制造业回归”的口号,一些公司已经开始付诸行动。从近期的经济统计数据上看,美国的制造业产值和提供的就业机会正在增加,而这还将是长期的趋势。未来,各个国家对制造产业的争夺将更加激烈。“现在不是依靠人力成本优势争取制造业的时代了,拥有高水平的技能人才已经刻不容缓。”全国人大代表、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韦江宏说。

  亟需建立现代职业教育

  发展职业教育是促进转方式、调结构和民生改善的战略举措。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换代时期,迫切需要数以亿计的工程师、高级技工和高素质职业人才,这就需要一个更具质量和效率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予以支撑。

  以往技术工人的成长往往靠“师傅带”,师傅教不教、怎么教“看心情”。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三箭置业有限公司油漆工陈雪萍说,刚开始工作,跟着师傅边干边学,分外吃力,干一天活,胳膊累得抬不起来,衣服上淋满了油污,干得却又慢又差。“师傅爱教了就手把手教你几下,不爱教了你就自己去琢磨。”陈雪萍说。

  相比德国的职业教育,我国职业教育还处于初级水平。德国的职业教育有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学生从入学、到实习再到正式走上工作岗位,有系统的理论知识、有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老师进行指导,有大量的机会进行实践操作。“这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我国的职业教育所欠缺的。”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蓝翔职业培训学院院长荣兰祥说。

  转变传统观念需先行一步

  一边是大学生就业难,一边技术工人招工难,学历与技能两相对比的结果强烈冲击着人们的传统观念。在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过程中,对思想观念的转变甚至比技能培训更加重要。现代职业教育要将“观念的转变”纳入到发展内容当中,让年轻人有认同感和满足感,职业教育受冷落的现实才会好转。

  职业教育在中西方为何会有巨大的差别,一方面原因就出现在文化认同上,中国的传统文化认为学而优则仕。“所以现在的孩子能上高中不上技校,能上大学不上高职,能进办公室不去操作间,传统观念的影响不容小觑。”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宣城市委副书记韩军说。

  另外,政府还应在国人所重视的“学历”上加以引导,确保职业教育“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现在的职业教育,到中等层次就结束了。未来可不可以有专科层次的职业教育,可不可以有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甚至还有专业硕士、专业博士层次的职业教育。为中国的职业教育打通一条上升通道,引导国人尊重、看重职业教育。”人大代表,北京航空航条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张涛说。

来源:中工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