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教育挑战:去应试化 双向互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4-03 10:04围观130次我要分享

  Coursera、Udacity和edx三大课程提供商的兴起,给全世界的学生提供了更多系统学习的可能,也给中国式在线教育带来了问题和挑战:我们是否也能够作出这样的平台?

  线上冲击线下

  李杰科是广州一家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从2014年开始,他就已隐约感受到在线教育给自己的职业带来的冲击。

  一般的,每年春季都是英语培训报名的高峰期,以往这个时候,到李杰科所在机构报名学习托福和雅思的学生相当多。不过2014年春节后,报名的学生人数却急剧下降。一位经朋友介绍,本来说好要来进行一对一学习的女孩,临时变卦不来了。一打听才知道,她决定参加另外一家机构的线上培训课程,原因是培训费用比李杰科所在机构要更加便宜。

  “报名人数少到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入错行了。”李杰科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说,尽管每年学习英语的人数都在增加,但在各培训机构竞争如此激烈的当下,这一行的收入早已不像前几年那么“丰厚”了。

  李杰科所在机构也曾在网站上推出自己的在线培训项目,但效果不甚理想。“我们机构曾经把教学视频发在多贝网上,希望能用免费的资源来吸引学生,但效果很差。”他说道。在他看来,竞争者那么多,一家传统培训机构是很难有资源和实力在网络上脱颖而出的。

  类似李杰科所在的英语培训机构遍布全国各地,伴随着在线教育的冲击,很多小型教育机构开始选择调整和优化课程。与此同时,规模大至新东方这样的教育集团,也不得不将发展在线教育提上日程。新东方与网络巨头腾讯成立了专注于在线教育的合资公司,并不排除未来通过QQ直播平台开展在线课程的可能性。

  作为一名英语培训老师,李杰科仍然相信传统教育有自己的优势。“传统的面授能实行一对一的精品教育,能够具体指出学生的问题并改正,教师当场的演示资料也能更全面和灵活,有利于沟通。这是目前中国在线教育做不到的。”他认为。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赞同李杰科的看法。不少认同互联网传播力量的人认为,教育的时代正在发生改变。

  课堂之外的求知途径

  2011年,还在读大一的华南师范大学学生小余在上网时惊喜地发现,网易网站的“全球名校视频公开课项目”上,赫然列入了不少国外名校的课程。

  “那时候国内还没有相关的在线课程,所以我最先是通过网易的这个公开课栏目浏览和学习国外课程的。”小余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

  早在2010年11月1日,中国门户网站网易就推出“全球名校视频公开课项目”,首批1200集课程上线,其中有200多集配有中文字幕。用户可以在线免费观看来自于哈佛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等世界级名校以及国内名校的公开课课程,内容涵盖人文、社会、艺术、金融等领域,其中有200多集配有中文字幕。

  “这个项目是完全公益性的,”网易副总编辑张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网易此举是希望加速信息流动,惠及中国网民。虽然目前视频广告的投放很火,但我们不会在公开课频道上进行任何的广告营销,保持频道的公益性和纯粹性。”

  怀着对各学科知识的浓厚兴趣,小余开始了自己的线上学习之旅。“我的学习兴趣比较广泛,刚开始的一年,只要是感兴趣的课程就会看,比如康奈尔大学的法国文化史、斯坦福大学的科技前沿、耶鲁大学的死亡课程等都会看。”小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二第二学期的时候,感觉时间不宽裕,就选定了历史方向的课程进行学习,很喜欢耶鲁大学乔安娜教授的《美国独立战争》、凯丝教授的《英国近代史》。哈佛大学的幸福公开课和公平与正义公开课很有名,也曾关注过。”

  上述顶级名校的课程给小余打开了一扇完全不同于传统大学教育的大门,也伴随他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涯。小余认为,作为一个没有太多专业学术背景的学生,这些课程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普及了不少跨学科的背景知识,而这些都没有办法通过国内传统大学来学习。

  “这些课程大多是某一个特定细分领域的入门知识,老师们的授课方式各有千秋,适合于我这种仅仅通过课余时间了解其他学科领域背景知识的人。”小余说道。当然,他并不认同国外的老师在授课方式及知识内容上远胜国内老师的论调。

  比小易高几届的学生冯媚,则是在毕业不久后才开始接触到前述公开课。第一次让她感兴趣的,是哈佛大学的迈克尔·桑德尔教授那堂著名的《正义》课。

  “当时我也是看到不少朋友和师弟师妹们在网上风传这个视频,就怀着好奇心去看了。看完以后,我的第一感觉是,人家的哲学课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冯媚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当时她不仅耐着性子看完了桑德尔的在线课程,还特地买了他出的中文简体版书。她觉得整个课程彻底提升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小余也看了《正义》课,不过他有着自己的看法:“可能我没有哲学思辨能力吧,我觉得桑德尔教授虽然提到了汉密尔顿、边沁等多位学者对公平和正义的理解与阐释,但并没有刻意引导学生向哲学高度去思辨。这样的课程非常适合我这种希望通过浅阅读、轻思考达到了解不同学科体系知识的学生。”

  小余和冯媚认为,较之传统大学课程,在线教育课程的最大不同,在于时空的可支配性极强。传统课程是有一个固定场所、固定时间的,但网络公开课打破了这个局限,学生可以比以往更为自由地学习自己想要的知识。

  从视频授课到师生互动

  而比小余们更年轻的学弟学妹则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他们利用MOCC,通过edx、 Udacity和Coursera等国外在线教育平台来完成自己的学习计划。

  尽管这些课程都是由外语教授,不少学生必须“翻墙”才能学习,但MOOC依旧有不少忠实拥趸。新浪微博、豆瓣等都有学习者自发创建的群或小组,互相分享资源、交流学习心得。学习者中,既有在校大学生,也有不少毕业后奋斗在各领域的年轻人。不仅如此,据果壳网近期对线上用户的一则小调查显示,利用MOOC学习甚至还有20%是中学生。

  这些学生发现,与以往的网络公开课不同,Coursera、Udacity、edx等提供的MOOC,不再仅仅只是视频授课。

  “注册ID后,每周公开课要按时上课,并要在截止日期内完成家庭作业和考试并取得成绩;学习同一门课程的同学之间可以互相讨论、互相批改作业。”一名中国学生表示。与此同时,学生注册、课表安排、随堂测验、期中期末考试以及结课后相应的某种证书等环节设计,让新型的公开课模式变得更像一所虚拟大学。

  MOCC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甚至有些网络课程的学分已经可以替代某些大学的学分。中国大学也开始主动加入到这样的学习平台当中。就在2013年,清华大学宣布加盟国外著名的在线教育平台edx,前期上线4门课程,面向全球开放。

  “以前的网校是单向学习,现在是升级版,会有更多互动的内容。通过测试也可以让学生有更多的反馈,利于学习的循序渐进。”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表示。

  edx是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2012年5月发起的一个网络在线教育计划,主要为配合校内教学、提高教学质量并推广网络在线教育。 所有edx课程均免费,网上提供讲座、习题集、实验室视频和教材等。在线学习者达到及格标准将获得相关证书,表明已完成edx课程。

  陈吉宁认为,在线教育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知识传播模式和学习方式,将引发全球高等教育的一场重大变革。这场重大变革,与以往的网络教学有着本质区别,不单是教育技术的革新,更会带来教育观念、教育体制、教学方式、人才培养过程等方面的深刻变化。

  不以“应试”为目的

  对于很多习惯了国外在线教育模式的体验者来说,中国式的在线教育并没有达到国外那样的高度。“英语学习方面,我做过一些国内网络考题,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看网上的英文课程。另外,国内很多英文课程网站的知识体系也是有问题的,只有几个突击考试的课程而已。”小余表示,他没办法接受目前国内在线教育的英语课程,他认为那些都是为应试而准备的。

  “其实中国的在线教育创业,不少是从传统教育机构出来的人,这样就导致很多人不了解互联网,在进军在线教育时往往只是简单地把线下课程搬到网上,并且大多采用的是录播课程。这样的方式,其实早已经跟不上时代了。”“80后”互联网创业者江小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线教育一直是江小舟关注的一个领域,但在他看来,中国的在线教育仍然没有摆脱现行教育体制带来的局限性。

  不仅如此,在线教育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事实上通过在线教育是拿不到学位的。目前大多数人参加在线课程学习,还是为了能较为容易地学点新东西,或者由此通过某种资格证考试。

  另一方面,IT技术的进步,的确使得科学和技术类科目占了在线课程的主要部分。而更加人文的学科,在批改和评语方面恐怕就没有那么好使了。

  江小舟认为,在我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学习依然还是以考试为目的,功利性较强。“在线教育要突出自主性、趣味性,是单纯的以学习知识为目的。”江小舟说道,“同时传统的商学院培训带有圈子文化的特性,一旦上线之后就失去了其本来意义,比如某些MBA。不知道未来在线教育是不是增加更多的社交属性。”

  作为一名大学生,小余则希望国内的在线教育在推广形式上做得更好。“我认为中国的大学公开课在推广与美学设计上可以学习一下国外,在内容同等优质的基础上,学校的名声和课程的设计美感就很容易影响到受众的选择。”他说,“比如同样是看历史课程,耶鲁大学呈现的美感要比牛津和哈佛强,视频也更加清晰。”

来源:时代周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