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特色发展让农村娃实现“学有优教”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1-04 09:08围观1007次我要分享

  农村娃实现“学有优教”

  ——浙江宁波引导农村幼儿园提供优质服务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章水镇中心幼儿园开展实践活动“我为小树穿棉袄”。

  几年前,宁波也和其他地区一样,农村学前教育整体质量偏低,优质资源供给量不足,经费保障缺口较大,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亟待提高。

  如今,宁波的不少农村幼儿园都在规范化发展的基础上,走出了特色化发展之路。

  短短几年间,宁波农村幼儿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爬竹竿”、“走竹梯”、“滚硬币”、“抬大箩”……近日,宁波市鄞州区章水镇中心幼儿园举行了第一届野趣节。幼儿园充分利用山区的自然资源,开设自然体验课程,让幼儿在体验快乐活动的同时,促进综合素质的提升。

  和章水镇中心幼儿园一样,宁波的不少农村幼儿园都在规范化发展的基础上,走出了特色化发展之路。短短几年间,宁波农村幼儿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如何实现了华丽转身?带着这样的疑问,近日,记者走访了一些农村幼儿园。

  加大财政投入保障

  清理整顿无证幼儿园

  章水镇中心幼儿园于2013年新建落成,除了每班配有相应的午睡室、活动室外,还设有10余个专用活动室。记者到此采访的时候,简直不敢把眼前这所设施先进的幼儿园跟印象中传统的“农村园”联系起来。

  说起幼儿园的变化,章水镇中心幼儿园园长俞华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这里的孩子能享受和城里孩子一样的条件,有些地方甚至比城里的孩子还要幸福。”

  俞华萍介绍,除了硬件上的变化,该园的师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从2009年以前的一教半保变成了现在的两教一保。

  章水镇中心幼儿园是近年来宁波农村幼儿园发展的一个缩影。2011年以来,宁波市投入近30亿元,新(改、扩)建标准化幼儿园320余所,新增优质学额5.4万余个。其中,新建乡镇中心幼儿园74所,改建中心幼儿园19所,受益幼儿约2.4万人。

  宁波市乡镇(涉农街道)中,已建立中心幼儿园133所,其中,公办性质中心园108所,新建、改建村级幼儿园76所,受益幼儿1.5万多人。

  “有了财政补助后,我们降低了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在浙江省二级一类幼儿园收费标准的基础上,每生每月下调了40元。同时,鄞州区对经济特别困难的家庭,还实行了保育费减免举措,确保每一个适龄幼儿都能上得起学。”俞华萍说。

  鄞州区龙观中心幼儿园位于该区西部山区,占地面积4666平方米,现设有7个班级,170名幼儿。园长俞玲艳介绍,除了新建幼儿园补助、生均公用经费补助、上等级补助、设施设备补助外,宁波市、鄞州区两级政府还对幼儿园实行各项奖励制度。

  “再穷不能穷教育,是两任乡党委书记对教育的共同立场。”俞玲艳说,为了吸引和留住优秀教师,幼儿园提高了教师福利待遇,并每年为非在编教师发放山区补贴3000元,还给他们办理了住房公积金。

  为了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宁波市象山县近年来大力清理整顿无证幼儿园,该县无证园从2007年的79所减少为6所。

  位于象山县丹东街道的范兴幼儿园为个人举办,地处菜市场旁边,油烟浓、人员杂、噪音大,存在很大的消防安保隐患。和范兴幼儿园一样,丹东街道有多家小规模幼儿园,办园条件差、安全隐患大,不能满足当地幼儿入园需求。在象山县教育局和丹东街道的努力下,成功撤并了范兴幼儿园以及周边的3家幼儿园,并按浙江省幼儿园准办标准新建了海星幼儿园。该园现已创建为浙江省三级幼儿园。

  目前,宁波乡镇中心幼儿园建成率和等级园率均达100%,93%以上的乡镇(街道)设有一所以上公办幼儿园。

  记者了解到,宁波市已经启动第二轮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4年至2016年,将再新(改、扩)建200所省定标准化幼儿园。到2016年底,每个乡镇(街道)都将建有一所以上公办幼儿园。

  全员360学时培训

  优质园、薄弱园捆绑发展

  2011年,龙观中心幼儿园新建落成,最令俞玲艳头疼的是教师该怎么用。龙观中心幼儿园由原先的两所民办幼儿园撤并而成,既有被撤并幼儿园的教师,也有教育局分配的教师,还有新招聘的教师。教师起点低、队伍杂,偏远的地理环境也成了阻碍教师培训的一大问题。

  “虽然面临的问题很多,但是师资队伍一定要抓。”俞玲艳痛下决心,每学期制定教师外出学习考察方案,按实际需要到相关幼儿园学习。为了鼓励教师参加培训,龙观中心幼儿园还制定了“教师教研积分”培训奖励制度,每次培训都有相应的积分,幼儿园每年会评选出累计积分最高的教师,奖励2000元的培训经费。

  在这样的激励制度下,龙观中心幼儿园师资队伍不断优化,教师的工作积极性不断提高。“我们的教师已经从被动学习转变为主动学习了。”俞玲艳高兴地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宁波市加强幼儿教师专业发展培训工作力度很大,其出台的《宁波市“十二五”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培训规划》明确指出,“十二五”期间,全市幼儿园在职专任教师要完成5年一周期每人不少于360学时的全员培训。

  经过培训,保教人员素质日益提高。目前,宁波市幼儿园专任教师学历合格率达99.5%,其中专任教师持证率88%以上,大专以上学历80%以上;事业编制专任教师占幼儿园专任教师总数20%以上。

  “我们的师训经费享受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同等待遇,每个教师每年有2800多元。”俞华萍介绍,该园针对不同年龄层次教师的不同需求,开展“三三制”培养模式,即新教师的入格培养、青年教师的升格培养和骨干教师的风格培养。

  为了扶持农村薄弱幼儿园提升师资,从2013学年起,宁波北仑区全面实行“辖区中心幼儿园”管理模式。每所辖区中心幼儿园管理4至5所薄弱园,实行捆绑发展。

  北仑区大碶街道惠琴幼儿园于2013年8月开始承担大碶供销社幼儿园等4所民办园的管理任务,开展了“一园一案”、“一园一人”的针对性辅导。

  大碶供销社幼儿园园长徐亚芬告诉记者,该园过去有证无等级,在师资配备上比较薄弱,教师的专业性不强。惠琴幼儿园专门为其安排了一位辅导教师,每月组织一次整个片区的教研活动。在惠琴幼儿园的帮扶指导下,不到一年半,该园就成功晋升为浙江省三级幼儿园。

  自然体验与社会体验兼备

  帮助农村娃自信成长

  章水镇中心幼儿园利用地处山区、周边资源丰富的优势,开设自然体验课程。俞华萍向记者介绍:“我们在小溪中挖水沟引水架桥,开拓新‘河道’;在小溪中围石块蓄水筑坝,修建新‘水库’;在田梗边,利用两块田地之间的落差,让孩子们自由攀爬……”

  “远离自然,对人的成长不利。”俞华萍说,开设自然体验课程,追求的是真正让每一个孩子沉下心来去体验,在体验、探索、品味的过程中,整体培养孩子“认知”、“技能”、“情感”等方面素养,为孩子架起与自然、社会之间的一座桥梁。

  该园中(1)班朱宣宇的妈妈说,幼儿园把大自然搬了进来,提倡亲近大自然,感受大自然,孩子很喜欢,每次参加完野趣活动都很兴奋。

  结合课程的需要,该园还在园外设立了戏水区、山林区、田野区三个实践基地,力求让每个幼儿在3年的生活中,都能亲历种三草、养三花、挖三宝、摘三果、养三虫、识三叶……

  和章水镇中心幼儿园一样,宁波的一大批农村幼儿园充分发挥自身地域优势,积极开展课程研究和特色创建,特色品牌园逐渐增多。如鄞州区邱隘镇中心幼儿园的“吉尼斯”幼儿体育活动,象山县新桥镇中心幼儿园田园课程的开发与实践,北仑区霞浦街道九峰幼儿园的“根之教育”等,在打造特色幼教品牌的同时,学前教育的内涵也得到了有效提升。

  龙观中心幼儿园的课程由省编课程、龙文化课程和社会体验城三大课程组成。记者在社会体验城看到,这里设有医院、美发屋、花艺馆、服装私人定制馆、面包房等七个区域,幼儿穿上了相应的服饰在进行角色扮演,有小医生在给病人听诊,有理发师在为客人理发,有烘焙师在烤面包,也有花艺师在插花,都相当投入。

  俞玲艳告诉记者,幼儿园地处山区,受交通限制,经济相对落后。该园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占40%,另外60%的本地幼儿中,有30%由于多种原因为隔代抚养,留守幼儿较多。

  “跟城里孩子相比,山区孩子社会体验很少,往往缺乏自信。”俞玲艳说,教育是为生活服务的,开设社会体验城的目的就是要帮助孩子们融入社会,感受社会,变得自信起来。

  谈到未来,俞华萍有这样一个理想:“我想把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辐射到章水镇的老百姓。在幼儿园一楼空余的教室免费开设早教课程,游戏区域户外活动也向0至3岁的幼儿开放,打造没有围墙的幼儿园,真正为农村服务。”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