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计划削减400亿 已为基地准备好“后事”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7-21 08:37围观1029次我要分享

  国资委对三大电信运营商3年减少营销成本400亿,仅中国移动一家就减少了240亿。如今,三运营商各地“裁员、削减营业厅、整合渠道”消息源源不断。那么,他们的那些部门或机构最先被裁撤呢?

  笔者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高层、基地大佬以及员工交流获悉,运营商对基地业务裁撤和整合两年前已开始,不过受到内部体制、资金、人员、部门利益等冲突,推动速度比较迟缓。但随着“营改增”的出炉,国资委通知削减成本,运营商史无前例的“整合风暴”将会提前到来。

  为什么撤并会是基地业务?

  最近,网传山东移动全省裁员多人,多地乡镇营业厅关闭。其实,正准备关闭不仅是县镇营业厅,三大电信运营商各地市的火车站、机场的VIP俱乐部,因为租金贵、入不敷出,也将面临大规模的关闭裁员。

  关闭这些非主流渠道并不能填充目前400亿的“大坑”,于是,备受质疑的基地业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1、多数基地业绩平平、亏损跟不上互联网“步调”

  业务发展雷同:中国移动从2005年设立音乐基地,截止目前,音乐、视频、动漫是其为数不多的赢利基地业务。很多基地新业务规划发展趋于雷同,如视频基地、音乐基地、终端公司都推出了盒子类产品,但缺乏整合,很多还是内部资源竞争关系。在小米、乐视等互联网企业推出视频、音乐、游戏等整合类产品冲击下,中国移动众多盒子产品很难有市场空间;

  基地公司化推进缓慢:中国电信天翼视讯、游戏基地以及阅读基地已从传统体制剥离出来公司化运作基地业务,天翼视讯、爱动漫、爱游戏实现盈利,相对互联网公司,其净利润微博。更多的基地创新意识不足,业务推进缓慢,用内部人员的话来说是“纯属烧钱”。譬如,最近成立的教育信息化、旅游等基地,看似“跨界”业务,其实与互联网公司差距较大。

  高层有意做“减法”:在基地业务,中国联通沃商店、云基地被高层重视,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接受笔者采访重点提及也是这两个基地,不惜重金对“云基地”进行投入。据内部人士透露,中国联通正在做“减法 ”,对于在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在竞争方面明显不占优,缺乏与互联网竞争能力的基地将进行整合。

  2、高层暗示将撤并“不赚钱”的基地业务

  两年来,中国移动CEO李跃多次表示,开启对基地业务进行裁撤和整合,力图通过成立互联网公司等模式,减少基地之间、基地与省公司之间的壁垒。然推进速度迟缓。当4G业务转入正轨后,随时都有可能采用强硬手段,对基地进行整合。

  在中国电信规划中,进入不了行业前三的基地业务,将被淘汰出局。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曾开玩笑说“八大基地中,如果能有四个活下来,他就很高兴了”。这就意味着要对公司化进展缓慢、效率不高、盈利水平低下部门的裁撤。

  3、盘子不大,撤并不会产生全局震荡

  目前,三大运营商员工大约150万(中国移动57万、中国电信66万、中国联通50万),20多个基地“正规军”不超过5万。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员工超万人,规模小的基地员工不到100人,而且,他们之中大多员工属于外聘。譬如,中国电信天翼基地70%员工都是外聘人员。

  在“营改增”的压力下,如果互联网转型或者流量经营见不到明显成效,可能会以大裁员来缓解业绩的压力。由于基地人数少,规模小,外聘员工多,一旦裁撤对整个集团的稳定影响不会很剧烈。

  4、基地公司也有业务整合的诉求

  最早提出整合是中国电信基地。当时,八大基地向集团创新部汇报,创新部会对基地进行不同数额经费拨款,并要求每个基地不定期汇报费用申请和用途,这不仅加大了中国电信的成本支出,同时层层审批的企业机制,很大程度上耽误了产品推进和营销的最佳时机。所以,中国电信基地的公司化动作较快。

  中国移动基地敢怒不敢言。笔者一线采访了解到,因为集团协调不力,“套餐打包”的分成模式不清晰,基地特色业务“烂”在锅里的抱怨非常多,譬如位置基地的业务。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总经理杭国强表示,中国移动互联网业务之间实现互通,但还是存在一些功能重叠等问题,互联网基地的使命就是,在总部的指导下,推动融合。笔者与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员工聊微信,他说,“互联网公司筹备了两年,变成了两个领导,丝毫没有进展。没有创新激情的员工,离职人数越来越多。”

  内部人士透露,中国移动终端公司也释放出裁撤地方分公司信号。中国移动成立终端公司,初衷是完成整合TD 3G终端产业链的使命。TDD-LTE牌照发放之后,电商崛起以及社会化渠道复兴,终端公司的垂直化职能越来越多弱化。分布在全国31个省地终端分公司如坐针毡,与地方省公司员工以及渠道商“抢食”一杯羹,在终端补贴减少,营销费用降低的情况下,生存艰难。

  5、圈地搞“房地产”,前景看淡

  三大电信运营商20多个基地的“圈地运动”被看成进军房地产的标志,由于国企忌讳谈不务正业,因此,这些价值连城的地皮并没有立即“变现”。譬如,早在2011年中国移动南方基地有部分已盖好楼宇空闲,租赁给相关系统设备商、手机商们使用,当时有爱立信、华为等80家知名信息服务企业或其分支机构入驻。如今,整个通信行业不景气,而这些基地地处偏僻,入驻率不高,这也成为撤裁基地的另外一个理由。

  运营商已为基地准备好“后事”

  三大运营商基地产业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在运营商转型互联网过程中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譬如,音乐、游戏、动漫、视频基除了能够赚钱外,其成熟的运营模式激活并主导了产业链,成为三大运营商与BAT在互联网领域竞争的有力武器,也是运营商避免“管道化”的最后一张王牌。而在诸多基地业务逐渐“褪色”之后,三大运营商高层正在寻找“替补”。

  中国移动:在李跃提出“融合通信”之后,发布了《下一代融合通信白皮书》新版,提出所谓融合通信(新通话、新消息、新联系),将“微信+手机通信录”深度融合,是中国移动面对OTT冲击,意图是由集团主导,推出从基础层面“革命”互联网企业OTT业务产品。

  中国电信:混合制改革正在进行,替补队伍正在壮大。与网易打造易信平台用户超过1亿。除了忙于“嫁女”(天翼视讯出让20%股份;炫彩公司出让34.426%股份;天翼阅读出让股权22.8%)外,电信重点培养“直系亲属”,如,云公司区别于九大基地(省地代运营),集团直接管理,结算模式已实现市场化,“亲兄弟,明算账”,打破原来电信企业的大锅饭,完全按照互联网模式管理(人事、考核、产品设计)。

  中国联通:主要体现在联手互联网以及试点创投等方面。1、联通与微信合作推微信沃卡,与互联网视频企业土豆、PPTV、搜狐视频、以及腾讯QQ音乐推包月计费等,搞流量经营;2、联通推出的“红围脖”、沃应用以及微信沃卡等;3、今年2月,联通出资2亿元设立创投公司,选择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领域投资。

  笔者观察:

  除了国资委“营改增”,削减销售成本400亿因素外,在腾讯微信等OTT的冲击下,运营商语音、短信、彩信业务沦为“鸡肋”,而4G流量经营尚未成熟。今年上半年,中移动的利润同比可能出现两位数“跳水”。另外,全球通信业整体下滑,诺基亚、三星以及国外运营商整体业绩每况愈下,微软最近一次裁员1.8万,大多是诺基亚手机部门的员工。裁员和消减成本是自救的唯一出路。

  其次,受制于体制文化以及管理模式,基地模式是运营商体制下的“变种”,与BAT等互联网同类业务成熟运营模式相比,不在同一个竞争水平。基地已错过了最佳的发力期,个别基地已成地方公司“包袱”,与其维持“鸡肋”,不如断臂求生。

来源:搜狐I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