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速排在世界80位以后 收费高网速低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5-18 15:40围观1017次我要分享

中国网速排在世界80位以后收费高网速低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要想富,还是得先修路。据统计,到2014年底中国网民达到6.5亿人,为第一网民大国。不过,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报告则说,中国的网速在世界范围内排在80位以后,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网速都比北京快。

  高收费的现实状况连总理都看不下去,在上周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总理关于加快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表态得到了网友们的集体共鸣。

  一边是突飞猛进的“互联网+”时代,另一边是收费高、网速低,手机流量费贵,广大网民如何告别“蜗牛”状态,痛快地去冲浪,拥抱高速发展的互联网经济?据中青舆情监测室对提网速、降费用、破垄断等新闻热词监测发现,在经济新常态下,GDP下行压力大,网速快慢成为制约互联网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

  各大运营商该提网速、降资费了

  “1G流量价格降到15元,实际统计还没有以前200M经用,这里面猫腻太多。”一部分网友反映说,费用高、网速慢,运营商宣传的都是理论数据,实际根本达不到,强烈支持提网速,降网费!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发现,相关舆情信息达108115条。其中,微博92482条,新闻报道4097篇,微信文章5655篇,论坛4855篇,博客1026篇;有50.6%的网民明确表示,各大运营商该提网速、降资费了。

  费用与国际接轨了,质量还没有。有些农村地区一年的网费是城里的两倍,而且维修特费劲。风水华清、老铁等网友建议,国家应该建立免费Wi-Fi覆盖网络;内地企业的资费标准应该跟香港靠拢。

  中工网等媒体也报道说,流量贵不贵?还要看收入。有专家通过数据对比分析发现,固网宽带落后美国约5年,移动宽带落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约4年。中国除了网速慢外,再考虑实际收入的差距,网费比国外贵不少。有的网友就说自己像“蜗牛”一样生活在网络时代。

  关于中国网速慢、网费贵的真相,新华网报道说,我国平均网速确实落后于许多国家。其根本原因是国家层面缺乏明确的、完整的宽带建设发展战略,资金方面支持不足。在东部发达地区,网速可能居于领先水平;在西部偏远的农村地区,情况就很不乐观,造成了中国网速的落后。

  人民网、荆楚网等媒体则认为,国内信息基础设施具有垄断性,只能是众所周知的那几个运营商在“操盘”。由于这种垄断性和逐利性,各大运营商对“降网费、提网速”并不感冒,尤其不愿意“降网费”。其实,“降网费、提网速”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难题,就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也有人提到,升网速、降资费应区别对待。

  网速慢、费用高主要因为市场缺乏有效竞争

  有22.6%的网民建议引入市场竞争打破垄断,认为中国网费贵、网速慢的原因在于垄断。如果不改变目前市场主体数量,不放开市场准入,光说说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

  “五味子”等一批网民认为,网费的事,还是应由市场说了算。如果三大运营商觉得不赚钱,可以让民营资本去做,不要占着位置不作为。

  《新京报》等媒体同样站出来质疑“网费贵”的现状。从表面看,中国网络经营有不同的市场主体,完全可以展开竞争、实现薄利多销,方便企业和网民。事实上,这些企业都有着“血缘”关系,不但缺少实质性竞争,反而是通过划片经营的方式实施了“分利式”垄断。在分级垄断下,大小运营商占据着“源头性资源”,缺乏服务升级的动力;在层层转售中,它们也不放过牟利契机……网络服务价格高、质量次,正是典型的垄断市场特征。

  在一些领域,确实存在改革动力不足现象。时事评论员陶舜希望,这一次在有关部门的敦促之下,能够开启深化通信行业的变革,让人民享受到改革的红利;独立电信分析师项立刚建议,国家出台相关的政策,把资费早日降到用户期望的合理水平。

  北京大学周其仁教授、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春晖等“学院派”专家认为,广大网民反映的问题具有普遍性与合理性。网速慢、费用高主要是因为市场缺乏有效竞争。市场竞争机制可以消除网速慢,同时还能促进降低价格。活跃的市场竞争,可以促进宽带普及、提高网速和降低费用。

  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等行业专家也提出,要打破垄断时代,运用新市场经济的方式解决问题。国内手机流量费有多少下降空间?中国虚拟运营商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表示,国外运营商的利润率一般在9%以下,国内目前为20%左右,仅从运营商利润率的角度就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只不过,让运营商主动降低资费无异于虎口夺食。

  业内预测,三大运营商的手机流量资费有望下降30%

  在入户宽带方面,近年来由光缆提升到光纤后,整体速度由以前的1MB提升至10MB,但由于“假宽带”等因素,居民往往享受不到所谓的10MB 网速。以全球标准衡量,35MB以下都属于慢网速。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网速、网费这些最基础的服务都应该大力改善,才能使互联网经济发展得更好。“风瑾儒画”等一批网友建议说,运营商可以考虑与产业链其他企业进行合作,将成本摊薄,让利于民。

  谈到这些问题,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表示,中国电信需要从卖业务转变为卖产品、卖服务。也就是说,宽带市场竞争需要摆脱低价同质竞争,挖掘其内在商业价值。

  工信部也在日前表态说,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并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业内预测,三大运营商的手机流量资费有望下降30%。

  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我国应出台相关收费制度和网速监测制度。制定一系列政策标准,形成政府、企业与社会多层级、多能级的改革机制,一方面加大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提高网速、降低资费,促进产业转型和扩大消费。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王晓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