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踢进校园,还需破几个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5-08 10:53围观1022次我要分享

  新华社发布消息,今年秋季,由人教社组织编写完成的《中小学校园足球用书》将正式进入全国中小学校园;同一天,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行政管理人员和校长培训班(青岛站)开班仪式上,教育部体卫艺司副司长刘培俊透露,今年教育部计划完成对7000名校园足球骨干师资的培训。

  此前一个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其中不乏多项涉及足球进校园的内容。

  而早在2014年底,校园足球工作主导部门已由体育部门转为教育部门……

  为何“足球风”如此强劲吹向校园?这项被公认的世界第一大运动在校园开展情况到底如何?

  从足球的发展现状中,我们能否看到学校、家庭、社会对教育和体育关系的认知?从足球的魅力中,我们能否窥到当前青少年性格培养的方向?借着发展足球,我们能否期待踢进学校素质教育临门一脚的契机?

  足球老师匮乏,成推广校园足球首要瓶颈

  作为石家庄的足球强校,不论是身处乡村的平山县温塘镇北马冢小学,还是位于市区的谈固小学,足球都是因为机缘巧合才在学校扎根的。

  2009年,北马冢小学翻新,依靠开矿富裕起来的北马冢村捐资修建了一块拥有塑胶跑道和人工草皮的操场。恰逢当时从石家庄市体校退休的足球教练路昶在温塘买了套房子疗养,一边是守着全县唯一一块高标准操场不知如何利用,一边是闲来无事想发挥特长教孩子们踢球,双方一拍即合,北马冢小学的足球开练了。

  短短几年,北马冢小学的女子足球队好像一匹黑马,在2013年夺得了全省校园足球南区总决赛女子组第二名。甚至,温塘镇乃至整个平山县的校园足球都被带动了起来。

  而作为石家庄市校园足球发展的传统强校、首批全国校园足球布点学校,石家庄市谈固小学夺得了2014年“谁是球王”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石家庄赛区娃娃组比赛冠军。这个学校的足球发展轨迹,也和北马冢小学一样,有着很大的偶然色彩——2008年,本校一位热心足球运动的体育老师江建华凭着一腔热情,利用课余时间组建起了校足球队。

  某一位教练或老师的热情和执着促成一个学校足球队的诞生,是目前多数有足球基础的学校所遵循的相同轨迹。

  如同偶然中蕴含着必然,足球教练成为制约校园足球产生和发展的关键因素。

  石家庄市青园街小学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便更改课程设置,保证每周一节足球课。“但是体育老师没有一个是足球专业出身。其实别说足球老师了,连体育老师都不够。”被问到目前开展校园足球最大的制约因素,青园街小学校长王志民首先提出了师资问题。

  作为裕华区人大代表,王志民今年1月2日向区人大递交了一份《关于招调专职体育老师的建议》,要求重视学校体育老师的严重缺编、体育教学内容偏少等问题。“我们学校在编的体育老师只有5个,一个年级都合不上一个。”

  据王志民介绍,近年来小学体育课课时持续增加,目前一、二年级每周四节体育课,三年级以上每周三节体育课。“但我们一个年级有8个班,每个老师每周最多18个课时。”学校迫不得已,只好要求班主任代上体育课。“课时算是保证了,但质量有待商榷。”

  张进战是拥有400多名学生的北马冢小学唯一的一名体育老师,田径专业毕业。“当初我们参加事业编考试的时候,虽然体育老师和文化课老师分开招,但考试内容主要是教育学内容,根据成绩择优录取,分配的时候就按体育老师分,不分田径专业还是足球专业。”如此便解释了为什么学校体育老师专业不够多样的原因。

  为解决教练缺乏和专业化不足的问题,谈固小学从河北师范大学外聘了两名足球专业的学生。而目前该校球队外出参加比赛的大部分费用,则需要家长掏腰包。

  相对全国,河北省校园足球起步并不晚。

  据介绍,石家庄和秦皇岛是国家校园足球布局城市,2012年,张家口、保定、唐山、邯郸、邢台、衡水6市被列为省级校园足球布局城市,河北省因此成为全国第五个开展省级校园足球布局的省份。

  然而,据知情人介绍,自2012年至2014年,河北省发展校园足球的相关经费却一直没增加,每年经费共计100万元左右。除去按照国家规定需要配比给石家庄、秦皇岛的大致40万元的经费外,省级布局6市共计划拨经费不足60万元。

  拥有一支足球队,并在大型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很长时间以来,校园足球只是某些学校、某些学生的“独角戏”。在河北省,直至2014年下半年,足球基础较好的学校才普遍开设足球课,每周一节,作为体育课内容。校园足球得以拓展为每个孩子都能接触的运动。

  “虽然现在足球课开设了,但系统的教学怎么开展还需要研究。”石家庄市谈南路小学教育处主任胡昕波说,为了增强足球队实力,球队成绩在区里属于中等偏上的谈南路小学刚刚聘请了一位放学后专门培训足球队的教练,可要普遍开展足球课,难度很大。“一方面没课本,另一方面学校体育老师也不是专业出身。”

  目前,足球校本课程的编撰还属于学校的自主行为,北马冢小学已经有了自己的校本课程,指导每节体育课前15分钟的足球教学,谈固小学与高校合作创编的足球教材正处于后期修改中,但对更多学校更多学生来说,“踢球往往还停留在只管撵着球往门里跑的阶段”。

  据了解,由人民教育出版社组织编写完成的《中小学校园足球用书》将于今年秋季正式进入全国中小学校园。这套丛书由课程教学专家、足球教育专家及一线体育教师共同编写完成,介绍足球运动文化和技战术学练方法。

  据石家庄市长安区教育局思政体卫科科长雷胜利介绍,长安区小学、初中、高中总共近70所,截至2014年,长安区足球特色学校已经发展到17所。对于尚未发展足球运动的学校,教育局将首先着力解决学校足球场地、设施建设中的经费问题,并要求全体学校面向全体学生开展足球文化节、足球兴趣小组等活动,使“球盲”孩子爱球、懂球、玩球。“校园足球要变成孩子们普遍接触的运动,如果校园足球变成除校队外其余孩子踢不着的局面,那就算不上真正的校园足球。”虽然本区也有不少学校动辄组织数百学生练习足球操,雷胜利觉得还是应该谨慎推广。“多数足球操动作大同小异,换成一束花、一个篮球照样可以是这些动作,不能把足球运动的特色展现出来,要防止变成形式主义。”

  足球特长生升学渠道狭窄,家长孩子多有后顾之忧

  用不了多久,王素花就要参加中考了。

  作为石家庄市第二十二中学的一名女足特长生,紧张的备考之外,她还有对本校足球特长生招生名额的焦虑。

  虽然自己学习成绩尚可,但因为高中部今年的女足特长生招生指标还没下来,王素花的焦虑一时还得不到缓解。“考不上二十二中的高中部,我也不知道能去哪个高中。”

  王素花就读的二十二中,是目前石家庄唯一一所接收女足特长生的高中。

  与女足特长生升学渠道的狭窄相比,虽然招收男足的学校数量相对多,但也难言丰富。不论女足、男足,升学通道受阻是这些足球特长生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招收特长生学校少,一定程度上造成学生和家长对足球特长生升学渠道不够畅通的顾虑,不利于激发足球特长生积极性。”据石家庄市校园足球办公室主任杨光介绍,因为2014年二十二中小升初女足招生名额紧张,石家庄市裕华区教育局曾协调基础设施较好的另一所中学接收南王小学的4名女足特长生,虽然市校园足球办公室也专门派了一名教练过去培训,“但学校本身发展足球运动不足,相应师资无法保障,孩子们有点儿被耽误了。”

  “你踢球将来能干什么?”作为一个农村孩子,王素花每次回老家几乎都要面对邻居们不厌其烦的询问。

  “语气里总有点儿想看笑话的成分。”王素花承认,村里人的不理解和父母的付出都让她在面临升学时平添了很多心理压力。

  王素花小学五年级时才有机会接触足球。起初一起踢球的20多个队友,小学毕业时只剩下七八个,“很多都是家长不让练了,觉得踢这个没前途。”

  踢球到底能干什么?家长的质疑背后是对体育生升学渠道不够畅通的不安。

  杨光介绍说,虽然各地教育局支持学校申请特招体育生,在申请程序上基本没有限制,但一般初、高中学校还是更侧重文化课教学,很少申请。近年来,石家庄市足球特长生招收学校几乎没有变化。

  不过,随着校园足球改革工作的推进和学校积极性的增加,为了畅通足球特长生升学渠道,今年,足球并非传统项目的石家庄二中、十五中等加入了足球特长生的招生阵营。

  今年3月16日,《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要求大力推进校园足球发展,并提出目标:2020年全国中小学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

  不难想象,随着校园足球的推进和普及,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像王素花一样,选择作为特长生参与足球运动,而面对日益增多的需求,如何畅通足球特长生的升学渠道,使想踢球的孩子继续有球踢,无疑成为需要关注和解决的问题。

  王素花来自平山农村,为了陪伴女儿,王素花的父母专门在位于石家庄市区边缘的东王村,每月花300多元租了一间民房,夫妻二人也都跟到石家庄打工。

  虽然租住房设施简陋,每天在裕彤国际体育中心训练完还要倒两趟公交车、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但相比之前每周都要往返温塘和石家庄,王素花觉得已经轻松很多。

  二十二中一直负责球队招生工作的老师董潇彬介绍说,该校的女足特长生主要来自南王、平山等城乡接合部或农村地区,家庭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训练很辛苦,一般家长不舍得女孩子受这罪。”

  董潇彬觉得,从根本上解决王素花们面临的住宿和交通的不便,还在于促进当地学校的足球发展,以使足球特长生能在当地解决升学问题。

  以石家庄为例,招收足球特长生的初、高中学校仍主要集中在石家庄市区。据介绍,温塘学校初中部和只有高中部的平山中学计划今年开始招收特长生,在石家庄,这将是市区外中学首次招收足球特长生。

  足球特色学校布局、足球特长生招生学校数量和地区分布,无一例外都与王素花们息息相关,无疑也为决策者在推进校园足球布点工作时,提出了统筹兼顾、合理匹配的新要求。

  目前,为了解全省基本情况,河北省教育厅正在组织“校园足球”点校情况调查及申报工作,通知提出,从2015年到2017年,计划面向全省遴选建设5%—10%的大中小学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和5—10个试点县(市、区)。而遴选原则首先便强调了合理分布足球开展学校类别和地域分布。

  唤起足球精神,补上学校素质教育缺失的一环

  “我们很少有一项运动能像足球那样完整强调集体性,讲究团结、合作;另外它强调拼搏精神,要敢喊、敢要球;同时,它诠释了什么叫胜不骄败不馁,得分了不能骄傲,因为一骄傲,对方可能就进球了,不过输了也不要紧,大不了下次再来。”

  站在谈固小学的球场边上,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教育系足球专业的念铮一边看着儿子在球场上飞奔,一边说起让孩子练足球的初衷。

  祖孙三代踢球,出身足球世家的念飞航是谈固小学足球队里为人津津乐道的一名小球员。

  他的爷爷念文汉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作为河北男足的第一代名将享誉中国足坛,并带出多名著名国脚,如中国男足的李福宝、中国女足名将王丽平等。爸爸念铮同样投身足球事业,多次担任全国足球联赛裁判,目前在河北省城乡建设学校体育教研室工作。

  如今,念老虽然已经70多岁,但也经常去学校接孙子——自行车上常备着一双球鞋,看训练哪儿不对,马上上去踢两脚示范。

  出身这样的足球世家,是不是家里对小飞航有更多职业化的期待?念铮一听就摇头。虽然儿子在广州恒大足球学校训练了一年多,校方保证孩子可以进重点班培养,但因为觉得孩子离家太远总想家,不利于成长,一年前念铮便让儿子转学到谈固小学。对他来说,孩子在享受足球快乐的过程中,锤炼性格,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家里一般就一个孩子,娇生惯养,普遍抗挫折能力差,但人这一辈子总有受挫折的时候,受挫折的时候能不能扛得住?有的孩子输球了哇哇哭,不服啊。足球教会孩子什么?输了再来。”

  作为家长,念铮并不担心孩子会因踢球受伤,在他看来,受过足球训练的孩子,协调性柔韧性都好,“禁得住对抗,受到撞击知道顺着劲儿走,可能打个滚儿就没事了。而不从事运动的孩子,身体协调性差,上下楼摔一下可能就骨折了。”

  这句话不禁令记者想起在青园街小学看到的情景:学校从校门口到教学楼门口的院子里全部铺设了一层塑胶。当记者表示不解时,校教育处主任牟凤燕很无奈地说:“还不是怕孩子摔着吗?现在孩子特别不禁摔,一不小心绊倒了可能就摔成骨折了。”

  学生体质下降、性格培养无从下手目前正成为学校教育所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漂亮!”虽然在和记者聊天,但12岁的王蔚然眼睛几乎一直没有离开球场,每看到一个精彩的瞬间,他总会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场上,他的队友正代表谈南路小学和青园街小学进行本年度的市级足球比赛。

  即便不是球队的主力队员,甚至连本次比赛的候补都算不上,却并不妨碍王蔚然关心场上的一举一动。

  比赛临近结束时,球被冲出界外,他便马上喊站在球不远处的同学“快捡球!”不过随即这个小男生一转念:“不对,我们领先着呢,要拖延时间。”便又开始小声“碎碎念”:“慢点儿捡……”比赛结束哨声吹响,当谈南路小学以3∶0意外完胜青园街小学时,“太棒了!”王蔚然又马上兴奋地冲过去拥抱队友。

  虽然踢球只有一年多,对于足球所带给自己的改变,五年级的王蔚然尚不能提升到什么高度,但很多感受却是实实在在的。

  2014年巴西世界杯时,王蔚然已经加入了学校足球队,“感觉一下子看懂了。”为了看现场直播,他总跟着爷爷或者爸爸大半夜爬起来看球,一场不落,甚至当时还对电视进行了设置,“一开机就是中央五套”。今年3月21日,在石家庄永昌队上演的本届中超主场首秀上,王蔚然作为全场2万多名球迷中的一员,随爸爸妈妈坐在石家庄裕彤国际体育中心。“哇,那喊声,‘永昌加油、永昌必胜’,大家叫得特别疯狂!”首次体验大型比赛现场的氛围后,王蔚然对足球越发陶醉。

  足球的乐趣,王蔚然定义为“好玩在争斗”。不过说到对手,他却说:“虽然我们分属不同的队,有时候会把对方踢倒,但一声‘对不起’就能表示我们的歉意。”如今这个自曝原来喜欢“打打小架”的小男孩已经改掉了冲动、爱动手的毛病。

  作为球队的后卫,王蔚然明确自己不能越位,“教练看到我们谁光想着自己带球,就会叫我们一定要多传球——进球的功劳是大家的。”

  起初参加足球队时,王蔚然的家长也有些担心踢球会影响学习,“没想到他现在做作业的效率反而提高了,正确率也能保证。”因为每天放学后有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做作业的时间被压缩,王蔚然只得被迫提高效率。“原来四点到家,差不多磨蹭到八点写完作业,现在五点四十回家,七点左右就能写完。”对于质量,王蔚然也不敢放松要求,“成绩下降了,家长、老师就都不让踢球了。”

  “很多人说‘为什么中国十几亿人口,竟然找不出11个能踢球的’?可问题是,我们真是在十几亿人里选的吗?”念铮曾这样反问记者。

  从足球发展战略来讲,从拥有最大基数的娃娃抓起,被认为是发展中国足球、化解足球专业性人才选拔困境的治本之策。而对于喜欢踢球的念飞航、王蔚然来说,可能足球并不会成为他们赖以生存的饭碗,但足球这项运动所能带来的乐趣,却将随着年少时的接触陪伴终身。

  “球场那么大,人跑在上面心里也会感觉宽阔,虽然我们讲究技战术,但光耍心眼球是没法踢的,我们必须保持对队友的信任,一起努力去完成每一个漂亮的进球。”足球的真正魅力何在?曾经是一名足球专业特长生的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赵敏给出了一个引人思考的答案。

  也许,从教育功能方面来讲,我们正可以透过足球精神反观当前学校教育某些方面的缺失。也许,我们可以期待,小小的足球将成为撬动当前学校教育、学生性格培养困局的一个杠杆;而这种效果,也绝非能够即刻显现,它可能需要一代代孩子用亲身实践去了解足球、认识足球,再将他们的感受一代代传递下去。

来源:河北日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