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率先收集土壤修复信息数据建行业标准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0-08 11:50围观999次我要分享

  相对于工业污水的处理,工业污泥的处理更具挑战。因为工业污泥一方面含有生产废水中的化学成分,属于危废类,另一方面又可以转化成土壤改良剂,帮助恢复生态环境。

  事实上,工业污泥的处理只是土壤修复产业中的一小部分。

  近日,在杭州出席2014污染场地治理修复研讨会时,金隅环保公司党委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刘科对记者说,土壤污染现象在全世界很多城市都存在,土壤修复在全球都是新产业。

  “破坏容易修复难,在民众因不断出现的污染事件愤怒不已,国家重拳治理的背景下,随之而来的是万亿土壤修复市场的启动。”

  业内人士表示,面对这个全新的产业,资本和企业虽蠢蠢欲动,但受制于资金、法律、技术等多方面的门槛,使得市场推进难以提速。

  土壤治理刻不容缓市场迎来发展新机遇

  在先后出台水污染和大气污染治理条例后,国家治理污染的重拳,开始向土地问题砸下。

  “新近出炉的这份公报是国家层面首次披露全国土壤污染状况的调查结果,可以说,当下全国的土壤污染情况不容乐观。尤其是耕地和工矿废弃地的土壤环境问题尤为突出,对土壤的治理刻不容缓。”近日,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土壤污染与控制研究室主任李发生研究员对记者说。

  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在于,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用于污染土壤修复方面的投资有近1000亿美元。而在中国,第一例污染土壤治理工程出现在2004年,当时北京地铁五号线施工过程中,被污染的土地熏倒了进行挖掘作业的工人,这才引起政府重视,组织企业开展污染土壤修复治理。当时接手这一项目的,正是隶属于北京金隅环保公司。

  “与大气污染、水污染相比,土壤污染治理起来成本高、周期长、难度大。”李发生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从长远来看,国内土壤修复是一个接近万亿元市场规模的巨大市场,而未来五年这一市场将会全面启动。根据早前发布的《全国土壤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将拨款300亿元用于全国污染土壤修复。今年6月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表示,今明两年将有多个土壤污染防治政策出台,并预计2015年我国土壤修复市场规模将超过400亿元, 2020年土壤修复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元。

  市场规模庞大行业现状相对无序

  业内人士表示,受到污染的场地背后所隐藏的更大危害,是它们未经环评和治理便悄然进入正常土地开发使用流程。

  “土地修复的市场空间很大,从全国来看估计需要上万亿的资金,但是很多项目都不太规范。”一位从事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多年不愿具名的研究员表示,依据他参与项目的经验,目前评估和验收是土壤修复中的重要环节,但现在缺乏统一标准,一些机构并无专门做土壤评估的专家。他还补充道,行业没有标准,直接结果是无资质公司浑水摸鱼,验收混乱,另外报价虚高。

  “在没有统一的评估和验收标准前,很多公司想进来抢钱,以为买两个挖土机,请两个工人就行了。”昨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更是如此形容中国的土地修复市场。

  此外,李发生透露,除了项目资金的监管,土地的检测评估也很难坚持。土壤修复是一个系统工程,整个过程都应该有科学合理的设计和严格的监管。即使修复完成,也需第三方检测机构对修复结果检测评估,并持续跟踪数年,以保证修复效果。而现实情况并不乐观。

  “近年由于需求较大,而国家对这个行业没有资质规定,没有准入门槛,因此许多普通土方施工公司也进入了这个行业。”李发生说,有的企业甚至只是将污染土壤挖出、转移、再填埋或者干脆堆放在郊区或者农村了事,极大增加了二次污染的几率。

  通过收集信息数据,浙江尝试建立行业标准

  刘科对记者说,很多新的工业园区都会有严格的排放标准,而一些老的工业园区、厂区,有可能因为当时没有严格的排放标准导致水污染、土壤污染。这些污染的土壤,就需要修复。经过修复过后,才可以重新利用,土地的价值也才可重新得以体现。

  土壤修复有哪些方式?金隅环保公司副总经理叶勇说,根据具体情况,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方式都会有,而由于土壤修复的复杂,其周期也会比较长,价格也不可低估。

  叶勇说,土壤修复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世界其他地方也同样存在,法国也曾发生因土壤铅超标而对周围居民、动物产生不良影响的案例。

  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是,环保部已经开始推进行业管理、制定相关的规范,包括准入制度、专业资质等。

  今年5月,国家环保部专门印发《关于加强工业企业关停、搬迁及原址场地再开发利用过程中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这是个强制性标准,要求工业土地再利用时必须进行环评,评估其是否有健康风险。”刘科说。

  相较于全国而言,浙江对污染场地环境管理走得更远。从2011年开始,浙江对各类关停并转遗留或遗弃的污染企业原址用地,开展了场地污染风险排查工作,并下发了一系列行政法规和技术规范。

  浙江省环境科学学会秘书长金均对记者说,从去年开始,浙江还着手建设场地信息库,汇总、分析全省污染场地信息,为污染场地再开发利用的安全监管提供科学依据。

来源:杭州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