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土壤污染还需出重拳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7-31 16:38围观1045次我要分享

  去年以来,我国接连出现“镉大米危机”、“武汉有毒土地天价修复”、“广州重金属蔬菜”等事件。由此,土壤污染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如果说大气污染是我们的‘心肺之患’,那么土壤污染就是我们的‘生命之虞’。”这句话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储亚平在7月4日的土壤污染联动监督部门汇报会上说的。

  那么,作为农业大省的河南,土壤状况如何,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呢?

  土壤之殇

  今年5月下旬,位于濮阳市清丰县阳邵乡西志节村的200亩莲藕地,因为一家毛巾印染厂往河里偷排污水,导致莲藕溃烂。

  对此,储亚平认为,土壤污染导致植物无法生长仅是表面上的危害,真正的危害在于工业污水灌溉庄稼后,工业污水中大量的重金属会滞留在土壤中,最终导致农产品受到污染。

  这仅是当前一些企业无视环境、肆意污染环境的一个例子。

  4月17日,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

  这份从2005年4月到2013年12月、历时9年完成的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显示:截至2013年12月,全国16.1%的土壤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中度和重度污染的土壤面积为2.6%。其中,19.4%的耕地土壤被污染,2.9%的耕地土壤受到中度和重度污染。这也就意味着,在18亿亩现有耕地中,有3.5亿亩耕地被污染,有5000多万亩耕地已经无法使用。这说明国家层面已经意识到土壤污染问题的严重性。

  同时,调查数据显示,尽管我省土壤环境质量状况整体向好,但局部区域的土壤污染状况不可忽视。

  如新乡市化学原料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等行业的发展经历了较长时间且已初具规模,特别是新乡市为我国电池生产基地,在电池生产过程中会排放含有镉、镍、铅等重金属的废水、废气,导致该市部分区域土壤受到不同程度的重金属污染。同时,新乡市是全国粮食主产区,化肥、农药、农地膜的大量使用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土壤污染。

  再如以工业为经济支柱的济源市,目前已形成钢铁、铅锌、能源、化工、机械制造、矿用电器六大支柱产业,成为全国最大的铅锌基地和我省重要的钢铁、能源、化工、机械制造基地,涉重金属企业污染物的排放成了该市土壤污染的“症结”所在。

  从省环保厅提供的数据来看,18个省辖市中除郑州、鹤壁、濮阳土壤质量状况较好外,其余地市均存在污染物超标现象。其中,洛阳、平顶山、安阳、新乡、焦作、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驻马店、济源存在无机物超标现象,以铅和镉污染为主;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焦作、许昌、三门峡、南阳、商丘、周口、驻马店、济源存在有机氯农药——六六六和滴滴涕超标现象。

  治理“毒瘤”

  “土壤作为生命之基、万物之母,其保护形势已日趋严峻。”省环保厅副厅长王争亚表示。

  土壤污染的严重后果,不仅使企业受到了直接的经济损失,同时增加了环境保护治理成本,也使社会稳定成本大增。从常州农药厂土壤修复需2亿元,苏州化工厂需数亿元至数十亿元等案例来看,由于土壤污染的复杂性,土壤污染修复所需的费用是天价的、采用技术是多种的、时间也是较长的。

  面对土壤污染,我省主要职能部门及地方政府早已着手进行分工治理,向污染“宣战”。

  “‘十二五’以来,我省共争取国家及地方专项资金约30亿元用于土壤环境保护。”王争亚说。

  记者从省环保厅了解到,今年,中央财政下达河南省2014年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资金2.5亿元,用于治理义马、灵宝、济源、滑县、新乡等地的土壤污染。

  “近年来,农业厅组织实施了测土配方施肥、土壤有机质提升、农业清洁生产、农用地膜回收、农药安全使用及绿色防控、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等农业技术推广项目或措施,对农业生产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农田土壤污染进行控制。”省农业厅副厅长艾赛提·扎克尔说。

  省工信厅副厅长聂春山告诉记者,工信厅坚持以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为重点,深入推进节能降耗、清洁生产、资源综合利用等工作,进一步促进土壤污染防治。

  此外,我省还对畜禽养殖业、产生一般固废的企业、城市和城镇居民区等方面也采取了积极的防治措施。

  “虽然我们不可能阻止有害物质进入土壤,但可以利用物理和微生物的办法进行降解,把伤害减少到最小。”河南省农业科学院植物营养与资源环境研究所土壤研究室主任黄绍敏说。

  尚需补课

  对于土壤污染的防治,我国采取了一系列重要的措施,也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不过,其间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容忽视:土壤污染状况数据更新不及时,不能客观准确地反映当前土壤环境质量状况;土壤环境保护方面还处于空白;土壤环境保护的专项资金尚未设立;还没形成成熟的防治技术体系;专业技术人员相当缺乏等,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王争亚建议,在国家的统一部署下,深入开展土壤污染状况详查,重点摸清耕地、林地的土壤环境质量状况。另外,按照国家和我省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要求,以工矿污染场地、铬渣、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为重点,在全省范围内开展重金属污染场地环境调查和评估工作,摸清我省重金属污染场地情况并建立信息库。

  一名基层环保局负责人认为,对于治理土壤污染,必须明确防治结合的政策初衷。在“防”的方面,应该通过完善一系列法规、强化监管、严厉处罚等先期引导手段,倒逼排污者选择清洁生产、减少污染的生产方式;在“治”的方面,国家已经明确将实施土壤修复工程,应当组织科研单位加快土壤污染治理修复的技术攻关,并尽快逐步建立土壤污染治理修复技术体系,有计划、分步骤地推进土壤污染治理修复。

  艾赛提·扎克尔表示,我省应尽快建设农产品产地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体系。同时,建议省人大常委会尽快组织起草制定《河南省农产品产地环境保护条例》,使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尽早纳入法制化轨道。

  业内人士认为,还应该加快推动国家和地方政府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建立健全国家污染场地管理体系和土壤污染责任终身追究机制。大力发展土壤、地下水污染修复产业。

  据了解,土壤环境保护法已经被列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计划,这将为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

来源:中原经济网—河南经济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