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标准不一,拖了数字出版的后腿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1-13 09:49围观1002次我要分享

  “清华大学图书馆藏书中,纸质图书450万册,电子资源达800万种。在图书采购经费中,电子资源占到了65%。”在上周举行的2015北京图书订货会高层论坛上,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邵敏公布了这样一组数字。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表示,“图书馆界已经用购买投票的方式,对出版界的产品形态提出新的要求。”

  数字资源建设正被提上日程,不过国内出版界想拿下这块蛋糕却并不容易。以清华大学图书馆为例,采购数字出版物的经费,80%买的是“洋品牌”。业界人士表示,不是不支持国货,而是眼下执行标准不一,制约了国产数字出版的产业化发展。

  数字超纸本 阅读产业“新常态”

  有人将2014年称为媒体融合元年。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6月30日,中国网民规模超过6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47%,网民每人每周上网时间长达26小时。

  全国书刊发行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成法传递了这样的信息:2013年我国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在4.77本,而电子书阅读量已经达到2.48本。如果按照数字出版每年30%的增长速度来看,未来两三年之内,国民数字阅读量便会很快超过纸本阅读量。

  这一阅读产业的“新常态”,在推动着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调整资源采购策略,数字资源采购费用占总经费的比重逐年上升。据《图书馆报》提供的资料显示,北京大学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占比目前是42.5%,清华大学是65%,中国人民大学更是超过了70%。在数字化的大趋势下,人民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等国内老牌出版社陆续推出了自己的数字库产品。60余家出版单位“抱团取暖”,参与组建了中国数字出版联盟,推进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

  优势在效能广度 电子书需“标准化”

  说到数字化融合的优势,邬书林举了个例子:过去一本图书进到图书馆之后,尽管好的图书馆有较多的复本,但是只要这本书被借走了,其他人都只能等着。数字化之后,同一个资源可以通过手机、计算机等设备在同一时间被所有人共同使用。知识传播的范围、效能得到极大提高,知识、信息更加对称地呈现给了全世界的读者。在目睹数字化可喜的传播效能后,业界人士面临的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判断数字出版的质量?

  业内人士认为很多图书馆认为数字出版产品容量越大越好、书的种类越多越好,把数字产品跟纸质书用一个标准衡量。其实,我们应该制定数据库、电子书的出版标准,从数据库的质量、数量、系统程度、结构化程度、数字化程度等因素来综合判断。

  国家图书馆中文采编部主任毛雅君拿出了调研数据表示支持:“现在有很多出版社都在搭建数字出版平台、出版数字产品,但是各自执行的标准差异很大,不同格式无法兼容。对于图书馆来讲,我们希望能够把更多不同类型的资源整合在一起。”

  转变的形式 不变的“内容为王”

  10年前一篇电子格式的论文,阅读费用为14美元,眼下只卖1.7美元,知识与信息的传播成本快速下降,直接提升了出版社的经济效益,但同时也对出版理念、流程提出更高要求。

  业内人士介绍,国际上一些优秀的出版公司,已经将盈利模式转向为特定读者提供需要的知识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不仅是经济、科技、教学领域,甚至涉及到人类社会的发展。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数字化改变的是我们的生态环境,同时也大大提高了使知识生产和传播者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邬书林提醒,在国内众多出版社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不能让传播形式喧宾夺主。“出版的社会职能是传播知识、传递信息、传承文明。在数字化条件下,出版的核心工作仍然是知识的鉴别、加工、组织、整理。至于用数字化传播还是传统方式传播,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来源:东方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