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古籍扫描仪中国古籍善本"疗伤"不难-方圆慧图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6-06 18:11围观1024次我要分享

0073.jpg

存世数量大、破坏速度快、修复难度高
       近年来,随着古籍善本在艺术品市场中走俏,“旧书”逐渐被越来越多的藏家关注。但是,很少藏家意识到,这类藏品在保护和修复上存在着众多尚未解决的难点。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可以解决古旧善本的保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国内现存5000万的古籍善本,其中三分之一亟须修复,而专业修复人员仅有寥寥数百人。有人算了一笔账:这些人仅修完公藏机构的古籍,就需要几百年。而民间的修书机构则数量奇缺、水平良莠不齐,往往“疗伤”不成,反而会“伤书”。如果使用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即可解决上述问题。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可以对中国古籍善本进行档案数字化扫描,不接触书本即可达到理想的扫描效果,颜色不失真,不扭曲变形。

0120.jpg


       公藏机构力不从心 国图200万册古籍善本待修
       中国国家图书馆(简称“国图”)善本特藏部古籍修复组组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籍修复项目传承人杜伟生告诉本报记者,根据粗略的统计,目前全国古籍善本的存量大概在5000万册左右。这些古籍在历经长年的战乱离丧、水火相侵、鼠啮蠹蚀之后,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有或大或小的“病”,需要修一修。而在这其中,又有三分之一的古籍属于濒危状态,修缮的难度非常之大。
       和海量的古书“病人”相比,古籍“医生”的数量少得可怜。“就算乐观估计,全国也只有不到三百人在从事这个职业。”杜伟生告诉记者。中国国家图书馆拥有18位古籍修复师,是全国最大的一支古籍修复专业队伍。但仅仅依靠这些人的力量,想修好国图现存的近200万册古籍善本,也需要五百年左右的时间。
       事实上,这是一件五百年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古书的数量仍在不断增加,而且问题愈加棘手。“很多人以为越早期的书可能损毁得越严重,其实不然。比如敦煌遗书,最早能追溯到南北朝,但顶多也就是被撕破、磨破、老鼠咬过。而且因为曾经被药水泡过,所以连虫蛀的情况都很少发生;而明后期、直至清朝的古籍,大部分采用竹纸,质量比早期的皮纸差;到了民国,开始使用现代技术生产的机械纸,和中性偏碱的古法造纸不同,呈酸性的机械纸的破坏速度远比古籍善本快得多。它是从书的内部开始发生脆化,一碰就碎,非常麻烦。”对于“酸酸的”民国书籍,目前国际上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最好的办法是使用脱酸机来脱酸,一册书至少得七八美元。成本太高,民国书籍量又大,根本负担不起。”
       除此之外,民国书籍开始双面印字,且采用铁钉装订,这些都是修复上的难题。以至于现在大多数公藏机构,对于民国书籍的修复都处于一个停滞状态,根本无法往前推进。
       “经常会有市民拿着他们收藏的古书找到我们,请求我们帮助修复,但我们真的爱莫能助。”广东中山图书馆古籍保护中心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该馆修复人员一共9人,暂且不论民国及以后的书籍,何时能修复好现存的47万册古籍善本,已经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杜伟生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一共有53个院校开辟了文物鉴定修复专业,每年培养出来的毕业生有一千多名。人数并不少,但大部分毕业生无法顺利进入公藏图书馆工作。
       民间修书多无建树 时间长难度大成本高收益少
       古籍善本数量庞大,仅仅依靠公藏机构的修复人员,无异于杯水车薪,那么走社会化的道路又如何呢?记者采访后发现,这条道路也是障碍重重。
       “修书”不挣钱
       首先是修书利润低,民间热情不高。广东中山图书馆古籍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小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本清末的书,中等破损程度,修下来需要一个多月,但只能挣到一千多块,付出和回报严重不成正比。”整个广州目前找不到一家对藏书者开放的私立修复机构。
       材料需“特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包括国图、中山图书馆古籍修复所等机构所需要用的纸,走的都是“特供”渠道。
       杜伟生告诉记者,市面上卖的宣纸是不敢用的,因为哪怕是所谓的“古法宣纸”也添加了一些化学成分,使得纸张呈酸性,用在古籍善本上,搞不好会把整本书都传染上“病”。因此,国图的修复用纸,都是工作人员“费了很大的劲”在贵州等地的深山老林里,寻觅到还保留真正古法技术的私人造纸厂,“特供”的产物。
       除了纸张,糨糊也是个麻烦事。市面上卖的糨糊当然是不能用的,因为不知道里面会添加什么化学成分,对书构成破坏。公藏机构修书一般都得自己做糨糊,好在工艺并不难。但浓稠度的掌握也是一门学问,太稀不管用,太浓稠将来不好往下揭,违反古籍修复的“可逆”原则。
       公藏机构对古籍善本的保存和修复环境的投入也很高。以中山图书馆为例,所有的古籍善本都被存放在24小时恒温恒湿的书库当中,入藏之初会被先放入零下40℃的冰柜中杀虫卵,修复过程中使用的水是被处理过的碱性水。这些“高档”的设备,财力微薄的私人修复机构基本上不可能拥有。
       技能不过关
       杜伟生坦言,他曾经见过不少由私人机构修的书,效果都不理想。“有时候是客观原因造成的:比如他们要更多地考虑成本问题,所以在材料、工艺的投入方面都会有所欠缺;但有时候就完全是水平不够,犯下无心之过,对古籍善本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害。”
       杜伟生举了个例子:有些机构常在糨糊和纸张中加入矾,这样做出来的书平整漂亮,还能防虫蛀。“有些人认为这是古法,还申报专利。其实这种加了矾的糨糊具有腐蚀性,凡是被它补过的地方,都会变成暗红色——但是这种变化要到一两百年之后才能看出来。藏书家把书送到这样的机构修补,会觉得做出来的东西很漂亮,根本看不出有何问题。”
       古籍修复师专业技能亟须提高
       专业机构修复人员奇缺,力不从心,无法顾及民间藏品;而民间修复力量又非常薄弱,中国当下古籍善本的修复确实成了老大难的问题。对此,杜伟生认为,这由整个社会对古籍修复的重要性和修复技术认识不够所致,也与目前国内古籍修复教育偏低端化有关。
       “古籍修复,上手很容易,一两个月就差不多可以了,但是要想做好很难,必须具备丰富广博的知识。国外古籍修复师一般都是硕士毕业,甚至有很多人拥有博士学位。他们不仅要学习造纸技术发展史、印刷史、书籍史、修复技术、图书保护等专业知识,甚至还要进行素描、油画、水粉、浮雕、圆雕等绘画、雕刻技法方面的训练。国外古籍修复师的社会地位也非常高,是很受人尊重的职业。”
        而在国内,院校培养的古籍修复师以中专、大专学历为主。在公藏机构,他们的身份也大都是“临时工”。整个社会对古籍修复重要性的承认度并不高。
       “这些古书都是病人,修书的人相当于医生。如果医生没有从医资质,或者水平不过关,那就不是救人,而是在害人。”杜伟生表示,“所以我虽然一直呼吁古籍修复要走社会化的道路,但是走这条路必须有个前提——先建立起相关机构和工作人员的认证制度。”
        保养小窍门
       手里的古籍善本无处“可修”,民间藏家只有各显神通。国内著名藏书家韦力,为了防止古籍被虫蛀,从德国买来一台能调到零下40℃以下的大冰柜,并投资包下了一个古纸研究所,系统地复制古纸。然而,有这样财力的藏家毕竟不多。对财力不太雄厚的藏家而言,古籍善本应该怎样保养呢?中国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古籍修复专家杜伟生告诉您几个小窍门:
       一、古籍怕光,所以书柜必须隔光,不能是玻璃门。更加不要把书拿出来‘晒’,所谓在阳光下会晒死虫卵是误解,事实上三十多摄氏度的温度虫子最喜欢了,正好可以开始交配。
       二、书最怕长毛,一般人认为长毛是因为潮湿,其实是因为脏。新书从来不长毛,所以保持整洁很重要,经常用掸子替古书掸净尘土。
       三、怕虫蛀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经常动一下书,大概一个礼拜就把书拿出来翻一下。虫子会被吓跑,书不容易坏。
       四、为书做一个木函。梧桐木的相对来说成本便宜,性价比较高。以这样的方式为古书营造出一个稳定的小气候,使其不容易受外界的影响,这是一个更加稳妥的办法。
       古籍修复四大原则
       1.整旧如旧
       图书修复时,尽可能保持书籍部分原有特点,保持原貌,使图书的资料价值、文物价值不因修复而受损。
       2.最小干预
       比如,不该托裱的不要托。档案馆里,所有书籍无论有没有问题,下面都要托裱上一层,觉得这样就结实了。其实从修复的角度来看,这样做改变了纸的性状,是无谓的干预。并且,从保护的角度来看,托裱的硬了反而更容易坏。
       3.材料和措施可逆
       即在古籍修复工作中采取的任何一项措施都可以反复地重复使用,比如在书上补的纸是可以随时拿掉重新补过的。这点非常重要。
       4.最大限度保存信息
       有些人,传统的做法就是修复完后达到“乱真”的效果。但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补完之后,应该让人看出来修补的痕迹。但这也要把握一个原则,比如黄纸的书我不能用白纸补,但是要比原件的稍微浅一点的黄色。站在两米的距离,看不出来,但再近一点能够看出来。
       5.尽早使用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进行古籍档案数字化工作。
使用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最大的特别就是不接触书面表面而进行档案数字化扫描的过程。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一般都采用LED冷光源对图书表面不会有灼热灼伤的情况出现。另外非接触式书刊扫描仪一次性投入可大批量扫描加工,可减少感知修复的费用。

来源:北京方圆慧图科技有限公司作者:北京方圆慧图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