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边远山区实验素质教育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0-28 09:51围观1009次我要分享

  素质教育,在很多人眼中,是较发达地区学校的“专利”。但在地处边远山区的宁夏固原,却有一所学校不信这个“邪”。近年来,固原一中大胆尝试以兴趣社团为支点的素质教育,迄今已发展出34个社团,收获了不少奖项。同时,高考(微博)也取得亮眼的成绩。他们走出了一条怎样的素质教育之路,有哪些值得借鉴和推广的经验?记者近日走进固原一中,一探究竟。

  “想不到,边远山区竟然能走出一位天文奥赛获奖者”

  “原以为,高中生活肯定很单调、枯燥。”但固原一中的社团招新活动,颠覆了新生何立群的想法:“那次招新是在一次课间,老师鼓励和指导我们根据兴趣来选择社团,让我兴奋了好一阵子!”何立群选择的是“天狼星”,一个天文爱好者社团。不久前,他在社团组织下,第一次通过天文望远镜观察星体。

  在固原一中的众多社团中,“天狼星”地位特殊,它的历史标注着这所学校的社团发展轨迹。2007年,几位高中生组成了一个天文爱好者小组。原本只是个小打小闹的兴趣社,却因为组织者沙永强的一次大胆行为而声名大噪。这一年,第五届全国中学生天文奥赛在北京举办,沙永强自己报名参赛,取得优秀奖。

  “想不到,作为边远山区的固原竟然能走出一位天文奥赛获奖者。”固原一中团委书记魏红海震惊了。看到沙永强回到固原作报告,不少孩子围着他久久不愿散去,魏红海萌生了成立天文社团的念头,这个想法得到了固原一中校长薛吉强的支持。

  2008年4月,天文社团“天狼星”正式成立。2009年,“天狼星”参加在广州举办的天文奥赛,第二任社长毛亚宁作为唯一入选的西北赛区选手,以总分第二的成绩获得一等奖,并入选国家队三人小组。

  “天文社优异的表现让我们成功申请到2010年天文奥赛主办权,更重要的是,学校决心以社团为载体,以特长和兴趣为突破,进一步推动素质教育。”魏红海介绍。

  如今,学校已经先后成立34个社团。不仅有热爱运动的足球俱乐部,还有喜欢漫画的翼漫社;不仅有浸淫于编程之中的电脑社,也有手持画笔的影竹画社。还有很多社团的名字让记者“大开眼界”:“现代视觉系文化研究社”“B-box社团”……

  “通过自我发展,提升综合素质,而不仅仅是分数”

  “社团活动是我们在素质教育上做出的一个尝试。”薛吉强说,“目的是发展学生的特长与兴趣,通过特长教育,既要让孩子们成才,更要让他们成人。”

  大胆的尝试早在2005年就已经开始,这一年,固原一中在学校设立了特长部,把中考成绩平均不到300分、入高中无门但有特长的学生,特招进固原一中特长部分类培养,这在整个西北,都算开了先河。2011年搬迁后的新固原一中,为特长部设立近10000平方米的专业艺术教学楼。一些大城市才可能出现的标配,竟然出现在一个山区高中,凸显出特长部的受重视程度。

  关于素质教育,薛吉强还说过,“很多东西是靠书本无法教的,这就促使我们尝试让孩子们将书上学到的去实践、去磨砺、去成长。通过自我发展,提升综合素质,而不仅仅是分数。”

  基于这种理念,固原一中进行了一系列创新。

  在固原一中的一大片西红柿地里,学生们在埋头忙活着。这里,是学校专门开辟的一块开心农场,要求每个班级认领一小块地种植庄稼。这让很多没干过农活的城里孩子对“汗滴禾下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类似的创新做法还有很多。比如提出“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以训练为主线”的教学思想并纳入考核,40分钟的教学时间不能教师唱独角戏,要给予学生足够的时间训练和提问,激发学生的自我学习能力;提出激情上课的理念等。

  固原一中还打破传统的以班级为单位建立团组织的做法,将团组织建在了社团,社长担任团支部书记,实现了团支部、学生会和社团三个组织、一套人马的新型学生组织模式。魏红海认为,正是素质教育的推动,大大提升了学生沟通、协调、组织等各方面能力。

  “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找好平衡点是关键”

  在很多山区人看来,高考是孩子迈出大山的最好途径。在这种背景下进行素质教育,有风险,也产生了分歧。那些高三孩子的家长更是担心:“孩子进固原一中,不就是为了将来能跳出大山、考进好大学吗?”

  “进入电脑社,交到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编程提升了我的逻辑和数理思维,最重要的,通过互助和思考,找到学习的方法,我的成绩一直稳定在前列。”高三(2)班的窦畅说。

  不过,窦畅的父母却反对他参加社团活动,担心孩子沉溺于电脑。“社员们心里都清楚,兴趣与学习不能顾此失彼,我们会自己控制好时间。”窦畅表示。

  类似的对立,并不鲜见。一位校领导坦言:“推动之初,不少老师对于各种尝试都有抵触,认为这样既占用了孩子们的学习时间,也增加了老师们的工作量。”一位班主任说:“这些活动占用了学生的学习时间和精力。特别是参加了社团的学生,自主性、独立性一般比较强,不会太服帖地听话。”

  因此,一方面,固原一中的社团活动时间,采取强制措施,即不得占用每周的社团活动时间,违规老师将扣减分数,影响年终考核。另一方面,则对教学创新加大了分配激励奖励机制上的倾斜,比如激励全面发展,提高综合素质而开展的“校园之星”“我最喜爱的老师”“道德讲堂”“十大模范班集体”创建等活动。

  在薛吉强看来,“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找好平衡点是关键。”因此,学校也要做出一些妥协,比如,所有的社团在负责人进入高三后,都要进行改选,让低年级学生担任社长。同时,高三学生的社团活动时间也大大减少,不再有行政方面的强制。

  “实践证明,我们的这些新尝试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升学率。在固原这样的边远山区进行教育改革尝试,能给更多学校提供可借鉴的范本。”薛吉强说。

  原标题:在边远山区实验素质教育(透视·教改个案)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