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差生选择职业教育”的怪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3-31 09:21围观106次我要分享

  近期,最重磅的教育新闻无疑是关于“学术型”与“技术型”两种高考的改革方案了。乍一看,改革思路挺好,既能满足不同类别高校选拔人才的差异性需求,又能适应不同类型学生发展成才的规律。但仔细一想,可没这么简单。正如网友各种“拍砖”质疑:两种高考怎么落实?普通高中的教学目标要改吗?但无论如何,这对于偏爱“动手”的孩子显然不是坏事。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22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我国即将出台方案,实现两类人才、两种模式高考。

  我国各地目前已经对高职和本科院校招生实行分类考试,一是高职单招,由各省组织考试,难度比普通高考低,还有部分院校实行自主招生;二是在普通高考高职录取时科目组合不同,比如高职要求3(语数外)+技术或者只要求3,从概念上讲,已经实行技能型人才和学术型人才高考的分开。

  但分类高考改革,并不能解决提前为学生进行人生规划,以及减轻学生负担的问题。

  目前选择职业教育或者普通教育,学生主要看中考和高考分数,大多因分数低,不得已进职业教育。面对这种现实,高考改革的重点应该在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给学校自主办学空间,扩大学生的选择面。集中录取不打破,无论是技术型高考还是学术型高考,都存在根据学生的考分从高到低录取的问题,基础教育还会是应试教育,技术型高考并不能凸显出学生的技能。

  如果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各高校(包括职业教育学校)可根据学校的办学定位、学科专业要求,自主提出要求报考者参加哪一类社会考试,在申请时要提交哪些成绩,这根本不需要行政部门来为学生分类,学生可结合自己的兴趣、能力和未来职业发展方向,自主选择中学学习的课程(包括技职课程),自由选择考试,自由申请学校。如此,分类考试才能起到作用。

  打破集中录取制度,更重要的价值,是给所有教育、学校平等竞争的空间。

  困惑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核心问题是,职业教育低人一等,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差生才选择的教育”,之所以如此,是中考时,中职放在普高后招生;高考时,高职高专是最后一个录取批次。在我国的教育管理体系中,职业教育被作为一个层次而不是一个教育类型。虽然近年来教育部门在中考、高考时把一些职业学校纳入提前批实行单招,但总体而言,批次录取的概念存在,职业教育的地位就难以翻身。实行高校自主招生,将不再有录取批次的问题,所有的学校都平等竞争,这才是解决职业教育以及职教学生出路的根本所在。

  另外,实行技术型人才高考,并不能解决高职教育的质量和特色问题。缺乏招生自主权,没有办学自主权,这是职业教育学校和普通院校面临的共同问题。由于课程设置老化,教育教学内容陈旧,师资队伍建设困难,有一些职业院校甚至存在办学空心化的问题。职业院校培养的学生并不能满足用人单位对高素质技术人才的需要。

  在这次会议上,鲁昕提出,要把600多所本科院校转型为职业教育,以解决这些院校毕业生的就业难和职业人才紧缺的问题。根据这一设想,将有一批新增的本科院校(目前在二本、三本招生)纳入高职招生范畴,高职单招的数量会进一步扩大。但如果职业教育的地位不提高,这种转型的效果恐难理想,有多少学生愿意选择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学校能培养高质量有特色的职业技术人才吗?结果会不会是,用一批贴着大学生标签的职教生去填补现在的“用工荒”甚至“民工荒”呢?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向深层次的改革要答案。

来源:新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