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科学仪器共享指数全国第二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09-15 14:41围观1081次我要分享

  近几年,伴随全国范围的产业结构调整,大量效益不高、污染环境的工业企业开始从一些城市的中心城区消退。搬迁企业留下的大量土地为规模不断升级的城市建设提供了土地资源,然而,混杂在其中的污染土地也逐渐增加。

  连日来,杭州(楼盘)城东的一顶超级遮臭帐篷引发全国关注。在这顶高36米、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白色充气大棚下,是一片重度污染的土壤。

  报道称,充气大棚所处地块是杭州农药厂旧址,施工方在实施土壤修复作业时,为防止土壤中的刺激性气味扩散,才临时搭建了大棚。这地块的土地修复早在09年就启动了,遭到市民的多次投诉,去年还一度停工,而修复这地块不仅耗时一年,整个工程费用将超过一亿元。

  杭州的这一案例只是中国治理“毒土地”的一个缩影。日前,曾被称为“中国汞都”的贵州(楼盘)万山特区拟投资20亿元对4783亩污染耕地进行修复。据悉,万山汞矿因资源枯竭于2001年关闭,而之后十多年,当地居民仍然饱受离异、失业、汞中毒甚至死亡的困扰。

  与此同时,7月22日,《河北省国土治理条例(草案)》提交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初次审议,条例草案强化了政府责任。草案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国土治理工作的完成情况纳入对所属有关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及其负责人年度考核的范围。

  不久前,湖北省国土资源厅也下发通知,对全省土地整治项目来一次拉网式“大检查”,要求各地完成自查及核查。

  有业内人士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土壤污染一直被忽略。直到近年“汞都”、“镉大米”、血铅超标等事件不断曝光,土壤污染的治理才开始真正得到重视并走进公众视野。

  神秘的土壤普查

  武汉(楼盘)二环内,汉江南岸,一片梯形地块被围墙围起,这就是位于汉阳赫山的武汉某农药厂原址。从高处俯瞰,围墙之内,条块纵横,片片斑驳,与周边高楼林立的景致形成鲜明对比。现在,当地政府正在付出巨大努力,修复这块受污染的“伤疤”。

  仅武汉在最近两年就出现过三起较为严重的毒土地事件。从全国范围看,北京(楼盘)、广州(楼盘)、湖南等地亦有类似情况发生。

  此前,据权威数据显示,全国仅受重金属污染的农业耕地就有2000万公顷,即使采用成本较低的植物修复法,其修复资金也将达到6万亿元,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六分之一。

  其中,受矿区污染的土地200万公顷,石油污染土地约500万公顷,固体废弃物堆放污染约5万公顷,“工业三废”污染耕地近1000万公顷,污染农田面积达330多万公顷。

  而根据2011年12月15日公布的《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的规定,“十二五”期间用于污染土壤修复的中央财政资金为300亿元,修复资金缺口巨大,这使得我国土壤污染治理特别是重金属污染治理及修复工作面临巨大压力。

  今年4月,环保部和国土部更是联合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下称“《公报》”),数据显示,全国土壤总的超标率达到16.1%,总体不容乐观。《公报》的调查结果还显示,全国中度以上污染土地约5000万亩,南方土壤污染重于北方,西南、中南地区土壤重金属超标范围较大,全国土地镉含量增幅最多超过50%。

  事实上,这是我国首次官方公布全国土壤普查结果。此次普查环保部耗时近8年,预算资金高达10亿元,实际调查面积约630万平方公里,但上述数据却一直没有公布。

  有专家表示,在没有整体治理方案出台前,全国污染土壤状况一旦公布,将可能引起不必要的担忧和经济损失。

  上述说法亦得到了验证,在《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发布前一个月,《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率先出炉。在此前,环保部制定已经先后发布《污染场地土壤修复技术导则》、《场地环境调查技术导则》、《场地环境监测技术导则》、《污染场地风险评估技术导则》、《污染场地术语》等5项污染场地系列环保标准。

  “抢钱”千亿市场

  据了解,《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提出依法推进土壤环境保护、坚决切断各类土壤污染源等多项目标,计划重点是要实施重度污染耕地种植结构调整,开展污染地块土壤治理与修复试点、建设6个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示范区。

  业内为此算了一本账:据环保部估算全国中度、重度污染土地约5000万亩,如按照50%的受污面积处理,即2500万亩地,按照挖3米深的标准,每立方米1.9吨,如每吨土修复需1000元左右,则治理需要超过万亿,所需资金远超大气污染和水污染治理计划。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道,国家为确保粮食安全,已经先后多次表示必须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而近两成的受污染耕地不可能全部变更其使用用途,大规模的土壤修复工作将不可避免。

  嗅觉敏锐的资本闻风而动,纷纷开始涉足这一新兴产业。根据记者的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上已有十多个土壤治理概念股,其中天瑞仪器和华测检测主攻土壤检测领域,东江环保、永清环保、维尔利企业主营土壤修复技术及工程,而东方园林、铁汉生态则提供园林绿化和生态修复服务。

  此前,天瑞仪器董事会秘书肖廷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前几年的全国土壤普查中,国家环保部曾向天瑞仪器购买重金属检测设备。近年来天瑞仪器的重金属检测设备销量略有提升,但短期内没有太大的市场需求。“检测设备主要用于前期的普查工作,销量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肖廷良说。

  在土壤修复工程上,铁汉生态一直占有技术优势。该公司去年年报数据显示,其生态修复产品带来的营业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将近三成。但铁汉生态的董事会秘书杨锋源表示,实际上铁汉生态在土壤修复的业务上并不多,而且近年来所占比重逐渐降低。

  相比之下,一直作为园林行业龙头的东方园林开始瞄准这一庞大市场,试图开辟新的利润增长点。东方园林在2013年年报中提到,受中央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审计力度的影响,对“市政园林工程的推进造成一定压力”。但与此同时,当前严峻的生态环境亦为东方园林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趁势转型成为可行之选。

  今年6月,东方园林与美国知名环保集团TETRATECH签约并开展合作项目,董事长何巧女表示,东方园林目前正专注于小流域水生态治理、土壤修复和矿山修复。截至目前,东方园林已经分别与清华、人大、北京林业大学等国内高端学府、研究机构建立研究院和合作平台,其进军土壤修复市场显得雄心壮志。

  面对资本市场的躁动,华中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涂书教授如是感慨,“国家画了一个很大的饼,但是还没有往里面投东西,很多企业都盼着中央财政投入。”

  近年来,作为湖南一家环境修复企业技术顾问,涂多次参与污染修复工作。涂书新教授最直观的感受是,环境工程专业这几年终于“热”了起来,以往学生多愿读研读博,现在本科毕业都被招走了,连以往老大难的女生,都很抢手。

  “这个行业急缺专业技术人才,刚毕业年薪过10万都很正常。”他还特意提到有学生去了北京建工公司,该公司隶属北京建工集团,是国内最早承接场地修复项目的企业。今年2月21日,该公司宣布启动创业板的上市计划,被媒体称为“挖出来的”上市公司。而目前每年新增加的大小企业,至少有100家。

  土地修复亟待规范

  这些受到污染的场地背后所隐藏的更大的危害,是它们未经环评和治理便悄然进入正常土地开发使用流程。

  “土地修复的市场空间很大,但是很多项目都不太规范。”一位从事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多年的研究员表示,依据他参与项目的经验,目前评估和验收是土壤修复中的重要环节,但现在缺乏统一标准,一些官方机构并无专门做土壤评估的专家。他还补充道,行业没有标准,直接结果是无资质公司浑水摸鱼,验收混乱,另外报价虚高。

  “在没有统一的评估和验收标准前,很多公司想进来抢钱,以为买两个挖土机,请两个工人就行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更是如是形容中国的土地修复市场。

  他称,目前修复行业包括三类,一是地方政府主导和高校、研究所以及公司组成联盟。其中,武汉市的“污染场地土壤修复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即是由中冶南方都市环保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牵头,中科院武汉岩土力学研究所、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等四家单位共同组建,是国内最早的修复联盟。另外就是独资公司和外企。

  “成规模的公司,以国企为主,大公司都是先拿到标,然后找下面的小公司来做。”他说,而招标环节,则是“各显神通”。

  “很多是内定的,外地修复公司很难打进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称,外企很难拿到标,原因是没有在国内的修复经验,另外,不同城市之间,没有官方背景,夺标也很难,除非是像北京建工这样的有实力的大公司。

  据透露,大型国企财力雄厚,一般都会提前盯梢热点项目,并安排技术人员做研究。只要一公布招标,就有完备的方案。”

  除了招标混乱,毒土地治理价格也非常昂贵。湖北省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举例称,广州的广氮地块,从2004年开始就备受开发商关注,因广州氮肥厂早已破产,被纳入政府储备用地,并规划做保障性住房,用地性质由工业性质,转为居住性质,修复资金由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承担,也是广州第一块成功完成土壤修复的住宅用地。

  该地块的土壤污染类型,主要为有机污染,,总石油烃和多环芳烃,合计污染面积11290平方米,污染土方量5963立方米。据透露,整个工程实际耗资六百万左右,而此前官方预算为六七万。

  “这个项目打破了行业潜规则,很多同行不高兴,说我们把行情错误引导。”一位参与该项目的专家表示该专家无奈表示,“其实治理费用并没有那么昂贵,研究所不赚钱,交给公司就不这样了。”他称,我国有环境法、大气污染法、水污染法和固体废弃物污染法等,但对土壤污染却没有明确的规定。法规不完善,就难以对此有效监管。

  中国环境修复网执行主编高胜达说,除了项目资金的监管,土地的检测评估也很难坚持。修复是一个系统工程,整个过程都应该有科学合理的设计和严格的监管。即使修复完成,也需第三方检测机构对修复结果检测评估,并持续跟踪数年,以保证修复效果。而现实情况并不乐观。

  他称,近年由于需求较大,而国家对这个行业没有资质规定,没有准入门槛,因此许多普通土方施工公司也进入了这个行业。有的企业甚至只是将污染土壤挖出、转移、再填埋或者干脆堆放在郊区或者农村了事,极大增加了二次污染的几率。据了解,环保部已经开始推进行业管理、制定相关的规范,包括准入制度、专业资质等。

来源:昆明日报(昆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