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之惑:市场繁荣的背后暴露问题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7-21 09:44围观1104次我要分享

  近日,以广东省妇联为指导单位的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调查显示,六成妈妈认为宝宝有必要上早教,而且选1~2岁开始上,但也有妈妈坚决反对上早教。早教市场繁荣的背后,也暴露出问题。课程“洋气”得云里雾里、早教机构设点不一、价格差异极大,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又该如何规范早教机构?国外的情况又是怎样的?本期三人谈,我们共同关注。

  李光金:衡情度理 娓娓道来

  谭 敏:至情至理 侃侃而谈

  练洪洋:煮酒论剑 指点江山

  早教之盛

  早教之困 早教之路

  练洪洋:俗话说“三岁看老”,现在的人们越来越关注幼儿早教。最近几年,打着“开发宝宝潜能”、“提高宝宝社交能力”旗号的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在全国遍地开花。上海有4000多家早教机构,广州虽没有准确数字,应该也不少。据估算,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在每年350亿元左右,年复合增速高达30%。有关专家断言,在未来五六年中,我国早教市场将达上千亿元的规模,成为我国21世纪的朝阳行业之一。

  李光金:市场红火的同时,受教年龄越来越早,办学机构良莠不齐也是早教争议产生的主要原因。例如,有些早教机构藏身居民楼,硬件设施紧缺,卫生条件也差;有些机构装修豪华,打出的广告炫目多彩,鼓吹得神乎其神,其是否符合教育科学,令人生疑;有利即来,无利即走,甚至还出现一些早教机构临时撤点、卷钱跑路的情况,家长索赔无门。

  早教之困

  谭敏:早教市场火爆的首要原因,在于商机无限。听音乐打拍子、玩拼图、跳羊角球,明明只是一些简单的游戏,但只要冠上早教之名,换了个更时尚的马甲,就立刻身价倍增。每小时动辄上百元甚至几百元的学费,让商业机构趋之若鹜。如果再能加上几个外教,开发一下宝宝的语言系统,那就更受家长们追捧了。行业门槛低,再加上目前也并没相应的行业标准和监管规定,管理成本也并不高,据调查显示,早教市场的利润率毛利率达到60%,净利率达30%。而我国每年约有3000万婴儿出生,也为这一市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源。

  练洪洋:时下,80后的年青一代逐渐成为生育的主角,80后的父母们观念较新,经济较独立,又舍得投入,正是他们拉动了早教市场的内需。年轻父母们追捧早教原因不外有三:一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心理。80后父母在竞争压力下成长,了解教育在竞争中的重要性,因此认为孩子越早接受教育越好;二是育儿经验不足。大多数80后年轻父母大多只有一个孩子,没有教育孩子的经验与能力,因此他们愿意将孩子的早教委托给社会机构;三是从众心理。别人的孩子早早就上早教班了,我的孩子怎么能够放在家中呢?人有我有,从众心理,是早教红火的又一重要原因。

  早教之路

  李光金:客观而言,我们的早教在一定程度上被妖魔化了。最根本的问题不在于要不要早教,而是需要什么样的早教。要知道,科学的早教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智力开发,也不是传统教育的提前,其内容非常广泛,性格习惯、健康情绪、创造力培养等其实都是重要内容。总体来看,早教利大于弊。一者,多数父母懂养,却未必懂教。父母同时参与亲子课程,可以学会如何更好地和宝宝进行游戏,并在游戏中增进情感、寓教于乐、共同成长;二者,可以为入园打基础,这也是很多家长选择早教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可以让宝宝体验一下集体生活,通过和其他小朋友的接触,形成一些规则意识,有家长反映受过早教的宝宝能更快地融入幼儿园生活。

  谭敏:我认为早教实无必要。“根据科学研究表明:0~3岁是人的一生中大脑发育的高速成长期,3岁孩子的脑重量已达成长的90%,所以进行早期教育对孩子有受益终身的影响。”早教机构一直向家长宣传这样的理念,此言不假,但是,机构只宣传对自己有利的一方面,事实上,早教理念是从西方传入的,但究竟应不应该去机构进行早教?哪怕是在西方也并无定论。甚至于许多教育研究人员认为,孩子过早地进行体系化训练,对于创造力和想象力会造成伤害。德国《基本法》就明确禁止学前教育。而我们片面地宣传了早教的好处,却对其可能存在的危害视而不见,让人担忧。

  练洪洋:与早教市场的规模相比,管理力度显然严重偏软。我国已将3~6岁儿童纳入非义务阶段,并建立了一套完善的课程标准和教师评价体系,而对0~3岁婴幼儿,依然以家长养育和基础卫生保健为主,缺乏相关标准,导致早教机构无法可依,乱象丛生。因此,国家有关部门应该考虑将0~3岁的婴幼儿早期教育正式纳入学前教育事业的范畴,制定一系列的标准,包括早教机构准入门槛、从业人员资格审查、早教收费标准等等,并将早教管理纳入教育行政部门的视线范围内。

  李光金:其实,国外的一些教育理念和经验也可以借鉴。美国的早教体系是以父母为核心的,以1981年密苏里州教育部创办的“父母作为老师”的项目最为著名,目前该组织已将它们的项目推广至全美,培训了8000名“父母辅导者”。另一项以家庭为基础的父母教育计划,称作HAPPY计划,直接把培训带入家庭,计划中的母亲们每周受到一次访问,每隔一周参加一次集体交流;在加拿大的宝宝早教机构,多是参加那里的美术、劳作、音乐以及唱游等活动,没有写字和计数等课程;在英国,早教基本上属于公共服务的一部分,由社区、幼儿园、教会组织提供各种各样的活动中心,只要是你有时间、有精力,几乎每天都可以把行程安排得满满的,而且基本免费。

  总而言之,早教既是社会问题,也是个人问题。作为社会问题,需要规范与管理,作为个人问题,听从个人意愿,去不去只是个人选择,不必强求整齐划一。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