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迎来发展春天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4-12-31 09:12围观1009次我要分享

  2002年国务院的决定明确提出“形成政府主导、依靠企业、充分发挥行业作用、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多元办学格局”,2005年的国务院决定进一步强调继续完善这一格局。从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实用人才”到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  2014年国家提出,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

  第一,从“政府主导”到“市场引导”

  2002年国务院的决定明确提出“形成政府主导、依靠企业、充分发挥行业作用、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多元办学格局”,2005年的国务院决定进一步强调继续完善这一格局。2014年国务院新颁布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政府推动、市场引导”的要求。从过去的“政府主导”到现在的“市场引导”,这是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基本方针和原则的重大调整。这意味着,政府在继续肩负起“保基本、促公平”的重责的同时,要强化市场机制作用发挥。

  第二,从“大力发展”到“加快发展”

  “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首次出现在中共中央1985年《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其后1991年、2002年、2005年三次国务院关于职业教育的决定都秉承了“大力发展”这一工作方针。2014年的国务院决定遵循党的十八大精神,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从“大力发展”到“加快发展”,这是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工作方针的重大调整,也给职业教育战线人士吃了一颗定心丸。

  第三,从企业是“重要力量”到企业是“重要主体”

  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发端,职业教育主要由行业企业举办。2014年国家提出“深化校企融合,鼓励行业和企业举办或参与举办职业教育,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这表明企业在职业教育办学中的政策地位发生变化,国家将更加充分依靠企业举办或参与举办职业教育的政策取向。

  第四,从“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到“引导支持社会力量兴办”

  我国政策原来所倡导的“组织动员行业企业和社会力量参与办学”的思想在本质上仍然是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即通过政府的组织动员手段来发动社会力量参与职业教育。在市场主体地位得到充分确认和保障的情况下,国家2014年的新政是“引导支持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即政府是引导者,通过符合市场规则的办法实现由主体自主“兴办”职业教育的目的,同时对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在教育、财税、金融、土地等政策上给予更多的“国民待遇”。

  第五,从“管理”到“治理”

  2005年国务院召开的全国职教工作会议提出“深化内部管理体制改革”,强调的是理顺公办职业院校内部的管理关系、组织形式和运行机制;2010年出台的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建设现代学校制度”,为社会参与学校管理破题;2014年国务院提出,职业院校要完善治理结构,提升治理能力。2014年末,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颁行关于推进技工院校改革创新的若干意见,教育部提出《中等职业学校校长专业标准》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组成部分,推进职业学校治理能力现代化也是深化职业教育综合改革、推动职业教育现代化的迫切需要。

  第六,从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实用人才”到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

  2014年国家提出,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从2002年的“实用人才”到2005年的“技能人才”,再到2014年的“技术技能人才”,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基本定位更加清晰,内涵也在逐步扩大。这也是对《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0—2020年)》的进一步呼应。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门和人社部门在对这类人才的称呼上有所区别。

  第七,从“积极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到“创新发展高等职业教育”

  现有高等职业院校多在本世纪初叶成立,当时国家的政策是“积极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有条件的市(地)可以举办综合性、社区性的职业技术学院”。2005年,国家提出,在高等教育阶段,要相对稳定普通大学招生规模,重点发展高等职业院校。2014年国家提出“创新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即一方面要推动高职为区域服务、为企业服务、为人的发展服务,另一方面要构设完整的职业教育层次体系和建立符合高职特点的学位制度。针对学位方面,2014年在学校和研究层面已有相关探索,当然还只是开始。

  第八,从“加强衔接与沟通”到“系统培养、多样成才”

  2002年国家即提出建立职业教育与其他教育相互沟通和衔接的“立交桥”,2005年国务院决定进一步强调使职业教育成为终身教育体系的重要环节。今年国家首次提出“系统培养、多样成才”的发展原则,并对系统培养、多样成才的具体路径、方式做出一系列的规定。其中有两样试点引起社会广为关注,一是“本科转型”,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重点举办本科职业教育;二是“技能高考”,推行多种形式技能考核办法。

  第九,从把职业教育“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到推动“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同步发展”

  “抓职教就是抓经济,抓职教就是抓发展,抓职教就是抓民生”———这句许多地方政府和职教圈子熟悉的表述,传递的核心意思是,在所有教育类型中,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非常紧密。2002年国务院决定提出各级人民政府要“把职业教育工作纳入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2005年国务院会议要求“一定要把加强职业教育纳入各级发展总体规划”;2014年国家进一步提出要推动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同步发展,即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同步规划,与产业建设同步实施,与技术进步同步升级。由此,大大提升了政府在规划职业教育上的责任。

  第十,从建设“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到建设“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到2020年,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这是2014年国务院决定所提出的我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总体目标。该目标进一步丰富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内涵,在强调中国特色的同时,也强调中国职业教育要与世界职业教育发展接轨,体现了更强的全球性和现代性的价值取向。

来源:人民政协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