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用新兴信息技术打造智慧教育升级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0-30 09:53围观1021次我要分享

拥有数字化校园400多所,100%学校实现千兆互联

——宁波打造智慧教育升级版

  未来三年里,宁波市主要建设“一个门户,三个平台”。一个门户是指宁波智慧教育门户网站,该网站将提供智能登录、资源商城、应用管理、信息发布、交流互动等基本功能,同时支持各种终端。

  三个平台分别为智慧教育学习平台、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和智慧教育云平台。

  “你看,如果河道水质监测系统监测到水中含氧量低了,会自动开启氧泵;学校老师的车进校门,无须办理通行证,通过智能识别即可放行……”在近日举行的2014全国智慧教育高层论坛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工作者来到宁波经贸学校走访参观,该校利用物联网技术打造的“智慧校园”,令参观者耳目一新。

  近年来,宁波市力图应用云平台、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信息技术,突破传统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瓶颈,架构起应用智能、覆盖全面的智慧教育服务体系,打造智慧教育升级版。

  投入8亿元

  促进教育高位均衡发展

  近日,2014全国智慧教育高层论坛在宁波举行,论坛主题为“开放·创新·融合”,启动了中国智慧教育发展与创新联盟。宁波市在论坛上作了专题介绍,并绘就了未来三年智慧教育发展蓝图。

  从上世纪末起,宁波市启动教育信息化建设,并于2006年在全国率先提出以校园数字化为抓手,推进教育信息化的建设思路。2006年到2012年,在继续提升学校硬件设施设备的同时,着重在软件、教师队伍上进行提升。“从2012年开始,宁波教育信息化建设进入了突破期,主要标志是这一年宁波市政府率先提出了智慧教育的概念,从课题的角度对智慧教育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一方面力图应用云平台、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信息技术,另一方面突破传统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瓶颈与‘高原现象’,架构起应用智能、覆盖全面的智慧教育服务体系。”宁波市教育局副局长苏泽庭介绍。

  “通过这些年的努力,宁波的教育信息化建设取得了一些成果。”苏泽庭介绍,第一个成果是在教育信息化的基础上促进了教育高位均衡发展。在推进学校信息化方面,宁波开全国先河,率先制定数字化校园建设标准,从硬件设施、软件开发、资源建设、师资配备、应用开展等五大方面和45个指标制定建设数字化校园标准。目前宁波数字化校园有400多所,生机比达到4.3∶1,师机比达到1∶1,100%学校实现千兆互联,100%学校建有校园网,100%教室配备多媒体,基本实现了宁波教育信息化的高位均衡发展。

  “第二个成果是我们在教育信息化的过程中着重从机制、体制方面进行了探索和创新。”苏泽庭说,宁波市出台了教育信息化“十二五”发展方案,在教育信息化组织领导、机构建设、人员配备、经费保障等方面作出详细规定。近年来宁波市投入了8亿多元,推出了科技校园工程、农远工程、新课改保障工程、智能实验室建设工程等专项工程。宁波市规定,各个县(市)区每年必须投入所有信息化设施价值的15%以上,用于新增信息化设施,3%用于维护保养经费;每所学校必须建立信息中心,并享受中层待遇;24个班级以上的学校必须配备1名以上专业信息化教师等,切实从制度上保障教育信息化建设。

  近年来,宁波的不少县(市)区建成了区域教育云平台、智慧校园、3D打印数码互动实验室等,镇海区、宁波大学、宁波二中都已成为全国信息化项目示范区。

  体验智慧校园

  加速教育现代化进程

  “以前不知道智慧校园是什么,现在天天都在体验。”宁波经贸学校的师生对此深有感触,该校校园门口安装了车辆交通信息自动采集装置和视频抓拍装置,学校的车辆会自动放行;校园显示屏上会实时显示地下车库的车位数,让老师们停车方便又安全;实训楼自动安防门禁系统能主动识别身份,自动照明系统则会根据设定主动开关照明装置。

  宁波经贸学校中药专业教师姜辉对智慧教育应用深有体会:学校中药标本室里有很多珍贵的标本和药材,怕潮、怕高温,更怕火,需要有人现场监控。现在接入网络布点布线,安装温度、气体浓度等检测传感装置,可以在线监测,一旦超出预先设定的警戒线,还会自动报警。这样做不仅省时省力,关键还能保护珍贵药材。

  姜辉带记者参观了该校位于宁波鄞州区的中草药种植基地。“你看,这是采集控制土壤湿度数据的系统,假如测到土干了,这个装置就会自动喷水;这是控制灯光装置,能自动调节明暗;这里还将安装自动施肥、自动施加农药两个系统,就能进行远程监测、控制了。”姜辉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

  在宁波效实中学,既有利用“微课”教前学,又有通过“云录播”教后学,并借助试题库等完成学生的自主学习。智慧教育融入了学生学习的方方面面。

  “智慧校园的建设要适合学生的成长、要适合学生个性化教育的需要、要适合教师的发展。一个学校智慧校园建设好不好关键在于师生、家长积极参与的人有多少。”效实中学校长周千红说,在初、高中衔接,包括高三复习课的阶段采用微课的形式和效果都很好。今年暑假,该校推出了“银杏学院网络微课程”,共有154个视频,师生访问数目达到了11533人次。

  明确建设主体

  吸收民间资本投入

  在推进过程中,宁波市享受到了信息化给教育改革带来的一些变化,有效地促进了教育、教学的改革。宁波基于信息技术开设了虚拟数控、大气监测、天体研究等前沿选修课,并带动了课程资源、教学模式、管理手段、学习方式等深度变革,逐步实现由教师主体向学生主体的转型。信息化还有效推进了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宁波搞过一个项目,叫作“空中课堂”,专门在暑期推出,集合了全市的名特优教师面向全市的中小学生进行讲解,“空中课堂”还让优质教育资源惠及山区、海岛等偏远薄弱地区;信息化还体现了教育的服务属性,专门搭建了“校企通”服务平台,学生可以通过网络直接在平台上点对点找工作。

  “智慧教育将一改以往教育投入以政府为主的方式,创设政府主导、企业运行的基本机制。”苏泽庭说,我们将明确政府作为智慧教育建设主体的定位,明确公司作为市场化运营的主体地位,以开放合作和共赢互惠为原则,开展市场化营销活动,通过企业合作营销、流量分成、空间租用、交易税费等途径,扩大运营收入渠道,通过企业盈利支撑智慧教育可持续发展。

  宁波市政府三年内确保财政性教育经费的投入,第一轮计划中市政府投入1.4个亿,还将建立合作与激励机制,通过各种方式来吸收民间资本,激发各类主体投身智慧教育。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