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遭炒作变圈钱游戏 传统教育自救反击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3-18 13:29围观135次我要分享

  新年伊始,在线教育迎来一幕“开年大戏”,以游戏和音乐为主打业务的欢聚时代(俗称YY)宣布进军在线教育。“用互联网思维颠覆传统教育,推出免费托福、雅思强化班,未来三年投入10亿人民币”……YY将竞争矛头直指新东方、好未来等老牌教育培训机构。这位搅局者真能被寄予厚望吗?但迟迟未开班的免费托福、雅思班,出尔反尔的“10亿元”,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YY的上位更多的呈现出炒作的痕迹。

点击进入下一页

  免费大餐迟迟未到

  有钱撑腰的YY真的准备好了吗?在YY宣布推出免费的托福、雅思强化班之后,多家媒体记者在其网站登录报名,准备试吃这道免费大餐。直到一周后,才接到“100教育”的电话回复,打来电话的工作人员仅对记者对所报班级的预期等信息做了登记,对于何时开班、如何上课等关键内容却只字未提。尽管目前100教育网站上显示的免费班报名人数已突破15000人,但仍处于“招生”阶段。免费大餐何时能吃上,还是个未知数。

  随后,10亿元的巨款投入也被进一步解读。此前,在发布会上,雷军惜字如金的几句话,让大家纷纷猜测,10亿元或将成为YY砸钱赚吆喝的“血本”。但不久后,YY集团CFO在券商分析师沟通会上表示:发布会上提到的10亿元从财务人员的角度看,更多的是市场宣传战略。“2014年是我们投资的一年,但是多久能花够10个亿,从预算角度我还没有看到。”这番表态无疑是告诉大家,10亿元还是个“没谱的事”,YY这一次似乎把媒体和大众都戏弄了一把。

  “用互联网的思维做教育”,YY的第一步确实赚足了风头,但是否真能实现对传统教育的颠覆还有待观望。目前,在100教育网站上推出的在线教育课程仍以雅思、托福两种为主。尽管YY之前已明确表示,100教育定位的是一个类似天猫的B2C教育平台,但从目前来看,其最核心的品牌——教师在这个平台上仍难觅踪影,无论是教师的知名度还是授课质量,都无从查证。在其网站上挂出的有关托福、雅思的文章中,标注出处最多的是三个字“互联网”。与风光无限的出世相比,100教育对于其声称最为在乎的用户却是少了很多诚意。

  没有自己的核心教学和教研团队,缺乏原创内容支撑,仅靠资料搜集、整合起来的一个平台,YY能坚持多久仍是个未知数。而在拥有更多用户的K12领域(指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年龄在5岁到18岁),如何实现对在线教育的布局,似乎也没有找到突破口。

  传统教育自救反击

  早在十年前在线教育概念就已被提出。最初的线上教育大多是线下课程的网络化复制阶段,名师讲解的课程以及试题移植到互联网平台上,但经过互联网与教育的碰撞后,语音、视频、网络设备的元素在不断增加。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技术发展,各种技术革新也在推动着传统教育模式不断改变。此前,俞敏洪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就表示,未来最好的教育模式一定是线上线下结合,纯粹线上或纯粹线下的公司都是少了一条腿,一定要有机结合才行。在各种资本抢滩进入在线教育的同时,众多以线下教育起步的教育培训业巨头们也在纷纷转型,试图在在线教育上找到新的增长点。

  其实,新东方对在线教育的布局早已悄然开始。新东方网络运营总监祖腾曾向媒体表示,未来在线产品应该打通“学练考”,形成完整的解决方案,互联网要利用自身优势解决传统教育的学习过程中机会不均等、参与不充分、交流不及时等问题才有可能和地面真正竞争。祖腾还表示,2014年上半年新东方会推出重量级产品,有些是纯移动的。为这些项目已准备两年。

  而面对YY这个搅局者对名师资源的虎视眈眈,新东方并非无动于衷。3月10日,俞敏洪对新东方未来发展方向进行战略部署:“学校重点工作是地面而不是线上”、“鼓励优秀老师在新东方线上免费或收费授课”、“让新东方一些产品线上免费运营”……一系列举措的出台已经显现新东方正在加快对在线教育的布局。

  其他的机构自然也没闲着。从网络课堂起家的好未来教育(原学而思)是一家有着浓厚互联网基因的课外辅导机构。从去年下半年起,好未来已经开始将重心转到线上教育。在其团队当中,教研人员占了300人,IT从业者占到了500人,并且比重还将不断增加。今年1月,好未来斥资2350万美元战略投资最大的育儿社区“宝宝树”网站。随后又推出首届“未来之星”在线教育CEO创业营,邀请多位互联网精英为创业者免费讲课,分享好未来的成功秘籍。好未来此举被喻为打造“在线教育黄埔军校”,通过公益培训有望实现对优秀在线教育创业项目和人才的提前锁定。

  与好未来同年海外上市的学大教育也在加速进军在线教育的步伐。近期有消息称,学大计划豪掷亿元大手笔布局互联网,近期将推出“e平台”。其在线教育或将试水加入评测功能,通过在线测试让学生能够自己做“体检”,找到不足之后再进行在线分点教学。

  YY推免费大餐搅局

  早在去年风投纷纷进入在线教育领域之时,就有人断言:2014年在线教育将呈现强劲爆发的态势。果不其然,农历马年新年刚过半个月,阿里巴巴便宣布,联合淡马锡、启明创投对在线教育平台TutorGroup投资1亿美元。一周后,YY又高调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推出旗下独立品牌“100教育”,正式进入在线教育。

  中国在线教育的强劲爆发,资本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仅在2013年,包括51talk、猿题库、沪江网、一起作业等在线教育机构就相继获得融资,数额从数百万到上千万元不等。而在YY的这场发布会上,“钱”也成为屡屡提及的关键词。

  作为在线教育的后来者,YY宣布推出免费的托福、雅思强化班,而这些班的线下费用平均在3000元左右。更为“烧钱”的是,用户在全勤完成免费课程后,还能获得100教育赠送的100元。YY的董事长雷军更是高调透露,YY语音仅购买100教育的域名就花了近600万元,未来还为此准备投资10亿元人民币。

  斥巨资祭出“免费”大旗,高调进军在线教育……深谙互联网传播之道的YY举办的这场发布会果然抓住了媒体的眼球。与此同时,自媒体上“YY扬言要挖2000名新东方教师”、“新东方副总裁陈向东投奔YY”等各种小道消息的“配合式”呼应,也在引导着公众将YY与行业老大新东方进行捆绑式联想。

  尽管这些消息之后已不同程度被验证是“烟雾弹”,但这种靠媒体宣传、八卦消息爆料来自“组合”赚人气的做法还是让YY进军在线教育消息迅速传播,在教育界和互联网行业引起强烈震动。

  教育不是圈钱游戏

  YY对传统教育的搅局效应似乎已经开始凸显,但这种靠炒作和砸钱赚人气的做法也正在受到越来越多教育界人士的质疑。

  打着“不懂教育所以敢于颠覆传统教育”的旗号,YY颇有些无知者无畏的混不吝。YY的CEO李学凌甚至直言不讳,“互联网玩法就是这样,开始烧非常多的钱,但是有一天突然又能赚很多钱了。”

  诚然,这种靠砸钱、免费、提升用户体验等做法在电商和互联网等领域确实获得了成功,在线教育是否也适用还得打上一个大大问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任何办教育者都必须懂得教育,才能实现对传统教育的超越——教育可以创新,但不可违背教育规律。

  熊丙奇认为,我国很多教育培训机构,在短暂的风光之后陷入困境,就因把教育培训当作暴利行业,但如果认真核算教育培训的收支就会发现,暴利是难以持续的,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在短期开几十上百个门店,把办学当成办工厂。一所学校的师资队伍建设、校园文化建设、教育教学特点形成,是需要积淀的,培训机构公然地推广学店模式,这不是颠覆,而是破坏。

  “很多人认为只要圈了钱,就能办好教育,这只能制造短期美丽的泡沫。”熊丙奇一语戳破。他认为,办教育确实需要钱,但更需要把教育当事业长期经营,只有在师资、课程、教育教学中长期探索、努力耕耘,形成特色,才能持续、健康发展。但遗憾的是,目前很多教育机构,都是把教育作为上市炒作的概念。在线教育正在演变成一场圈钱游戏。

  熊丙奇认为,在线教育最多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一个可以尝试的补充,可以拓宽学生的求学渠道,更便捷地获取学习资源,但要替代面试、人和人之间在现实中的交往,根本不可能。在线教育要发展,必须尊重教育规律,摆脱功利心态。

  ■评论

  “进军教育业”容不得忽悠

  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基石,是提高国民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鼓励学校、科研院所、企业等相关组织开展继续教育。”这意味着,任何一家有实力的企业,只要愿意为学习者提供方便、灵活、个性化的学习条件,“进军教育业”的大门始终都是敞开的。

  然而,当前的我国教育培训行业,可谓乱象丛生。近年来,因其市场门槛低、现金流大,有的培训机构疯狂收取“预收款”,用于投资或投机,而无法正常提供服务;有的与公立学校联合办班,消解教育部门提出的“减负”举措;有的自封“最受信赖”“最具影响力”等荣誉信号,忽悠家长;有的用“三步搞定中高考”“不提高则退费”等口号误导学生。

  据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未来五至十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潜在规模将达到5000亿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进军教育业”的企业越多,越有利于冲击原有的利益格局,形成新的教育培训模式。但是,对于监管部门而言,不仅要依法管理教育培训市场,更要完善教育准入、资助、退出和行业自律等制度,及时淘汰不合格的企业。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目前一些地方的改革方案纷纷出台。改变招生计划、方式等,这不仅释放了减负、促进生源均衡等政策信号,而且通过考试指挥棒的调整,实现教育政策向下传导。随着教育改革深入,教育培训行业也将面临重新“洗牌”,不能秉承正确教育理念的培训机构,必将被清除出行业大门。

  我国高度重视教育信息化发展,鼓励建立开放灵活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促进优质教育资源普及共享,创新网络教学模式。互联网公司“进军教育业”,纷纷推出自主研发的在线教育产品,寻找各自的盈利模式,这将有利于激活原来的培训市场。

  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一些在线教育产品为了聚拢“人气”,目前仍在打“免费战”,学生在使用教育产品时,明显发现个性化不强、针对性不足。作为教育培训机构,理论上应经过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审批,获得办学许可,并且要求具有相应师资、教学质量、配套服务等等。创新网络教学模式、推出在线教育产品固然重要,如何实现因材施教、因人施教?如何突出自身有特色和专业化、实现立体化教学?在这些方面,似乎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教育培训行业,并不是能够快速“圈钱”的地方,因此并不是投多少钱、能达到多大效果的事。因此,有必要通过依法管理,防止受到“资本追捧”“疯狂扩张”带来的不良后果。比如,2012年下半年开始,一家名为“至善教育”的机构被多地媒体曝出“突然关门、退费无门”等新闻。这家在全国52个城市开设百余家直属分校的机构轰然倒塌,引发多地员工、家长讨债、告状。这无疑给教育监管部门提了个醒。

来源:京华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