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园带薄弱园“1拖N”会否摊薄优质资源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8-22 13:36围观974次我要分享

  “进我们幼儿园比上高中、上大学还要难。”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幼儿园的园长汪芳说。汪芳所在的幼儿园是陇南市的省级示范幼儿园,每年的招生季节像汪芳这样的园长都尽量不接手机,因为各种“托关系”、“求情的”太多,最好的办法是“都不理”。

  “入园难”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坊间流传着“公办园靠关系、私立园靠票子”的说法。于是,2010年,国务院发文开始实施学前3年行动计划,力图解决这一难题。

  据教育部公布的消息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共有幼儿园19.86万所,比2010年增加4.82万所,增长了32%;在园幼儿达到3895万人,比2010年增加918万人,增长了31%。

  “3年行动计划”已经收官,不少官员指出,“入园难问题已经初步得到缓解”。

  为什么幼儿园的数量增加了,但家长的心理感受并没有明显的转变呢?

  “入园难”、“入公办园难”、“入好园难”并存

  “我觉得学前教育从来都没有像这几年这样受重视。”在第四届幼儿园园长大会上,不少园长这样说。

  学前3年行动计划保障了地方政府对学前教育相对充足的投入。黑龙江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徐梅介绍,黑龙江省2010年到2013年在学前教育上投入累计达60多亿元。

  成绩是空前的,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全国学前教育的毛入学率仍然不到70%。也就是说,到2013年年底全国仍有30%多的适龄孩子没有幼儿园可上。

  而且随着“单独二胎”的放开,未来一段时间学前教育的压力还会增加。而且“二胎”的压力似乎比想象的还要大。“如果对可能到来的压力没有足够的预判,将来还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手忙脚乱。”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王化敏说。

  她不久前就在北京郊区看到,一个不大的教室里挤着上百个孩子。这就是没有资质、教育质量无法保证的“黑幼儿园”。

  为什么这么多孩子选择上“黑”园?

  因为老百姓身边的民办幼儿园收费太高,而“物美价廉”的公办园则太少。目前学前教育在幼儿园总体数量仍然存在缺口的情况下,公办园的缺口更加明显。

  从政府投入很大的黑龙江的情况来看,3年来共改扩建、新建了将近2000所公办幼儿园,但是公办幼儿园的比重仍然没有超过三分之一。

  一位来自南方发达省份的园长介绍,虽然现在政府明确规定,所有新建小区都要有配套的幼儿园的建设,但是,不少地方政府接手幼儿园后没有多久便转给了私人。

  而今天,民办幼儿园的质量良莠不齐是真实存在的。与国外很多私立教育机构拥有慈善或公益性质不同,我国很多民办园把挣钱放在重要位置。他们在想方设法地节约成本。由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主持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政策研究”课题组,通过对2012年国内19个项目区(县)104所幼儿园(49所公办园、55所民办园)的深度调查,研究表明,民办园普遍存在的节约成本的最主要方式是:压缩玩具、教具的花费;减少水电费、取暖费的开销;降低教师培训费的支出等等。“这样的‘省吃俭用’,其代价是民办园保教质量的下降。”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人员说。

  在这种情况下,另一个矛盾就显现出来:“经常有人找我帮忙进幼儿园,以前他们可能会说‘有个幼儿园就可以’,但现在会说,‘附近的公办园就可以’。”厦门市教科院的蔡蔚文老师说。

  所以,在“入园难”、“入公办园难”矛盾并存的情况下,“入好园难”又使得“入园难”的困境层次更加多样和复杂。

  优质园带薄弱园“1拖N”会不会摊薄优质资源

  为了更快地提高幼儿园的教育水平,不少地方都采用了一个优质幼儿园带几个薄弱幼儿园的做法,或者是把一个示范幼儿园做成培训基地,负责带动周边幼儿园共同发展。

  这种“以强带弱”的“1拖N”的模式,能在短时间内解决一个幼儿园的办学理念等重大问题,可以快速地使一个幼儿园发生转变。成都市机关二幼的园长贺芳有18年的幼儿园园所管理经验,现在,贺芳园长由原来的一所幼儿园的园长,成了3所幼儿园的园长。

  但问题是,当新的幼儿园快速建成而成熟的幼儿园管理者不能快速补充的时候,原来的优质资源就可能不堪重负。采访中,很多“示范园”的园长都表示压力“山”大,原来的管理团队“标配”是“一正、两副、三个教务主任”,但是,现在这样的配备不行了,一个“班子”可能要复制到几个幼儿园,也可能要不断地产生“班子”,以便能迅速输送出去。一位园长说,作为示范园的他们担负着培训基地的功能,他们下面挂靠着十四五所各种性质的幼儿园,作为龙头的幼儿园要从办园理念、教师培训等方方面面对其余幼儿园进行培训,压力可想而知。

  “我们也有难处,”一位教育管理者介绍,国家这两年对新建机构原则上要求“撤一个建一个”,所以,纷纷“办分园”也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民生领域的管理不能一刀切。”这位管理者说。

  出路:开启第二个3年行动计划

  “总体上看,学前在整个教育体系中还是短板,长期的矛盾和问题还很难短时间解决。”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副巡视员姜瑾说。

  甘肃陇南的汪芳园长介绍,虽然专项资金解决了幼儿园的校舍问题,但是“教学设备、教学教具等的投入还需要很多。”为了解决这些实际问题,汪芳过上了赊欠的日子,现在还有一二百万元的债务。

  姜瑾介绍,教育部正在准备启动第二期学前三年行动计划。“第一个3年,初步缓解‘入园难’,再用3~4年主要是解决学前教育科学化问题,现在我国的学前教育正处在‘爬坡’、‘过坎’的过程中,教育部正在会同发改委和财政部共同谋划第二个3年行动计划的各方面问题,使‘国十条’的很多问题真正落到实处。”姜瑾说。

  另外,还要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

  王化敏介绍,北京的顺义区也属于远郊区县,但那里的“黑园”并不多,“就是因为顺义的公办园非常多,大多数孩子都能到公办园去就读。尤其是在农村,不用非要盖多大、多漂亮的幼儿园,小规模、混合班都可以,可以解决当地的实际问题就可以。”王化敏说。

  再有,还要下大力气进行师资队伍建设。

  “幼儿园的本质使命就是促进儿童健康快乐成长。这就要求我们把教育质量放在首位。”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虞永平说。好的教育质量一定要求有高水平的园长和高素质的教师队伍。

  另外,在当前幼师队伍极度缺乏的情况下,不少园长建议,那些已经接受了高等教育的非幼师专业的人才,如果有爱心、有责任心,可以通过培训获得教师资格证补充到幼师队伍中来。有经验证明,这些人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同时又热爱幼教事业,他们在幼教行业中往往会走得更好、更远。毕竟“幼教行业除了有专业知识的要求之外,更需要从业者的爱心、耐心和责任心。”王化敏说。(记者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