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or录播 谁能主在线教育未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7-28 10:17围观887次我要分享

  时隔一年半后,前世纪佳缘CEO龚海燕投身在线教育行业,再次推出继91外教网后的直播网站那好网;与此同时,以录播为代表的学而思网校却宣布用户突破100万,并预测今年营收超过1亿元。直播和录播作为在线教育教学手段的两种主要模式,哪一个才是在线教育的未来?本期教育周刊做了相关探讨。

  大数据、O2O、云教育、翻转课堂、实时互动……融合了多种热门概念的直播在线教育模式一方面备受追捧,另一方面却又面临着盈利难、商业模式不清晰等困境。而以录播为主如正保远程、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等营收成规模的在线教育机构,尽管在商业模式和用户习惯上已经非常成熟,但却被认为过于陈旧。

  录播十年磨一剑 商业模式日渐成熟

  在经历过2013年“在线教育元年”之后,在线教育无论是从创业者案例还是从投融资热情来看,均日渐成熟,与此同时,围绕着在线教育的热点话题之争,却仅仅停留在概念上。大数据、O2O、云教育、翻转课堂、实时互动、移动学习……在当前各种在线教育热词中,录播并不为舆论所看好,但这并不妨碍它仍是当前在线教育中最主流的教学模式。

  “盈利模式尚在探索中”,这是目前行业提到最多的一个话题之一,然而,北京商报记者在盘点在线教育机构时却发现,那些活得相对滋润的机构们都是以录播为教学手段:上市公司中,正保远程教育和新东方在线的营收分别超过4亿元和2亿元;作为成立时间达五年之久的学而思网校刚刚宣布用户超过100万,并预计该年度营收规模超过1亿元;对于成立十年的黄冈中学网校而言,其校长汪建宏则放出豪言要做到10亿元的营收。

  在谈到以录播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为何遥遥领先时,业内人士认为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录播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它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录视频-卖课程,这种商业模式最大的特点是成本固定,后期的边际成本接近零。另一方面,通过十余年的培养,录播模式的用户习惯已经日趋成熟,包括当前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市场—远程学历教育,均采用这种模式。

  “事实上,以录播为主的网络课程实际效果比想象中要好得多,以学而思网校为例,它的用户群大多数来自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表面来看,大城市培训机构竞争非常激烈,为何网校还有市场?道理很简单,越是大城市,教育培训越是刚需,学习者付费意愿越高,这一点并不会因为它是线上还是线下而有显著差异。”学而思某负责人表示。

  直播为后起之秀 受追捧遭盈利大考

  尽管录播模式看起来比较容易复制,而且商业模式也十分清晰,但是在当前的创业者那里,它并不受待见。某K12在线教育创业者曾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最开始做了一个视频库在线平台,并请来了最好的教师资源,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本以为我们把所有的科目所有的章节知识点都录下来,好比一个课程超市,学生想学什么就可以选择什么,但在实际教学中才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很多课程录制好了根本没人看”。后来,他决定向直播课程方面转型。

  从世纪佳缘CEO任上辞职后,龚海燕选择做在线教育,而她对直播课程似乎更加偏爱,在她先后推出的三个在线教育产品中,91外教网和那好网均为以直播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

  “在线教育做了很多年,但前些年基于宽带和技术的限制,一直以录播视频课程为主,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这些限制正在得以解决,这为直播课程发展提供了新机遇。”龚海燕认为,相较于录播课程,直播课程具有互动性和现场感,也更能唤醒学生的学习热情。

  另外,对于今年以来在线教育的“土豪”—声称拿出10亿元颠覆传统行业的100教育来说,也同样是以直播课程为主。100教育表示要用互联网思维中的免费策略来做在线教育,至于何时盈利并没有提上日程。除此之外,对于其他一些新成立的、以直播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仍遭遇着盈利模式大考,目前多靠融资存活。

  对于当前大热的直播课程,北京商报记者曾在多个平台上有过学习体验。与传统录播相比,直播平台融合了一些互联网创新功能,例如在大数据应用方面,老师在讲完一个知识点后,可以通过实时统计和数据分析快速得到反馈,从而把握好课堂节奏。

  教学效果是王道 直播录播仅为手段

  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当前都不得不面临着完成度低的问题,这在以录播为主的昂洛克城那里表现得尤为明显,据业内人士透露,录播课程的完成度甚至不到20%。即使是在业内大热的MOOC,据宾夕法尼亚大学对三大MOOC平台之一Coursea上面16门课程的100万名用户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去年底真正完成率正由6%-7%下降至4%左右。

  作为既做在线直播又做录播的业内从业者,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对这两种模式深有感触。他认为,即使是对于职业教育这一自制力较强的刚需群体来说,录播课程对于学习者来说仍十分痛苦,即使后来尝试把课程剪成小段小段的微视频模式,效果也没有显著性提高。对于直播课程的未来,欧蓬却表示看好,他从学习效果方面与传统线下培训对比举例称:“线下教授学生可以假装听懂,老师可以假装学生听懂;但在直播课堂,学生不满意直接掉线,对老师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目前来看,即使是以录播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也并没有停留在“录视频”层面,而是在录播基础上做一些外围延伸。以K12领域的慧学院为例,尽管其所有课程均来自如北师大附中、天津南开中学、河北衡水中学这样的名校名师,但其在教学过程中却引入了游戏化手段,试图以一种寓教于乐的方式来提高学习者兴趣。

  “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归根结底都只是一种教学手段,很难具体说哪一种好哪一种不好,而且各自适用的用户群体、教学领域也不尽相同。对于学习者而言,能够最大程度获得教学效果才是最适合的。”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员吕森林表示。

来源:北京商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