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高校互联网教育风起云涌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1-17 09:32围观1019次我要分享

  没错,我们正站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拐点上,因为——互联网。

  传统教育界喊着“狼来了”,他们看到:不需进入教室,没有年龄、学历限制,只要打开电脑,人们便可根据兴趣选修清华、北大甚至哈佛大学的名师课程。

  呼啸而来的互联网教育打破了时空围墙,势不可挡。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体验互联网上的慕课(MOOC)这种崭新的学习方式。

  MOOC,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首字母的缩写,意即“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其课程形式,多以“微视频+交互式练习”方式呈现,供全球学习者使用。

  打个比方,MOOC带来的改变,就如一个小剧场的话剧“转身”成了一个面向社会大众的电影,而且,还附带有双向的互动。作为学习者,无论身在何方,有怎样的教育背景,只需要在平台上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免费收看平台提供的所有课程视频。

  浙江省高校第一个尝试MOOC的“吃螃蟹者”是杭州师范大学。上个学期开始,杭师大推出了上海交通大学开放的慕课,并将其引入正规教学,首次实现学分互认,学分可以积累后获得学位。

  “我申请的是医学专业通识课《中医药与中华传统文化》,我是学西药的,想学点中医药知识拓宽思维。”汪俊廷是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预防专业131班的学生,也是MOOC的首批申请者,“选择慕课是因为学习时间比较自由,不用去教室、图书馆,只要有网络的地方都行。而且,我也想听听上海交大的老师怎么上课。”

  不仅是一所杭师大,如今,对互联网教育的尝试在浙江高校风起云涌。

  一个多月前,一堂“同时异地”的公开课《工程图学》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东七教学楼101教室成功开课,除了现场80多位浙大学生,还有来自全国14个省市21个城市近30所高校的2000多位学生,通过各自学校的视频教室接入浙大视频交互平台同步参与了该课程。

  这堂课由浙大本科生院常务副院长陆国栋教授、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工业设计系主任池建斌教授共同授课。接下去,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矿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近30所高校将轮流“坐庄”,每次都会有2位资深教授主讲,从不同角度、不同风格来启发学生思考创新。

  风头正健的微信,也被浙江高校教师拿来“试水”互联网教育。杭师大外国语学院教师陈敏每周从英美主流媒体中遴选文化、政治、科技、文艺、自然等内容的文章,推送到自创的英语学习微信平台“Go Global”上,并利用自己的私人关系,在美国朋友帮助下取得版权,推送了一整年52期This Week in History听力节目。

  陈敏还在探索使用微信平台进行教学,他在课后要求学生对于某视频材料口头评说,学生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发送评论,而微信一次性的语音功能为这样的尝试提供了便利。陈敏还曾用微信公众号推送了几套测试题,要求学生在课内限时回复答案,同学们只要回复设置的密码,就可以即时得到参考答案进行自我核对,“这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无纸化自测,更重要的是,微信平台基于移动终端,同学们在等车、排队时就可以自主完成简单的测试。”

  传统的黑板粉笔,已渐渐被电脑鼠标所替代。

  借鉴可汗学院的模式,浙江金融职业学院谢朝德博士将原有的公共选修课——线性代数进行了二次开发,把知识点都做成了微课并放于基于云计算的自主学习平台上。

  “现在,我在上课前通过查看平台统计的学生高频度观看的视频、任务完成数、习题解答对错分布等学生学习记录数据,就能了解到学生学习的进展。”谢朝德笑着说,“现在的课堂,我再也不用奋笔板书、口干舌燥一个人自娱自乐了。学生参与积极性高,学生的知识学习和学习能力都得到了提高。” 据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教务处长郭富春介绍,金职院去年就全面启动了网络微课建设,计划用三年时间建设1000个微课,还要把微课做成可私人定制的开发项目,对接市场需求。

  互联网改变了教育,重新定义了学生和老师的关系。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专家韩振亮教授在看了金职院的微课后对互联网教学赞不绝口:“如果我们所有的老师都像拍摄一节网络微课那样对待我们的教学,每个学生都能课前预习,教学中积极互动,课后又能再复习,我们的课堂一定是学生终身受益的好课堂。”

  未来教育,“网”住你我。没有人能够例外。

  多国加大网络教育

  海外许多国家都对网络教育给予了高度重视,并积极采取措施,努力扶持和发展这种全新的教育方式。

  首先,为推进网络教育的普及与发展投入大量资金。例如,早在1997年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向国会提交的国情咨文中,就提出将要投入510亿美元的巨额预算用于实施一项称之为“美国教育行动”的宏伟计划,以实现每一个12岁以上的儿童都能上网,每一位18岁以上的青年都能受到高等教育,每一位成年美国人都能进行终身学习的目标;美国政府决定,在5年内拨款20亿美元,作为公立学校建立网络教育系统的额外资助,学校所需的硬件设施则由国家全部包下来。

  巴西政府建立了全国互联网教育科研系统。法国政府拨款支持全国小学配备电脑,为上网创造条件。瑞典国会在1998年通过了政府提交的《学习的工具——全国中小学实施信息通信技术计划》,政府在此后3年内为该计划拨款15亿克朗,同时带动地方政府为此项目进行投资。

  其次,不断扩大网络教育的普及化程度。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早在1998年,全世界已经建立网站的大学就超过4500所,2000年全世界85%的大学都在网上开辟自己的网站。有关资料表明,美国许多大学都设立了网上虚拟学校,开设了200多个专业,通过网络进行学习的人数正以每年300%以上的速度增加。

  韩国的教育网站目前已达到200多个,仍在以每天1至2个网站的速度增加;韩国教育学术情报院主办的“教育网(EDUNET)”,到2002年就突破了800万人。巴西的科研人员经过4年建立的全国互联网教育科研系统,其数据传输速度比普通互联网快17倍。

  再次,教学培训的层次和内容更加宽泛多样。世界各国正在充分利用网络教育能够满足人们在学习上不同需求的特点,对学校教育的各个层面进行逐步改善。

  1、扩大高等教育。许多国家都在积极利用互联网来开辟和扩大高等教育的渠道。网络教育为失去接受学校高等教育机会的不同年龄人带来了希望。

  2、开展继续教育。在经济与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今社会,知识更新的速度正在不断加快,一个人只有不断地充实自己,才能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使“终生学习”已成为每个人一生中的必要活动。但对于已经工作的人来说,长期脱产到学校去参加学习与培训是不现实的,他们需要的是一种能够由自己决定学习内容、时间和地点的学习方式,网络教育正好能满足这种需求。设立在英国的“欧洲学习中心”总部,针对欧洲严重缺乏高科技人才的问题,拟定了统一的网络教育计划和实施细则,将网络教育作为专业培训和继续教育的最佳途径。

  3、完善基础教育。目前国外的中小学网校注重课外辅导,加强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如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们在互联网上主持了研究行星的课外活动组,免费向中小学生开放;活动内容主要包括一些科普讲座和有关星球轨道、天文现象的问题,以开阔学生科学探索的视野。

  由此可见,不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极为重视网络教育的发展,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用于网络教育事业的建设。

来源:杭州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