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战国策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3-10 09:39围观1062次我要分享

  每天有2.6家公司成立,每7天有1.6家公司获得风险投资,每12天有1家公司被并购……春天来了?不,在线教育市场正在上演的,是血腥洗牌。

  大佬入侵!刚刚过去的2014年,BAT、新东方,强势登陆在线教育。原本还在为商业模式争执的玩家们,再顾不得自证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抓紧时间创新、融资、圈地、干掉对手!

  这是个规模已达1600亿元的市场,超过游戏、互联网+广告乃至国产汽车产业,并且这一数字正以每年30%的增长率被刷新。当其市场规模被预测将超万亿元时,再没什么能阻止人们去想象:谁会成为下一个淘宝、京东?

  这一行业的最大特点是其领域超级细分,粗略看来,就有在线语言教育、K12教育(幼儿园到高中基础课程)、早期教育、IT教育、出国留学、职业教育、平台类等七大类。这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将同时存在着数量庞大、性质不同、规模可观的战役。

  ——烽火四燃。

  双雄争霸

  两年前,在线教育领域最受青睐的是K12。但随着80、90群体拥向在线语言教育,据统计,2014年上半年,在线语言教育占据行业总投资22%的份额,K12则占比20%,退居第二。

  这是目前最大也是争夺最激烈的市场。

  位于金字塔尖者,当属51Talk和VIPABC。前者屌丝出身,后者世家贵胄。

  51Talk创始人黄佳佳津津乐道,当年为给51Talk拉天使投资,他和合伙人埋伏在北大燕园内,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拦下了著名投资人徐小平的汽车。但他们所递上的商业计划书,最终石沉大海。

  这是极具中国特色的创业故事,而其商业模式也延续了这一风格。

  真人外教视频,是在线语言教育普遍采用的模式。为了提高用户体验,51Talk主打“一对一”真人外教,用户可根据喜好随意挑选和更换外教,且可在任意时间段进行预约。更具吸引力的是,51Talk祭出“25分钟15元”的超高性价比战略。因此在其获得雷军1200万美元B轮投资后,51Talk频频以“在线教育界小米”自诩。

  超高性价比可谓其核心武器,不过,亦是其最受争议之处。

  为了降低成本,51Talk外教全部为菲律宾籍。黄佳佳的合伙人舒婷甚至常驻菲律宾,负责外教招聘和管理。但这让人们有些疑惑:虽然菲律宾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口音有无问题?甚至还有用户在网上发文,声讨其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外教频繁骚扰学员、虚假宣传等。

  对比来看,VIPABC则堪称“高大上”。

  其创始人杨正大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后,所创立的TutorGroup集团号称“全球最大英语学习机构”,外教全部来自欧美,教学方法也走个性化、订制式的美式路线。当然,与之相应的是其每课时高达百元的学费,中高端的用户定位迥异于51Talk。有趣的是,B轮融资后,向来低调的VIPABC请来有着“小巨人”之称的姚明作为其形象代言人,将“高大上”进行到底。

  迥异的市场定位,原本让它们分属不同战局。然而随着市场日趋饱和,冲突在所难免。

  VIPABC砸下重金,将广告贴遍地铁内外、大巴车身、摩登写字楼,和各行各业都合作赞助,参加会展、电子产品发布会。

  反观51Talk,仅凭借“性价比”一张王牌就坐拥5万名付费学员!黄佳佳傲然宣布:“这个数字是在线英语培训行业第二到第五名的用户数量总和,或者是第二到第十名,甚至所有竞争者的总和。”

  或许是为了扳回一局,2015年2月2日,VIPABC突然发难,在3大顶尖律师事务所、6位律师陪同下召开发布会,指控51Talk派员工潜伏该公司窃取商业机密。当时,后者正在开年会。直到4天后,51Talk才发布反击声明。

  至此,二者矛盾公开化,较量从幕后转到台前。

  从线上来,到线下去

  51Talk和VIPABC打得热闹,YY和贵学教育却在为“如何免费”、“录播还是直播”等“学术”问题口水不休。

  YY从线上往线下发展,贵学从线下往线上发展,两家曾亲密无间。彼时,YY作为平台提供商,为了摆脱游戏、美色等标签,开通YY教育平台,吸引优秀讲师入驻。而被誉为“雅思之父”的前“新东方雅思阅读首席主讲”刘洪波,带领团队入驻YY教育平台,在线雅思授课。

  它们合伙动的,是线下培训大佬新东方的蛋糕。

  2014年2月,YY整合雅思培训相关业务,推出100教育,祭出“免费雅思培训”的大旗,矛头直指新东方。当时新东方方面不以为然,俞敏洪甚至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通点评:“YY的路数我20年前就用过了。”

  看上去,YY的100教育、刘洪波的贵学教育和俞敏洪的新东方,三者各自为政,相安无事,保持着微妙的平衡。然而好景不长,YY拳拳到肉,局势陡然严峻。

  2014年12月,100教育宣布成立网校,从一个教育平台提供商变成一个教育内容提供商。这意味着,YY自己也开起了雅思培训班,成为刘洪波们的竞争对手。不但如此,它还砸下3亿元重金,收购了同在YY教育开雅思频道的郑仁强团队,任命郑为网校副校长。

  对刘洪波来说,这好比此前在自己隔壁同开培训班的竞争对手,一下子成为自己所在平台的主管。刘洪波遂决然出走,自建网校——贵学教育。

  与YY的免费不同,贵学教育将免费改造得更具互联网特色:推出录播和直播两种课程产品,直播产品不但免费,用户还可以听课拿奖金;直播后课程转化为录播内容,用户可付费获取。在不断进行互联网尝试的同时,贵学教育还用两年时间在全国开设了12家线下学习中心,其中3家直营,9家加盟。值得一提的是,其直营校区中,武汉校区在第一个月实现盈利,成都、西安校区在第二个月实现盈利。

  利字当前,不到1年,100教育也推出了纯线下项目“雅思头等舱5V1”、“至尊封闭班”。至此,YY在线教育模式变成了“自营在线品牌+第三方品牌+线下平台”。有人评价这一模式时认为:自营在线品牌得罪了刘洪波们,线下平台得罪了新东方们。

  无疑,YY是2014年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搅局者。它的三条产品线刚刚布局完整,2015年会如何发力,尚可期待。

  产品永远为王

  能否赢者通吃,关键看产品。而在线教育各个战场上,题库领域已经进入产品竞技时代。

  如果不是及时转型猿题库,粉笔网或许只能存活15个月。然而,这家由前网易总裁李勇创立的公司,转战题库领域后,短短两年就吸引了1000万中学生用户入驻——相当于每7名中学生就有1名使用猿题库,完成3轮融资,估值1.25亿美元,成为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最新颇具颠覆性的消息是,自2014年12月起,山西泽州一中宣布弃用纸质教材,直接在猿题库上刷题,覆盖群体为全体高一和部分高二学生。

  其实,题库是个颇为古老的在线教育模式,早期产品无非是将线下题库资源复制到互联网上,从业者们比拼的仍是“题海战术”。

  2014年3月,线下教育机构学大教育,推出个性化智能辅导系统“e学大”,加入K12题库之战。它充分利用其线下教师资源,发动1万多名教师,在半年内搭建起覆盖“所有知识点的题库和讲解”。其CEO金鑫据此对纯在线题库模式提出质疑:“要想得到1万多名老师的支持,互联网公司可能要投入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资金。但对于学大来说,这些老师都是存量资源。”

  “互联网公司”猿题库对此并不认同,它选择“教师+机器作业”的方式扬长避短,“我们每一道题的解析不仅需要经过专业教研团队解析,还要通过机器算法和大数据挖掘去做优化。与他们(指线下辅导机构)指定老师去解析不一样,海量的用户答题数据会帮助我们不断优化解析内容、提升质量,这比任何一个老师做的解析都更值得信赖。”为此,猿题库100人左右的团队中,有70多人是技术开发人员,主要研究机器学习、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等方向。

  此外,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有别于古老的“复制、粘贴”模式,当下的题库主打“智能”牌:即通过对学生能力的测评,为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路径,进行有针对性、有效率的自适应性练习。换句话说,除了题库容量,如何提高精度和准确率是从业者共同的难题。

  以题库的细分应用——拍题为例。顾名思义,该应用就是通过使用移动设备,给题目拍照后,直接反馈答题步骤和答案。仅这一细分领域,就有获1800万美元A轮融资的阿凡题,获2000万美元B轮融资的学习宝,获500万美元融资的学霸君,当然,还有“上线仅一个月,几无推广,用户便达200万”的猿题库旗下应用——小猿题库。

  有媒体曾对这几款主流拍题产品做过测评,准确率平均只有50%左右。即便是正确率领先的小猿搜题,也只能平均搜出80%的题目,在搜出的题目中,正确率约90%。另外,题库的流行也被部分教育专家质疑为“抄作业神器”。

  当然,对一个商业模式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如何盈利。用户数量虽然可观,靠“免费”、“烧钱”存活着的题库们,尚没有清晰路径。不过好消息是,靠拆分职业考试类产品,猿题库在2014年收入1500万元,算是小有成果。

  闯入者小龙女

  不能盈利,在线教育就是一场消耗战,是烧钱游戏。可惜创造“世纪佳缘”奇迹的龚海燕,骤然闯入,不知深浅。

  龚海燕创立了3家公司——91外教、梯子网和那好网,分属两个战场:在线语言教育和K12。最后,它们在4个月内相继倒闭或出售,在《2014在线教育死亡榜TOP30》上,后两者分别位列第1名和第5名,存活了3个月和14个月。

  91外教是龚海燕离开世纪佳缘第2天创办的公司,没经过任何市场调研,模式介乎51Talk和VIPABC之间:欧美外教,学费中等。这意味着,拼钱拼不过VIPABC、抢用户抢不过51Talk的91外教,却结结实实地承担着高成本、低流量。

  她一度想进驻学校打破僵局,但定位模糊的产品没得到认可,反倒是深耕K12领域多年的“一起作业网”成功入驻。

  2013年11月,身陷瓶颈的龚海燕再立山头,创办了梯子网。她野心很大,想创办中国最大的题库网站,让梯子网覆盖全国所有的教材。然而,全中国的课本有好几十个版本,仅就增加题库内容一项,梯子网就花费上千万元。

  为了实现教育平台梦,龚海燕一举招聘了近200个新人,梯子网在规模上超过了90%的创业公司。此外,龚海燕一面积极地寻求融资,一面喊出梯子网三年要砸4.5亿元。

  作为明星创业者,她太需要迅速取得突破性进展,为此,她不惜在“巨资造梯”项目未取得丝毫进展的情况下,又在2014年6月开启了新的项目——那好网。为了集中精力和资源做梯子网和那好网,她甚至宣布将91外教进行拆分,由助理郑金礼任CEO,独立运行自负盈亏。

  仓促上阵的那好网,虽然主打互动、直播,但同样涵盖了K12领域的学业课程和素质教育课程,相当于换了个形式的梯子网。

  梯子网尚未摸清去路,换个形式就能突破吗?投资人不再愿意为龚海燕的野心埋单了。最终,龚海燕的资金耗尽,那好网、梯子网轰然倒地。

  重回91外教,龚海燕身心俱疲,连续的打击让她变得更加激进。随着与她的分歧越来越大,CEO郑金礼辞职,91外教团队开始涣散。最终,2015年1月,91外教卖给了昔日的竞争对手51Talk,成为后者诸多光环中最耀眼的一环。

  戏剧性的是,两年前某个场合,尚籍籍无名的51Talk黄佳佳凑过来给她打招呼:“龚总,你要做这一块的话我们就没戏了。”而1月16日,在51Talk收购91外教的新闻发布会上,当黄佳佳在台上侃侃而谈时,坐在一旁的龚海燕神情黯然。

  刚入行时,龚海燕曾预判:在线教育将血海似团购。没想到,自己却成为在线教育史上最典型的死亡案例。

  逝者已去。撇下龚海燕,90后团队的趣寻网深挖家教,网易公开课掀起MOOK运动,BATK(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新东方)找到了合适的队友,好未来正企图通过大规模投资并购成为在线教育“第五极”……似乎任何一个再细分的领域,任何一个再小的切口,都有可能造就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的“淘宝”、“京东”。

  2015年,在线教育的大幕刚刚拉开。

来源:商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