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进入“爆发时代”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1-03 09:06围观963次我要分享

  身处不断变化的社会,不同年龄段的人都希望充实自己的知识,适应新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大学生和年轻白领尤为典型,于是依托网络平台分享各类知识、资源的线上教育应运而生。

  每天,下班回到家的北京职场白领柯小岚,都会拿出iPad打开“网易公开课”,接着之前的进度,花60分钟听完耶鲁大学《博弈论》的第3课……

  而柯小岚正是当下中国在线教育用户的一个缩影—利用零散的时间,补充一些通识类或实用型的知识,不断为自己充电。

  最近,作为“舶来品”的在线教育吸引了互联网巨头的目光,新东方牵手腾讯、百度入资传课网、阿里旗下的“淘宝同学”蓄势发力,注资在线教育,加上此前早已入局在线教育的网易,以及在美上市的欢聚时代YY……千亿级的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是否会迎来新一轮爆发期?

  三大主流模式占据市场

  柯小岚从四年前开始接触的“网易公开课”,算得上是国内在线教育的先行产品之一。而这仅仅是在线教育产品的一例。对比国内外现有的各种在线教育模式,这个行业的各类平台、产品已经是五花八门:

  一类是像网购商品一样,用户只要在平台上选择需要的课程,付款之后就能通过网页和客户端使用,对课程内容是否满意,直接在网站上给评价。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同学”、网易云课堂、百度是其中的代表。

  这类平台自身并不推出产品,而是为教育机构或个人提供录制、发布课程,交易和反馈提供技术支持和平台服务,课程的质量主要通过消费者的评价体现,好评的课程就算价格略高,也照样有很多消费者购买,相对没什么价值的课程,学生们会直言不讳提出来。8月21日,一向以课程直播、在线语音互动见长的在美上市公司欢聚时代,其旗下的“100教育”宣布推出开放平台战略,也谋划打响平台战术—以打造教育平台的模式吸引线下第三方教育机构入驻。

  对于出国留学、外语考证的广大群体而言,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等以语言学习为主的网校,或许更为熟悉。这些平台自制内容,由机构内的老师录制课程视频,发布在机构的平台,相对来说比较系统。新东方在线副总裁潘欣表示,新东方在2000年提前布局线上教育,目前拥有互联网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移动应用下载量也已经超过1200万。

  第三类模式则是近两年风生水起的“舶来品”MOOC。MOOC是英文massiveopenonlinecourses的缩写,意为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起源于美国,是将名校课程搬到网络平台上,搭配学习和管理系统,像真正的大学课程一样,如果你学完整个课程并通过考试,可以获得证书。

  一些互联网公司和机构正在让MOOC在国内“落地”。果壳网与美国的三大MOOC平台合作,让国内的自学者也可以利用美国名校的资源,还可以通过果壳网的平台与学习同样课程的中国网友交流讨论。网易则是承接教育部国家精品开放课程任务,与高等教育出版社主办的爱课程网合作,推出了中国大学MOOC,邀请国内985高校进驻,自今年5月上线以来注册用户已经有50万。

  线上线下各有利弊

  据了解,目前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细分领域:学前教育、中小学教育、高等教育、留学教育、职业技能教育、外语教育、兴趣爱好培训以及综合平台类。其中,职业技能教育、中小学教育以及高等教育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不过,尽管在线教育成为一些参与者提升自我的一种方式,但在果壳网的《MOOC中文用户大摸底》中,2440名使用过MOOC课程的受访者中仅有6%最终拿到了所有选择课程的证书,调查显示,因为希望学习新知识而使用MOOC的人数最多,而最大的限制因素是可以投入的时间有限。

  也有一些受访者担忧,除了目标性强的技能型、外语考证类培训,让中小学生通过互联网,拿着平板电脑或是坐在电脑前学习,学生的自制力很可能会难以坚持。

  根据《2013中国在线教育调查报告》报告,受访用户表示,目前在线教育的主要问题在于缺乏互动性和现场感。就职于上海一家中小学课外补习学校的补习老师宋民瀚认为,中小学教育阶段,在线教育更适合作为多媒体辅助,因为学生的自制力可能并不过关。单从成人教育的角度来看,国内的“学习型社会”仍在形成过程中,目前盈利模式比较清晰的仍然是各类考证、考级培训。

  “不管能否坚持到最后,互联网让有求知欲的人能找到学习的平台,坐在电脑前就能听国内外名师讲课,开卷有益,总会有一些收获。”刚刚工作一年的“职场新人”刘慧慧说。

  潘欣坦言,以新东方在线为例,考虑到不同学习方式的特点,线上课程与线下课程的设置有所区别,无法简单比较,总体来说,线上课程相比线下课程有一定价格优势。

  让教育资源均等化

  对于在线教育的未来,一些行业观察者持乐观态度。线上线下两种教育模式有不同的方式和手段,互相补充,共同促进教育发展,用互联网技术解放教育生产力。

  根据网易提供的数据,今年五月上线以来,中国大学MOOC的使用人数已经超过90万,已经有了不少MOOC鼓励的追梦人。事实上,在线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其意义也在于教育资源均等化。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线上教育的选择有很多,通过近年的发展,也都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但暂未迎来“井喷”。

  “原因之一是,之前没有哪家公司能单独培育市场,但现在随着进入这个领域的公司越来越多,这个问题正慢慢改观;二是教育的用户学习周期长;三是在线与面授的用户体验差异大,教育并不是标准化产品。”潘欣说。在郭阳看来,部分细分领域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也是在线教育面临的瓶颈。

  再者是版权问题。版权问题是付费购买在线课程的阻碍之一,盗版的泛滥导致用户的付费意愿不强。

  对于未来的在线教育模式,受访者们一致认为“有很多可能”。裴滨峰描绘的一种情形是,在线教育的关键应该是人与人的连接,而不仅仅是教育资源的“搬运工”。

  “希望未来每个人拿出手机,你想学到知识,对方有知识也刚好有时间,双方可以一拍即合,就好像手机打车。将用户需求与老师资源对接,让老师在空闲的时间随时能为有需要的学生上课,让老师们随时随地可以传播知识,充分解放教师的生产力。”裴滨峰说。

  国外在线教育“生意经”

  国外在线教育从2001年至今走过了十多年的曲折历程。记者调查发现,十几年来,国外在线互联网教育已经形成了三种鲜明的办学模式,即大学自身创办、企业与大学合作以及企业自身创办。

  大学自身创办的在线互联网教育的典型代表,是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各投入3000万美元(1美元约合6.15元人民币)于去年底启动的在线教育项目edX,提供理工科和人文社会科学的课程,以技术改进来打破高等教育的门槛。两所大学的负责人称,他们将利用edX平台建立一个庞大的全球性在线学习社群,通过新的交互式学习平台,让在线学习的学生出席模拟实验室,与教授和其他学生互动交流,完成学业的学生将获得正式证书。

  企业与大学合作的主要方式是企业为大学提供工具、技能、资金等,帮助大学创建并管理在线教育项目。在线大学教育知名企业2tor主要集中在研究生教育阶段,开发可以让教授们分享材料、提供教案和交互性课程以及帮助学生的网络平台。另外,该平台目前已经拓展到了移动领域,学生们可以下载2tor的iPhone、iPad和Android应用,通过摄像头和3G网络随时随地参与学习。

  自身创办在线互联网教育的企业的成功范例是美国The Minerva Project,据报道,该企业已经获得高达25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喊出“构建虚拟的在线哈佛大学”的口号。The Minerva Project将和传统的大学教育一样,采用4年学制,且全部在互联网上完成。学生们第一年将在自己所在国家或所住地完成基本的核心课程学习,从第二年开始直到毕业,学生们要到一个新的国家至少是一个新的城市去学习,至少掌握两门外语才能顺利毕业。

  盈利模式决定着在线互联网教育的生存和发展前景。记者了解到,目前成功的运营商形成了向学生收费和向学校收费两种盈利模式。

  向学生收费模式的典型代表是美国在线教育平台Lyada.com,这是一家美国领先的在线教育平台,拥有超过8.3万段视频,采取订阅模式,以每月25美元的价格提供给用户,用户可以不受限制地读取由优秀教师录制的大量高质量互动视频内容。

  向学校收费的模式主要被美国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之一的K12国际教育所采用。该公司为从幼儿园到12年级的学生提供专有的课程和教育服务,但并不对学生直接收费,而是通过与各种不同的相关学校合作,为其提供课程、在线学习平台、软件管理系统和管理的一站式运营外包服务来赚得大部分收入。根据公司披露,2012财年,这部分营收占总营收的80%以上。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