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老师看待教育信息化:我觉得你们在瞎搞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2-25 09:06围观1048次我要分享

  接近年末,各大教育媒体都在评点教育热词和教育大事件。其中,“教育信息化”、“教育互联网”等等与科技相关的词都在各大榜首。很多媒体也在舆论导向中呼吁大家“要做,赶紧做”。多家面向K12的互联网公司也因为流量的上升而沾沾自喜。但如果切换角度,教育信息化服务的群体怎么看待这件事?用一位一线老师的话说就是:“我觉得你们就在瞎搞”。这话有些绝对,但反映问题。

  中国政府一直在推进教育信息化的基础建设:三通两平台。这项政策在两三年内迅速在各地铺开。举例来说:到2014年为止,四川要求全省90%以上中小学接入宽带网络;甘肃要求全省80%以上中小学接入宽带网络;山东省要基本完成三通两平台建设,所有学校实现宽带联网,将优质数字教育资源送到90%以上班级。偏远地区的学校也很快覆盖了电子白板、投影扫描仪等一系列的多媒体设备。

  但在这一串数字背后,到底有多少娃娃从中受益,受益到多大程度,目前还缺少专业的分析数据。

  21世纪研究院的杨东平院长在一次分享中提到一个案例,甘肃的一位山村小学校长并不鼓励老师们使用多媒体,甚至限制老师们使用,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钱,付不起电费。“如果全校的多媒体开一天,就会花掉过去一个月的电费,这个花销太大,学校暂时还承担不了”,这位校长如是说。所以学校的大多数多媒体都处在闲置状态。

  那可以使用多媒体的山区呢?杨新勇老师在云南省双江县教授美术和语文,在三通两平台的推行中,他的思想进行了多次转变。首先,他承认自己平常是喜欢用多媒体来上课的,一来是备课比较方便,二来是有很多的音乐图片视频可以吸引学生。但16年的教书经验也让他对多媒体的使用保持警醒的态度,他认为,这也许并不是有利于学生思考问题的方式,对于农村孩子来说也会有点“危险”。

  “以前教孩子画山那边的事物,因为孩子没有出过大山,他们可以画出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的小娃画的汉堡是一条条的辣味的,天空都是充满彩色飞机的。但是现在很多老师天天用多媒体,小娃们画的画也差不多是一样的了。娃娃们的想象力降低了很多,思考问题也变懒了”。

  这个现象不仅仅反映在农村也不仅仅反映在小学,它出现在很多农村学校。早在2004年,痛批“中学语文”无效教学的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徐江就坚决反对多媒体在课堂教学中的滥用应用,“老师应该用语言把我们要表述的东西表现得活灵活现,说沙漠就让学生感到口干,说大雪就感觉到冷。用电脑表现大雪和沙漠,直接干扰了孩子们用语言转化思维的能力。而语文不就是要求用语言转化思维吗?这不就是它和电影、电视、照片的区别吗?”

  上述观点都体现出了一个问题,多媒体设备在学校,尤其是偏远的农村地区没有得到预期的合理化、最大化的使用。其中的原因不乏缺少培训,没有因地制宜地考虑当地情况,老师们自身技能的限制,没有创新的动力等等。

  这背后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就是信息化产品的使用并没有考虑学生的认知发展的规律,也没有很好地做到“以学生为中心”的角度去设计。很多一线老师并没有深刻地思考过,技术到底如何贯通到课堂里面去,如何体现出以学生为中心。

  2014年的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的获奖者Vicky Colbert曾说:Technology sparks change but just introducing computers without changing the pedagogy will not achieve real change。”(技术会激发变革,但如果不改变教育哲学而仅仅只是把电脑带入课堂,则不会有真正的改变。)

  而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很少有人去思考,如何用教育技术来改变教育哲学。爱聚公益创新机构创始人,“多背一公斤”项目发起人安猪曾在他的博客里说:“如果技术只是加强了现有教育制度中的权力关系,或者让现有的教育模式更加‘有效率’,例如让老师出题更容易、让学生做作业更快更多、考试评估更准确,那么,至少从逻辑上,它不可能变革现有的教育制度。教育的好坏,最根本的就是要符合人类(特别是儿童)的认知模式,用这个标准可以判断一切的方法、制度和政策。”

  做教育产品不是一件简单的、急于求成的事情,这背后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增加流量用户数的商业逻辑,还有如何积极影响学生的教育逻辑。

  在当前“科技驱动教育进步”成为风尚,科技与教育的结合是大势所趋的同时,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多地思考如何改变我们的教育理念和学习方式,实现两者的结合。商业的逻辑如果没有结合教育的逻辑,那改变很难发生。这两者之间应该取得“制衡”,而制衡点是真地为了中国千千万万的学生。

来源:搜狐教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