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行业被指门槛低规范空白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1-14 16:12围观1064次我要分享

  研究显示,0-3岁是建立一个人脑神经连接的最佳时期。在西方发达国家,早教已非常普遍。而我国早教行业虽已兴起,但却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缺少政策规范和引导,乱象频生。

  “重视0-3岁婴幼儿教育。”这句话被写入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2010-2020年)》。

  2001年,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在联合国儿童特别大会上强调,“每个儿童都有权享受最佳人生开端。”

  这里的“开端‘”指的便是0-3岁的婴幼儿时期。中国教育学会脑科学与教育研究分会常务理事袁爱玲说,脑科学研究显示,0-3岁是建立一个人脑神经连接的最佳时期。早期教育能够提供感官刺激,建立大脑网格连接,完善大脑功能,为以后接受更高难度的教育打下基础。当然,这一切是在科学的早期教育基础上。

  在西方发达国家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早教已非常普遍。目前,我国早教行业以商业性早期教育为主。由于前景看好,资本纷纷涌入早教行业。

  但至今,我国早教行业处于自由生长的阶段。早教行业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缺少政策规范和引导。跑路现象频频发生,师资力量薄弱,课程设置随意性强。有些早教机构为迎合家长,置科学于不顾,课程设置功利化。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广东早教协会)秘书长焦亚琼说,早教行业事关孩子教育,经不起乱象更迭的行业发展传统套路,政府需要在其中积极作为。

  1跑路频发

  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12月,北京一早教机构创艺宝贝一加盟店“无征兆”关门,四百多学员课未上完,涉及金额近千万。

  这在全国并非孤例。

  南方周末记者以“早教”“幼教”为关键词百度搜索发现,2014年仅经媒体曝光的“无征兆关门”早教机构经不完全统计达26家,地点涵盖北京、上海、南昌、杭州等地,不少知名早教品牌也涉及其中。

  “早教机构说关就关,对我们家长来说是个打击。”家住深圳龙岗区清林路的林悦(化名)女士,2014年9月的一天,带着两岁的女儿去龙岗区天线宝宝(岁宝百货店)上课,却不想遇到大门紧闭。玻璃门上仍贴着两个星期前的装修通知,上面承诺的重新开放日期已经到了,但门上仍是两把红色U型锁。后来林悦才知道,这家机构借装修之名关门,实已停止运营。

  林悦至今仍记得,那天女儿指着早教机构门前的天线宝宝塑像说,“为什么不去天(线)宝宝玩?”

  林悦不知如何回答两岁的孩子,抬头只觉午后的太阳有些晃眼。

  “交了一万多块钱,才上了两节课,它就关门了。”早教机构多是采用预付费制,一次交钱,往往以半年到三年周期不等,金额从五千到两三万不等。面对机构关门,林悦和其他几十位家长除了气愤,还要承受经济损失。

  “跑路风潮跟一部分经营者的投机心态有关。”曾在北京某早教机构有过4年任职经历的刘语语说,“他们多是半路出家,不懂孩子也不懂教育,单纯认为这个行业赚钱,加盟大品牌或自创小品牌,遇到困难往往不负责任地收摊走人。”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表示,跑路和预付费制模式也有直接联系。如果缩短预付费期限或者引入对预付费款项使用的监督机制,能有效缓解跑路现象的发生。

  目前,早教行业的准入门槛很低。用焦亚琼的话讲,“有钱,找个地方,买些课程,聘俩小姑娘,就可以开家早教机构”。有些加盟商加盟后,总部疏于管理,也是跑路频发的原因之一。

  在联系不到岁宝百货店负责人的情况下,林悦等家长找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说这是经济纠纷,不予立案;去咨询工商部门,工商部门说不归他们管。最后,在深圳市消协的帮助下,家长们和天线宝宝华南总部协商。该公司公共关系负责人说,岁宝百货店的关门,他们也很意外,同时也是受害者。但出于责任,公司总部会尽力解决此事。

  2“全凭良心”

  从业十四年的深圳某早教机构经理李知云(化名)说,早教行业约在2000年引进国内,发展一路高歌猛进,市场规模连年扩大。

  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0-3岁人口约6000万。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预测,单独二孩政策实行后,每年将新增人口100万至200万。

  跑路只是这一庞大市场的问题之一。李知云说,“跑路问题非早教行业独有,理发店、按摩店关门走人的案例或许更多,但早教之所以引发关注,在于它的特殊性——跟教育有关。目前早教行业处于监管真空地带,经营者全凭良心在做。”

  在“开店容易”的早教行业中,要想“守住店”,还得靠老师。焦亚琼说,严格来讲,早教机构从业人员的要求,要高过幼儿园教师和一般护理人员。这是因为早教涉及的专业多而复杂,包括教育学、卫生学、社会学、社工服务及婚姻家庭关系的处理。“一个懂音乐的早教老师,还要懂护理,要读懂孩子身体各阶段的发展特点,按需进行营养补充,并了解其家庭环境。”

  现实的教师队伍质量难如人意。有些早教机构的师资培训十分粗糙,一个无育儿经验的毕业生经短暂培训便上岗。据广东早教协会2014年11月发布的相关调研报告显示,在广东省内工商注册并有招生活动的早教机构从业人员中,只有10%有教师资格证,77%的早教教师均属无证上岗。

  但从另一方面讲,教师即使想拿到专门从事0-3岁儿童早教的教师资格证,也是考证无门。袁爱玲说,国家也无早教教师资格认证。

  上海市政协委员陈磊曾公开炮轰早教行业乱象。她讲道,为迎合部分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有些早教机构甚至在1岁的幼儿中提倡MBA课程。“1岁的宝宝抓着栏杆上课,老师讲得满头大汗,他要向外逃,家长把他拽回来。这简直是捆绑式教学。”

  “0-3岁的早期教育,在于陪伴,在于爱的关怀,在于塑造一种激发潜能的环境,而不是急功近利地知识‘填鸭’。”焦亚琼说。

  广州一位家住天河区龙口西的家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各种洋品牌本土品牌看得人眼花缭乱,“个个号称是‘全球领先’‘精英教育’,想找个可信的参考信息也找不着”。

  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多家早教机构,发现各机构除了师资和课程上良莠不齐,在卫生和安全上也不一而足。部分早教机构的教室里尖锐处防护不足,有家早教机构甚至地上还有未扫净的脏物。

  天河区龙口东路一家早教机构建在五楼,上下只有一部仅容8人的电梯。而据这家早教中心的留学(课程)顾问介绍,该机构总共有两百多名会员,每次上课人数达数十人。若发生火灾等意外,人员势必难以及时疏散。据公安部消防局对幼儿园建筑要求,托儿所、幼儿园一般宜单独修建,如设置在多层建筑中,不应超过三层。而对有着年龄更小学生的早教机构,却无相关硬性规定。

  3政策萌芽

  2013年初,教育部选定全国14个地区进行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在试点通知中,教育部提到以公益普惠作为基本目标,重点探索管理体制、管理制度和服务模式等方面。

  从各试点目前出台的政策来看,各地主要依托当地幼儿园等学前教育资源向前延伸至0-3岁领域。大连市教委联合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培养早教教师,并对培训合格者颁发早期教育教师资格培训证书。青岛市于2014年12月份出台《青岛市0-3岁婴幼儿教养指导纲要(试行)》。但截止到目前,全国尚未形成统一标准。南方周末记者就试点阶段性成果联系采访教育部,但尚未收到回复。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系副教授张文国解释了早教行业政策监管上发展缓慢的原因:尽管早教问题备受关注,但是教育部门解决起来有些力不从心。早教甚至幼儿园阶段都不属于义务教育。早教的发展牵涉到法规制定、资金投入、师资培训等问题,在幼儿园发展仍未完善的背景下,这些问题很难解决。但将早教机构纳入教育部门的监管之下,则非常有必要。

  未划为试点的地区也在探索早教行业规范化的路径。据焦亚琼介绍,广东省正在摸索一种新的管理模式——“政府授权下的社会管理”。在这种管理模式的蓝图中,政府部门委托授权,行业协会积极作为,早教机构进行普惠性服务。广东早教市场发育早,截至目前有2899家在工商注册登记且有招生活动的早教机构活跃在广东市场上。作为全国第一家省级早教行业协会,广东早教协会正进行调研、评优活动,以便成为对接政府和市场的桥梁。

  “作为从业者,我也真心希望政府能够早日管起来。毕竟市场有序,蛋糕才会越做越大。”李知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截至发稿时,天线宝宝华南总部已以“购买债权”的方式把合同从家长买来,代其追讨余款。对合同不齐全的家长,总部承认其余课时,并安排转课。天线宝宝维权群里,维权的讨论声渐已平息。对于林悦等家长来说,早教的事情告一段落;但对整个早教行业,规范发展的道路仍在前方。


早教行业被指门槛低规范空白


早教行业被指门槛低规范空白


来源:南方周末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