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生的起点工程" 让孩子的笑脸像花儿一样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5-14 17:43围观1012次我要分享

   为营造有利于幼儿健康成长的良好社会环境,推进学前教育科学发展,从2012年起,每年5月20日至6月20日被定为“全国学前教育宣传月”。如何更广泛地传播科学的学前教育理念和方法,让孩子的笑脸像花儿一样,需要我们思考和关注。

  学前教育是起点工程,也是系统工程

 “美国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调查,在幼儿阶段1美元的投入相当于大学7美元投入的价值,对于我国来说,对学前教育的认识和重视都还是不够的。”北京市丰台区方庄第三幼儿园保教主任张俊告诉记者:“我不太喜欢听到幼儿园老师被称为‘阿姨’,幼儿园教师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不是‘保姆’。很多家长认为,幼儿园就是让孩子吃好玩好的地方。但这只是幼儿园最低的要求,他们没有看到学前教育的真正价值所在。”

  的确,幼儿阶段也是孩子的社会品格塑造阶段。专家指出,幼儿阶段是人生的重要奠基时期,学前教育能让孩子学会自理,这种能力的培养是不能忽视和小看的,从小抓起,有利于避免高分低能现象;学前教育还意味着让孩子拥有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考能力,给孩子的思考创造机会;在学会自理和有思考问题能力的基础上,让孩子有自我管理的自主能力,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发展。

  学前教育是一项起点工程,也是系统工程,需要学校、社会的力量,也需要家庭教育的配合。

  作为研究学前教育的学者,首都师范大学老师夏婧分享了一个真实的案例,这个故事引人深思:妈妈带着5岁的孩子去动物园游玩,按规定,游客不能投食给动物。但是,孩子又吵着要给动物喂食,妈妈就想了一个“办法”,把带来的水果切成小块让孩子偷偷投喂,告诉孩子,如果被发现,就说小块的水果是给自己吃的……

  “学前教育不单单意味着学校单方面教育,家庭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当前,我国在家庭教育方面有所缺失——城市父母工作忙,农村父母外出务工。”夏婧认为,对家长的教育也很有必要,可以依托幼儿园或者社会机构对家长进行科学的指导。

  自然化、生活化、游戏化,应是学前教育的底色

  朝阳区的杨女士最近面临一个疑惑:女儿上的到底是幼儿园大班还是“学前班”?

  原来,杨女士女儿所在的幼儿园为了留住更多孩子,在大班也开设学前课程了。“其实我更愿意让孩子多玩一点,人生的路那么长,就好像跑马拉松,起跑早的不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杨女士不太认同幼儿园的做法。

  然而,很多家长并不支持杨女士的看法。一位小学一年级的家长坦言,自己的孩子没有学过拼音和数学课程,但班里差不多有八成孩子在小学之前就学过一些,自己的孩子明显比别的孩子弱一些。别人的孩子是“炒冷饭”,而自己的孩子是“生米煮成熟饭”,自然会落后。

  对于学前教育小学化,“抢跑”孩子领先的问题,学前教育研究者表示,这种“领先”持续性有限,不但如此,还会让孩子养成不爱动脑、不爱思考等不良习惯。“孩子过大的学习压力,还会让很多孩子在没上学之前就对学校生活失去兴趣。中国有句老话,叫过犹不及,在正确的时间要做正确的事。”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冯晓霞指出。

  是的,孩子每一岁都有每一岁的意义,有其思维进展的年龄特点,遵循成长规律的马拉松长跑,才是成功的教育。《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就要求坚持尊重幼儿身心发展规律,坚持保育和教育相结合,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严禁在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进行技能强化训练等违反幼儿身心发展规律的做法。

  “指南只有落实到孩子身上才能真正受益。学前教育不是表演,需要的是真实自然的影响,需要的是从孩子需要出发设计课程,进行生活化的教育;学前教育还应是游戏化的教育,教师是支持者、引导者、合作者,要让孩子在真正无负担的游戏中获取有益的经验。”张俊强调。

  鼓励民办幼儿园发展,农村要适当多吸收当地教师

  “起点工程”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自主品牌,重点关注农村贫困地区学前教育,在贫困农村地区打造标准化幼儿园,为学龄前儿童创造良好环境,解决儿童“无园可上”的困境。

  作为学前教育关注者,夏婧参与了该工程今年在江西农村的慈善工作。她向记者介绍了在江西农村的前期调研结果:农村幼儿园的布局仍有待优化,有些村落由于人口较少没有设立幼儿园,很多适龄儿童不能就近接受学前教育;农村幼儿园教师素质和专业水平较低,教育理念和方法不符合学前儿童的年龄特点等问题更为严重……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易凌云认为,农村地区学前教育更为突出的问题是,学前教育处于发展阶段,教师的制度性来源没有保障,学前师资队伍存在“一缺三低”现象——专业水平低、工资低、待遇低。“表面上看,虽然当前很多院校开设了学前教育专业,但还有很多学校由非学前教育老师授课,培养出来的学生自然达不到专业水准。”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许晓晖指出。

  针对农村学前师资队伍问题,夏婧认为可以多吸收当地教师,她介绍了“起点工程”的一个例子。江西的一对夫妇,两人都是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回村后两人开办了幼儿园,收费比较低,虽然质量一般,但毕竟解决了农村适龄儿童入园的问题。而且两人都是当地人,对当地有感情,是最能真正扎根稳定下来的人。同时,在她看来,对于这种由村民自发建立的幼儿园,没有必要禁止,相反可以给予支援和引导。

  张俊建议:“要鼓励民办园的建立和发展,同时要提高其水平,让家长踏实,才能真正缓解入园难的社会问题。”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