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想说爱你不容易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7-21 09:44围观1033次我要分享

  据统计,我国学龄人口数量庞大,教育消费占到中国社会中坚阶层家庭收入的1/7,并且该比例预期还将持续增长。而随着我国信息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在线教育出现了大规模的增长,2004年,我国网络教育市场规模约143亿元,2012年已达到723亿元,实现了22.5%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而在所有的教育类型中,又以基础教育所占的市场份额最大。目前,我国仍处在一考定终身的阶段,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未来的责任使基础教育持续高热,之前表现为各种培训机构林立,之后,将表现为也势必表现为在线教育的血战。

  2012年,“小龙女”龚海燕从世纪佳缘“急流勇退”后,已经连续推出两款在线教育产品,除了91在线英语口语外便是基础教育领域的大平台梯子网,当时,龚海燕曾明确提出过要用3年烧4.5个亿。如今2014年刚过半,龚海燕又要推出一款中小学“直播互动”线上教育平台。力图借此来弥补梯子网在个性化教学方面的不足。

  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梯子网可以作为互联网公司做在线教育的一个剪影,虽然在线教育作为信息化发展的必然产物具有不可估量的前景,而作为重中之重的基础教育也被称为千亿市场,但是显然无论在模式建立上,还是在前期投入上,形势都是极其严峻的。

  平台和教学产品两手抓,互联网公司切入不易

  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局统计,88%的学生参加公立学校,9%参加私立学校,约3%的学生在家自学。在美国经历了数字化和在线化两拨浪潮,并且都是在政府的主导下进行。在整个教育领域使用先进的科学手段节约成本开展个性化教学,这些全部都是在学校内完成的,因为有政策的切入节点,相对来说,难度也较低。相比之下,国内政策对数字化教育推动停留在方向指引上,没有标准体系和大规模的政策实施节点。因此,企业只能选择切入容易的节点。

  在这场变革中,已经具有教师资源和教学积累的培训学校转型相对容易,而对于很多空降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则是困难重重。唯一可以有所作为的是专业的平台打造,但是教育类的电子商务平台不同于实物类的,它的受众要更理性,所以对产品质量的要求要更高,而一般培训机构的合作,显然对用户需求来说聊胜于无,而对于大企业来说,他们幼稚的教学产品因为涉及到版权问题,当然更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独立的平台来实现在线转型,以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为此,很多互联网在线教育平台型公司不得不致力于自己教学资源的建立。所承受的压力便可想而知了。

  占领学生课外时间,怎么切入最合适?

  从一个学生的学习时间来拆分,可分为课堂教学、课下作业、自购辅导习题、培训辅导。目前从建立习题库的角度来切入是最容易的。但是从小的教育模式告诉我们,学生们在学校所获得的习题质量和数量已经足够,而唯一能够切入的点便在于拼出题内容,当前题库盗版内容泛滥,大内容都是扒取的,可谓门槛很低。然而,买过辅导书的人都知道,学生在选择题库/辅导书的过程中,名校、名师、名出版社和名辅导机构出的习题集是他们的首选。因此我们认为,未来渠道的量起来后可能与名师、名出版社、名校合作,拼的是内容。彼时内容商的价值低估的现状必然改变。但是这种改变需要经历长时间的打磨。

  而课下作业这一环节,目前有一起作业网等都在探索,切入的难度上,老师产品比学生产品要难一些。帮老师组卷和分发作业的产品形态,亦需要打通围墙内的老师,改变他们的行为习惯,需要线下的渠道获取方式,依然是比较慢的。

  对于课外辅导来说,主要是培训机构的天下,互联网公司若想渗透进去显然时间上已经落后。

  总结:基础教育的市场号称有两千亿,蛋糕很大,但是吃起来却未必那么容易,尤其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无论在切入模式上还是前期投入上都是有相当困难的,而在盈利模式上则更是前路渺渺。

来源:财界网整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