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校园足球“破门”还需体教结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6-18 09:07围观1005次我要分享

  巴西足球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举行,这次依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近年来,中小学校园足球备受社会关注,其发展现状究竟如何,存在哪些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火热的6月,巴西足球世界杯的号角已经吹响。然而,与过去多届世界杯一样,这次依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被很多人视为救赎中国足球的良方,国内中小学校园足球的发展近年来也一直备受各界关注。那么,中小学校园足球发展现状究竟如何?校园足球在发展中存在哪些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校园足球“火苗”渐旺

  根据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官方网站2014年1月公布的统计数据,全国已有49个国家级布局城市、3个国家级试点县、82个省级布局城市开展了校园足球活动。参加活动的学校5084所,注册学生运动员19万人。

  作为全国仅有的3个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试点县之一,陕西省志丹县全部23所中小学(初中4所、小学19所)和7所幼儿园,成为校园足球布点学校。志丹县足协主席丁常保告诉记者,从2010年起,跨年度的志丹县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和“县长杯”青少年足球锦标赛正式启动,联赛参赛队伍稳定在22支队伍以上。

  近日,北京市延庆县校园足球启动大会举行,现场发布了《关于开展校园足球工作的实施意见》,计划通过3到5年时间,使延庆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基本达到“人人能踢球,人人会踢球,人人爱踢球”的递进式目标,进而打造延庆县所有47所中小学“全员参与”的校园足球模式。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各级各地体育、教育行政部门陆续出台了校园足球发展方案。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2013年2月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的意见》中指出,足球对于青少年健康成长具有独特的综合教育功能,各级各地体育、教育行政部门要高度重视,切实抓紧抓好校园足球活动。

  今年3月,教育部组织开展中小学校园足球工作专项调研,重点包括学校足球教学、课外活动和课余训练、比赛的情况及计划;学校足球师资配备、培训和足球场地、设施、器材情况及计划;校园足球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主要困难与下一步工作设想和政策建议等。

  中国足协副主席、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告诉记者,计划到2020年在全国1万至2万所学校布局校园足球,培养1000万至2000万校园足球人口。他表示,目前新一轮校园足球推广计划正在积极制定中,预计今年7月可以形成草案。

  著名足球教练金志扬认为,在中央领导的重视和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中小学校园足球有望迎来新一轮发展热潮,“但在实际推行过程中,也面临诸多现实难题”。

  师资和场地成“瓶颈”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所学校的校园足球发展如何,体育教师起着核心作用。校园足球特色校的发展模式一般是:以几名热爱足球的体育教师为核心,校长在管理层面给予必要支持,家长不过多干涉,教育主管部门鼓励引导。

  在北京,谈到校园足球,不得不提“小西甲”联赛。这是北京市乃至全国周期最长、比赛最多、最具特色的青少年足球比赛,由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市教委和西班牙足球甲级联盟联合主办,20支北京市U13小学生足球队分为A、B两组,分别以西甲联赛的20支球队命名,仿照西甲联赛赛制进行比赛。

  在本赛季的“小西甲”联赛中,丰台区西马金润小学代表队目前排名A组第一。而该校发展校园足球才不过4年,校长赵秀云认为:“关键是学校刚好会聚了几名懂足球、爱足球的体育教师,这是尤为难得的。”

  该校负责足球项目的两名体育教师,被赵秀云称为“把足球当生命”的人。“周一到周五,他们每天早晨6点到校,除了要上体育课外,放学后还要带着学生们训练,晚上8点后才离校。周末有比赛时,他们就开着自己的车,带学生打比赛。”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中小学体育教师结构性缺编现象在各地较为普遍,而懂足球的体育教师堪称匮乏。而少量能够长期坚持的,也主要靠兴趣和理想支撑。安外三条小学是北京市知名的足球传统校,校长程洪告诉记者,从3月到6月,学校足球队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参加校园联赛,此外,校队还要参加北京市“小西甲”联赛。

  场地不足是影响校园足球发展的另一大难题,尤其是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区,很多中小学都没有像样的足球场地。以北京市东城区为例,全区200多所中小学,只有汇文中学、55中、54中等几所足球传统校有标准的11人制足球场,少量中小学拥有7人制足球场或更小的5人制足球场。

  丁常保告诉记者,在志丹县,大多数学生只能在硬土或水泥地操场上练球。时至今日,该县也没有一块标准的天然草皮足球场。

  金志扬则认为,场地固然重要,但并非校园足球发展的核心要素。以足球强国巴西为例,很多青少年在街角、巷子里甚至随便找块空地踢球,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却涌现出了一批批世界级的足球巨星。

  人才培养体系“断层”

  据金志扬介绍,过去十几年间,我国青少年足球培养体系出现严重“断层”,足球人口骤减,“学生们都忙着读书、考试,踢球的人太少”。

  记者调查发现,校园足球“虎头蛇尾”现象较为突出。相对而言,小学阶段发展较好,而到了中学,由于学业压力骤然加大,开展的学校和参与的学生数量双双骤减。

  13岁的陈羽童是西马金润小学六(1)班学生,是学校女足的主力,文化课成绩很好,即将升入丰台区一所著名中学。但这所中学并不重视发展校园足球,陈羽童面临升学后无球可踢的现实:“练了几年就这么废了,很遗憾。”

  相比之下,该校六(2)班学生赵尉辉就要幸运一些。作为学校男子足球队的主力,他对口直升丰台区一所中学足球传统校。“我的理想是将来能成为职业球员。”赵尉辉告诉记者,自己在“小西甲”联赛中的优异表现,让父母认可了他的天赋,支持他继续足球梦想。

  家长对校园足球的发展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然而,由于担心影响孩子学习以及意外受伤,很多家长并不支持孩子踢球。

  记者发现,除了上体育课时,各中小学的足球训练和比赛基本都安排在课余时间,如中午休息时间、下午放学后以及周末,主要是为了不影响学生学习。在安外三条小学,足球专业教师对学生提出一项特殊要求:凡是成绩退步的,暂停足球训练;凡是当天未完成学习任务的,不准参与足球训练。“对热爱足球的学生来说,这是最好的督促。”学校体育教研组组长黑景峰说。

  丁常保认为,要让家长真正转变观念,关键要在孩子升学考试方面实现突破。

  一些地方对此已经进行了探索。据北京市延庆县教委主任魏旭斌介绍,目前该县共有一中和五中两所纯高中,今后两所学校每年中考招生将各拿出10个名额,招收足球特长生,为足球好苗子搭建升学渠道。

  北京市东城区教委体卫科科长罗晓辉告诉记者,东城区正在争取辖区内几所有足球传统的优质中学的支持,与片区内的一些小学足球特色校建立起合作关系,重点解决足球特长生的升学问题。

  至于安全问题,记者发现,校长们比家长更担心。“一旦孩子受伤,学校通常要承担完全责任。”北京市一位中学校长的话,道出了校长们的普遍担忧。

  北京市教委体艺卫处原处长王东江表示,除了现有的校方责任险,今后还将专门设立校方无责任险,“孩子运动时受伤,如果查实学校和老师并无过失,将不必承担赔偿责任,解除学校发展校园足球的后顾之忧”。

  作为从业近20年的一线体育教师,黑景峰表示,学生运动时受伤完全是小概率事件。他告诉记者,在指导学生踢球时,教师会特意强调安全问题,并传授学生避免运动伤害的技巧,“家长和学校不必过分担心”。

  “体教结合”仍待完善

  “学生不能因为踢球而荒废了文化课。”中国中学生足球协会秘书长、人大附中三高足球训练基地主任李连江介绍说。所谓“三高”,是指道德品质高、文化素质高、训练水平高,这体现了人大附中“体教结合”的校园足球理念。

  在北京校园足球界,人大附中三高足球俱乐部可谓名声响亮。记者实地走访其训练基地发现,这里硬件设施优良,师资一流。三高足球训练基地实行封闭式管理,目前有120多名学生,每周一到周五,学生和普通中学生一样每天坚持文化课学习,授课的都是人大附中校本部的教师。足球训练安排在下午放学后,每天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周六训练半天。

  针对有人认为每天只训练一两个小时,中小学校园足球根本不可能培养出高水平球员的说法,李连江表示,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他曾到欧美足球发达国家考察,发现国外18岁以下的青少年球员,每天训练时间很少超过两个小时。“事实上,国际青少年足球界对此早已达成共识,超长时间、高强度的足球训练属于过犹不及,不仅会消磨青少年踢球的热情,甚至会危害他们的身心健康。”

  有业内人士认为,人大附中三高俱乐部走的是专业队模式,不能算是真正的校园足球。李连江对此并不认同,但他也向记者表达了忧虑:“三高在体制之外,也在体制之内。”他表示,所谓“在体制之外”是指在体育系统之外,“在体制之内”是指在教育系统之内。“游离于体育与教育之间,这是我们当前面临的尴尬处境。”

  黑景峰认为,体育与教育可以而且应当适度结合,但发展校园足球并不是要求所有学生都要把球踢好,“关键是让孩子养成热爱运动的习惯,强身健体”。

  “中国足球的希望在校园,但开展校园足球并非是一味追求‘造星’。”金志扬表示,更大的意义在于壮大足球人口,“参与校园足球的人数多了,足球人才的涌现自然水到渠成。”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