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教材拟退出政府定价 业内:不太会涨价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5-13 09:10围观1192次我要分享

  国家发展改革委通过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发展改革委网站就中央定价目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此前一直被列入中央定价目录中的教材拟退出政府定价。

  作为所有学生接受义务教育的工具书,教材即是必需品也具有垄断属性,因此教材的价格比其他书籍更加重要。

  记者调查了解到,中小学教材最后一次调价是在2006年,相同质地、页码的教材相比于其他书籍在价格上要便宜将近一半。据业内士人透露,中小学教材因为有稳定的销售群体,再加之政府补贴,尽管定价低,利润其实不菲。在政府放开定价后,由于其具有特殊的审批流程,在义务教育阶段全部由政府买单,预计价格也不会涨高。

  中小学教材定价基本偏低 价格十年少调整

  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教科书由国务院价格行政部门会同出版行政部门按照微利原则确定基准价。一直以来,中小学教材的价格普遍较低,且大幅低于市面上的图书价格。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以人教社中小学教材为例,在其官网上可以查询到,其义务教育阶段的教材里,小学阶段教材普遍都在10元以内,且多数定价稳定在5元至7元左右,部分教材的价格甚至不到5元,如新课标数学二年级上、下册(彩色)的价格,只有4.65元和4元。中学阶段的教材价格,虽然相较于小学阶段,有一定程度提升,但也基本稳定在10元左右,多数不超过15元,初中阶段教材多在8至10元,高中阶段的必修教材,则多在10至13元。

  参照人教社的教材定价,教材的价位水平标准,基本上与教材页数成正比,但与市面上普通的图书相比,教材在同等页数下,则便宜得多。如人教社语文八年级教材上册,268页,定价为10元;市面上268页左右的图书,拿蒋勋的《孤独六讲》作为参照,总页数为269页,定价则为26元。

  据了解,教材出版社多年来形成一定的“价格”行规,价格主管部门很少进行调整,因此教材的定价多年来基本趋于稳定。从国家发改委的网站上可以查询到,最近一次调价是2006年,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出版总署出台“加强中小学教材价格管理政策措施”,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教材价格管理,降低中小学教材价格。

  中小学教材由区县教委进行采购

  义务教育阶段政府买单

  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我国实行教科书审定制度。教科书的审定办法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规定。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据了解,地方在选用教材时,需要从教育部审定的教材目录中进行选用,在具体操作层面,北京是各个区县从北京市教育行政部门列出的目录中进行选取,根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学生的教材由区县教委进行买单。

  北青报记者在查阅部分区县教委的预算表中发现,各个区县教委的预算目录并没有详细列出教材使用经费。据一些学校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每年9月,是学校集中发放新生用书时间,一般在此之前,区县教委会要求学校对学校所有书籍数量进行申报,之后学校就可以根据安排到新华书店进行领书,所有费用全部由专项经费支付,不需要学生缴付任何费用。

  由于区县教委有一定的自主选书权,因此目前北京市各个区县在使用教材方面不尽相同,一半选取的是人教版的教材,一半选取的是北京版的教材。同时考虑到区县内部教学、考试进度的问题,同一区县选取的教材版本都是统一的。

  对于今后教材价格放开后,作为采购方是否会货比三家进行选择?一位区县教委人士表示,由于教材选择有着严格的审核,必须要进入采购目录才能够进行选择,一般进入目录的也是长期占据教材领域的几家出版社,因此,区县教委的选择范围不会太大。

  小学教材实际最赚钱

  大学马哲、毛概也有销量保障

  教材定价大幅偏低,出版社是否无利润可图?成本是否远高于定价?一家主要负责教材出版的资深人士表示:“定价低不代表不挣钱,由于教材的销量大,实际是最挣钱的。”该人士具体解释说,义务教育阶段的教材,具有一定的特殊性,甚至有“垄断”性质,虽然定价低,但其在销量上有巨大的保障,“教材是可以无限制复制的,每年都在定期、不断地循环,所以量值效益是最有保障的。小学教材实际最赚钱,其次是大学里的马哲、毛概等教材,都具有强有力的销量保障。”

  据出版界人士透露,如果仅从成本核算的角度看,教材也未必亏本,“比如320页、16开本、黑白单页的图书,市面上定价是20元的话,换算过来,一个印张的定价等于是1块钱,但印张的单价成本大约只有4毛,所以市面上图书的毛利润实际达到了2倍之多;如果同是320页、20元定价的图书,32开本的话,换算过来,毛利润则会更大”。

  业内说法

  特殊采购方式决定教材

  取消定价后也不会涨价

  “教材的生产流程是很特别的,先得由教育行政部门发起,然后由具有资质的出版社参与其中进行生产,出版社实际相当于服务生产商。在这之中,出版社基本是没有话语权的。”据业内人士介绍,由于教材的特殊意义,需要教育行政部门、宣传部门层层审定,所以基本是行政项目制,出版社在之中基本没有太大的谈判话语权,包括定价,“如果按照市场类图书来定价,出版社其实想定多少钱,就可以定多少钱,就像市面上上千的高级图书,并不是按照什么成本来审算的,就看消费者能否接受”。

  业内人士预估,由于教材的特别生产流程,它的价格放开也是建立在一定“条件”基础上的,所以取消定价后,基本不会影响价格的稳定。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