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科技 扩大文化辐射半径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5-09 08:54围观1296次我要分享

  5月8日,网易“中国大学慕课平台”正式上线。此前,新浪公开课、淘宝同学、100教育(YY教育独立品牌)等商业网站已经逐渐积累起一批活跃用户,北大、清华、复旦等国内一流高校也先后登陆慕课平台并上线了课程。

  这种得到商界和教育界双重推崇的在线教育,体现了科技和文化产业融合所能产生的1+1大于2的效果。除此之外,大数据电影营销、二维码导览、数字出版、3D打印的广泛运用,则让人们看到了这种融合的宽广空间。

  技术,改变了人们与文化接触的路径

  2013年被称为中国慕课元年。去年10月,清华大学发布了中国大陆第一个由高校主导的慕课平台“学堂在线”,第一批上线了《电路原理》《中国建筑史》等6门课程,吸引了一大批学习者。

  “截至目前,在线听课人数已经达到20万人次。”“学堂在线”平台负责人、清华大学教授孙茂松介绍,在线教育的基础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科技,学习者每时每刻的学习行为都会被记录下来,形成一个大数据。比如反复观看某一段视频,或某一道题做了好几遍都通不过,就说明这个知识点是难点。比对其他人的学习状况数据,系统就能分析出该学习者处于什么水平,并给他推送合适的课件和习题,学习者不需要适应别人的进度,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时间和理解的速度安排学习进度,更个性化,也更有针对性。“而这些定量化的评估,对老师改善课程体系、把握难易程度都有参考,而不是像传统课堂老师大多数时候靠的是感觉、经验。”

  “通过字幕检索抽取某一门课程的重要概念,建立知识点之间的关联,就可以构建知识图谱。有了图谱,学习者甚至可以打破传统的知识习得顺序,根据自身知识积累跨学科学习。”孙茂松说。

  从相对封闭的校园到开放的互联网,从精英授课到全民教育,网易公开课产品经理陈衡鑫认为,在线教育正在刷新人们接受教育的路径。从下载课件笔记到在线授课视频,再到慕课学习,在线教育的兴起,极大地促进了教育公平,甚至将改变人们的思维模式。

  这一切的实现离不开科技的力量,科技正日益渗透到文化产业的方方面面。

  作曲的草稿需要试听,原来需要找一支乐队来排练、演奏,现在只要将草稿输入相关软件,整个曲子就可以以电子音乐的形式呈现出来。多名云南艺术学院的毕业生将二维码嵌入到艺术作品中,观众用手机扫一扫,就可以了解作品创作的背景和蕴含的思想。在动画产业,通过对人身体动作的定点捕捉,将对象的运动轨迹真实记录并转换为虚拟的三维模型,动画就能变得更加逼真……

  “科技手段的应用,实际上有助于放大文化内容的辐射半径。”文化学者、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沈望舒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科技已经是文化产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需求,交叉领域缺乏优秀的跨学科人才

  在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支持下,近年来,科技与文化产业的融合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二者的融合还不十分充分、畅通。这一方面受制于科技水平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因为缺乏优秀的跨学科人才。

  “以在线教育为例,虽然搞得风生水起,但事实上,在线教育目前仍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孙茂松介绍,如何分词对字幕搜索、知识点精准定位意义重大,但目前仍是科技上的难点,“比如,电路术语中的‘加法器’,如果分成‘加’‘法器’这就错了,‘加法’‘器’的分法才有意义,但目前的科技尚无法保证系统百分之百的正确率。”

  一般来说,在学习者做完习题后,在线教育系统会迅速判别对错,以此提高学习者的学习兴趣,“目前学习者人数还不算庞大,但在不远的将来,如果10万名学习者同时上一门课,对分析题、论文这类主观题怎么迅速打分?”孙茂松介绍,目前学界正在研究一种人工自动评分系统,希望可以解决这个难题。此外、跨语言检索、网络等科技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在孙茂松看来,科技与文化的融合,需要大量交叉学科领域的研究。“但目前国内懂得文化创意同时又拥有科技背景的人才太少了。”

  北京理工大学软件学院院长丁刚毅颇有同感,他曾 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参加了近年来历届央视春晚的三维舞台仿真设计和LED(发光二极管)视频内容切割。最让他头疼的是,往往一个好的创意,科技人员无法理解到位,导致效果打折。

  “科技与文化产业融合步子才刚刚迈开,审美创意与科技手段和谐共生还需要很长时间磨合。”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动漫游戏中心主任邓丽丽说,跨学科人才的培养是当务之急。

  问题,炫目的科技包装难掩内容乏力

  “目前国内有一种误区,过度用科技包装文化产品。砸钱能买来先进科技,但如果没有好的创意内容,就好比互联网的高速公路上无车可跑。”沈望舒认为,当科技与文化产业结合时,科技应扮演“道”的角色,而不仅仅是“术”。他强调,如果不提高文化创意产业从业者的文化素质,即使科技手段再高明,也会事倍功半。

  沈望舒以北京水晶石影视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的没落为例。“他们曾制作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千里江山图》卷轴、上海世博会上的动态《清明上河图》,承担过伦敦奥运会数字图像服务,甚至成为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一个标杆。但缺乏内容生产能力限制了他们的发展,当有现成的、优秀的创意内容的时候,水晶石能调动自身庞大的科技资料库,使之实现,而一旦创意供给被切断,水晶石自然就黯淡了。”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国家文化科技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张树武认为,只有实现“内容为王”和“科技引领”的高度融合,文化产品才有生命力,文化产生的发展也才更有底气。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