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年增幼儿园4万多所 入园难入园贵仍未解决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5-19 11:37围观988次我要分享

  “一个班就一位老师,带90个孩子。这样的幼儿园不如关掉罢了,对孩子百害无一利。”

  “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重点投向‘人’,否则国家500多亿元的投入换来的很可能是闲置的空房子。”

  “建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把公立幼儿园教师纳入财政预算,获得与当年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薪酬相持平的待遇。”

  5月13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2014年教育蓝皮书显示,在2013年公众教育满意度分项指标评价中,公众对“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改善的情况”打了51.48分,仍不及格。

  为切实解决“入园难”问题,2010年11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要求各地以县为单位,编制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

  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有力地推动了学前教育的快速发展。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共有幼儿园19.86万所,比2010年增加4.82万所,增长了32%;在园幼儿达到3895万人,比2010年增加918万人,增长了31%;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67.5%,比2010年增加了10.9%,提前实现了“十二五”规划提出的60%的目标。

  然而,2014年教育蓝皮书显示,当前学前教育发展还面临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是对公平性的挑战。

  低收入家庭子女入读好的公办幼儿园仍然难

  "入园难’主要表现为入读优质低价‘公办幼儿园’难。”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映泉的这一结论,来源于他收集的全国27个城市不同类型公办幼儿园保育费标准及城镇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数据。

  数据显示:城市示范性公办幼儿园的生均月平均保育费为511元,对于城市和农村三口之家而言,进入示范公办幼儿园的保教费成本在家庭可支配收入中的比例差别较大,城市居民子女上示范公办幼儿园的保教费占家庭可支配收入平均百分比为6.51%,而农民家庭子女上同类幼儿园的支出占比为15.36%。也就是说,从价格上讲,城镇居民子女上示范性公办幼儿园机会更多些。

  宋映泉说,由于学前教育财政投入倾向于公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具备了低价优质的特点。然而,在公办幼儿园为主的格局尚并未形成的阶段,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子女就会获得更多入读优质低价幼儿园的机会。

  “公办幼儿园是保底的,民办幼儿园是供选择的。”宋映泉建议,政府对公办幼儿园的财政投入应该以服务弱势群体家庭子女为前提,从而避免出现学前教育领域的不公平现象。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未解决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园贵”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是指设立条件、保育教育质量达到同类公办幼儿园水平,受政府委托或资助提供学前教育,执行同类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的民办幼儿园。

  记者注意到,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保育费的收费标准在全国有较大差异,其中,湖北省武汉市为400元/月,北京是2000元/月,平均保育费约为894元/月。依据2014年教育蓝皮书提供的数据,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保育费占标准城市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百分比也有较大差异,最低仅占4.44%,最高占26.59%。相对于三口之家的农民家庭收入占比,最高达50.88%,最低为12%。由此可见,对全国大多数地区的中低收入家庭而言,入读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依然很贵。

  根据中央财政幼儿资助措施,各地纷纷出台政策对贫困幼儿入园实施财政资助。以上海浦东为例,获得资助的儿童平均每年有1000人左右。这一数据也印证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尚未解决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园贵”问题。

  缓解“入园难”,不能只盖房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教育部宣布今年将启动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消息一出便引起两会上教育界政协委员的关注。作为教育界别111位全国政协委员中唯一一位来自学前教育领域的老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教授刘焱用亲身经历讲述了她对当下我国的学前教育发展状况的担忧。

  “我去各地讲课,都会对当地的学前教育状况做一下调研。许多地方的公立幼儿园一个班的孩子超过40人,包括北京一些优质公立幼儿园。一个班两名带班老师,看40多个孩子,可想而知孩子的受关注度。”刘焱说,学前教育以游戏为基本教育特征,如果老师配备不足,又怎么要求质量?在农村幼儿园调研时,她看到有的地方一个班就一位老师,带90个孩子。“这样的幼儿园不如关掉罢了,对孩子百害无一利。”刘焱痛心地说,普及幼儿教育的前提是确保教育质量,低质量的普及意义不大。

  “三年行动计划,初步缓解了‘入园难’的问题,但是我国学前教育的发展,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距离世界先进水平仍然有很大的差距。”刘焱说,2012年6月29日,由新加坡连氏基金支持的经济学家智囊团发布了对45个国家学前教育发展水平排名研究报告,主要评价指标是三个:可获得(入园是否难)、付得起(入园是否贵)、幼儿园教育质量。无论是在单项还是总分排名上,中国都排在40位以后。这与我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形象,不相匹配。

  刘焱希望,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重点投向“人”。“否则国家500多亿元的投入换来的很可能是闲置的空房子,而‘入园难’、‘入园贵’问题仍然无法破题。”

  建议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解决教师编制问题

  刘焱委员还用调查数据阐述了我国学前教育发展不容乐观的状况。201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提出,保障适龄儿童接受基本的、有质量的学前教育。而对于学前教育的质量评定,刘焱说有两个标准,一是教师专业化比例,二是班级师幼比,国际标准为1:12,即1位老师最多照顾12个孩子。然而我国幼儿园师幼比的现状不容乐观。据2010年教育部公布数据显示:农村为1:46,城市是1:20。刘焱担心,“单独二孩”政策放开后,幼儿园教师缺乏问题会更加严重。

  按照教师法,幼儿园教师属于中小学教师序列,应该按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幼儿园教师待遇。但是,因为编制问题解决不了,同工不同酬现象在幼儿园教师中较为普遍。刘焱说,有无编制会导致教师工资至少相差1/3。

  “如果师资力量保证不了,‘接受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就会落空,‘入园难入园贵’问题也将难以解决。”刘焱在今年向全国政协提交的提案中建议,正在编制的新的三年行动计划要进一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不断扩大学前教育经费占教育总经费的比重。同时,重视对幼儿园人员经费和公用经费的投入,加快出台《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并以此为根据核定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优先补齐配足幼儿园专任教师编制。在公立幼儿园教师短期内解决编制不现实的状况下,刘焱建议,通过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把公立幼儿园教师纳入财政预算,获得与当年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薪酬相持平的待遇。

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