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还没长大就被“玩坏”了?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5-26 09:49围观1060次我要分享

  2015年,在“互联网+”概念的催化下,在线教育的发展呈现出狂飙之势。越来越多的人在试水“互联网+教育”,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在线教育行业,据艾媒咨询集团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超过1600亿元。

  然而,在线教育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前不久,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指出,“互联网+”时代,受害最大的将是教育。而分豆教育董事长于鹏在近期的一次会议上指出,现在很多在线教育企业只是培训机构的“翻版”,不与学校教学深度融合,在线教育只是在炒作伪命题。

  据中国教育报微信的一项调查显示,尽管在线教育、“互联网+”的概念在产业界如火如荼,但是在老师、学生群体中,真正利用在线教育手段进行教学的尚在少数。只有19%的教师对在线教育很了解、比较了解,29%的教师“不太了解”。

  一边是如火如荼的狂飙之势,一边是各种质疑的声音。在国家大力提倡推进教育信息化的背景下,在线教育发展态势到底怎么样?其发展方向和前景何如?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在线教育火热,超1600亿元市场待挖掘

  纪实摄影师、儿童户外教育专家红杏最近为女儿佳佳报名参加了少年商学院的“小小CEO”网络直播课程。“女儿对经营很感兴趣,所以在看到报名信息后就为女儿报上了名。”

  网络课程的时间并不长,每周一节40分钟的课程,选定一个主题,给孩子们讲解。“第一节是物品的稀缺性、价值的不同;第二节课关注一个产品、一个机构、一个工厂的制作、经营流程以及分工分布。”红杏说,“每周课下还会留给学生两项作业,有时候是设计流程图,有时候是拍摄图片,有时候是一些社会实践。”

  看着佳佳在菜市场和叔叔阿姨讨价还价的身影,红杏心里很满足。

  尽管佳佳只上了3节课,但红杏却对这种在线教育形式很满意。“会比学校学得更多。”

  在红杏看来,传统课堂不能够重复,但在网络课程中,你可以多次回放,爱看多少次就看多少次。更重要的是可以节省时间,不受交通限制。

  佳佳参加的网络直播学习正是当前火热的在线教育形式之一。

  “近几年,在线教育发展很热。”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火就火在创业的公司非常多,创业的老师非常多,中小机构非常多,非常牛的人参与创业非常多,资本投入非常多。”

  自2012年起,由美国MOOC(慕课)、可汗学院传来的在线教育融资风暴开始影响中国。据互联网研究院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员吕森林的统计预估,2013年有20多亿元注入在线教育,2014年则有更多资金进入,单笔规模均在数亿元以上。

  今年,互联网教育行业发生了非常多的重要事件:A股市场诞生了市值最高的股票——全通教育;360和学大教育合作成立教育公司;猿题库获得了6000万美元融资。

  特别是两会期间“互联网+”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在线教育更被视为教育界的一匹“黑马”。

  艾媒咨询集团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超过1600亿元。“十几年前在线教育起步,而现在已经进入了加速发展。”吕森林说。

  认可度不高,大多企业尚未盈利

  “在线领域的市场空间确实非常大。”“跟谁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合伙人说道,“就拿我们来说,A轮就拿5000万美元,估值是2.5亿美元,B轮的话肯定会有更大幅度提高。”

  即便是如此大规模的投资,在线教育企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跟谁学也刚刚创业10个月。”他说。

  但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在线教育未能帮助他们有所盈利。“目前有3000家企业做在线教育。”吕森林如是说,但与在线教育的火热报道形成对比的是,“3000家企业大部分尚未盈利”。

  “目前的发展障碍就是传统学习方式和现在这种在线教育的不同,最大的障碍还是用户对互联网教育的认知,很多人不知道。”在吕森林看来,“二三线甚至是四五线城市还没有运用网络学习的意识,不是不需要,而是不知道。”但事实上,在线教育更大的价值是在三四五线城市,尤其是农村,“各地方都有家庭条件不错的学生,他们出得起价格,但找不到对应的人,这个时候就可以请北上广比较好的老师给三四线城市学生讲课。各地教育水平是有鸿沟的,在线教育能填平这种鸿沟”。

  中国教育报微信一项针对教师的调查显示,当问到“您的学生目前利用在线教育进行学习的人多吗”时,48%的教师选择“不太多”,38%的教师选择“几乎没有”“不了解”,只有12%的教师认为“还可以”或者“很多”。

  记者采访了解到,即使是在一线城市,也并非所有的学生、家长都能够意识到在线教育的存在。

  “之前没有上过,现在也不太了解。”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线下课程都是大四学生唐硕远的首选。初中、高中阶段的唐硕远对线上课程并不了解,“可以说没有听说过,可能是因为培训班宣传力度不够吧。”

  “与在线教育有所接触已经是大学的事了。”在课余,唐硕远会利用百词斩、猿题库进行英语学习,“但我还是不太了解网络课程是怎么回事。”

  即便是有所了解,很多家长还是不放心将孩子的学习放在线上进行。“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王先生的儿子浩浩,今年在首都师大附中上初二,眼下在家附近的一家教育机构上英语班,而在这之前,他的孩子曾经在学而思网校上过一段时间的课程。”最后由于对网校的老师并不了解,王先生还是选择让儿子参加线下教育课程。浩浩的同班同学大多有着同样的选择,“他们同学一般都是一起组班找老师上课的方式,小班授课,因为这样选择的老师更有针对性”。

  “学习使用新技术对学生来说不是问题,但是家长是不是能够接受这种方式?”在吕森林看来,这就需要企业下功夫,在市场上宣传推广。“现在是在线教育快速发展的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这是目前在线教育发展一大障碍。”

  行业混乱,在线教育开始“被玩坏”了

  “在线教育开始‘被玩坏’了。”这是吕森林对于在线教育的感受之一。

  在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进入在线教育的大市场中,抄袭之风开始涌现。

  在线教育APP产品——猿题库获得经纬中国领投、IDG资本跟投的700万美元B轮投资,此前该公司成立之时曾获得IDG资本千万元的A轮投资。2013年以来,猿题库、学霸君等题库类APP和扫题类APP不断出现,在收获市场的同时,在融资方面也获得巨大的成功,在线教育的APP产品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这种情况下,“同类项目便一哄而上,学习宝、阿凡题、快乐学、爱考拉、求解答、闻题鸟、答疑君、问他、百度作业帮等,题库和答疑APP这个细分领域挤得太满”,吕森林说道,“这不就是‘被玩坏’的节奏吗?怎么就越来越像打车软件大战了呢?还有在线编程、K12在线辅导……雷同项目太多。”

  2013年,中小学答疑APP题库,一下子出现了学霸君、快乐学、求解答等十几款同类产品,“然而,答疑市场真的那么大,能容纳这么多产品吗?未来一两年内此类应用必然会经过一个大浪淘沙、由盛而衰的过程。”吕森林说。

  “版权问题一直困扰在线教育。网上在卖的课程,如果盗版大量存在的话,对企业也是不利的。希望通过国家立法能够规范一下,加强对盗版进行打击。”吕森林说。

  另外,互联网教育的特色,应该是鼓励用户大量传播,互联网思维是做用户规模,“不是说十人听,这十人就都要交费。可能一小部分人是交费的,大部分是免费的,这种免费思维还是比较重要的,因为现在投资比较看重是否能把用户量做起来,有了用户量之后可以找更多投资。现在很多在线教育项目有上千万用户,但是尚未盈利,就有可能已经投资几个亿了。投资商不断投资,看重的是长期发展”。

  在同质化竞争的市场下,在线教育领域的口水战开始升级。“其实,在线教育市场普及率才5%,还远远没有饱和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在线教育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不是同行。”在吕森林看来,这是在线教育被玩坏的第二个表象。

  在高同质化竞争的态势下,“未来一段时间,大约30%资源不够的企业会被淘汰。”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有些公司做了半天,用户数量没有上来,客户体验不好,资本花光,不愿再投资,退出就是必然趋势。而走到最后的肯定是很大的团队。”

  尚未深入教学,在线教育是在炒作伪命题

  “很多机构都在做在线教育,包括一些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但是在我看来,在线教育只是被炒作的伪命题。”最近,在第七届全国培训行业招生人峰会上,于鹏提出在线教育是个伪命题,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于鹏表示,很多在线教育企业,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手段的培训机构而已,他们所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借着“互联网+”、在线教育的概念,将用户规模做到足够大,一轮一轮融资,然后再到美国上市。这不仅脱离了教育慢的本质,而且跟国家推动教育信息化与学校教学深度融合的大趋势相背离。信息技术,一定要跟教育教学深度融合,以学生为中心,方可改变整个教育生态。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认可。吕森林指出:“在线教育目前还只能以一种手段存在,比如说拍照搜题,如果做作业的时候,遇到一道题不会,拍照一搜,就搜到这道题的解答,这样的项目只是基于学生的刚需设计的,但是我们觉得,如果在线教育仅仅是应试教育的帮凶,那它将没有发展的前景,应该发挥更大的价值,让它来推进素质教育,改变传统的教与学,真正实现个性化培养。”

  “现在有些公司做素质教育、个性化学习,还是做得不错的,但这些还是非主流。”吕森林说道。

  对此,于鹏深有感触,他将自己比喻成孤独的行者。5年前,当他提出云智能的概念时,提出要利用云计算、大数据搜集整理学生学习的行为和结果数据,形成学生个人的数据中心,并借助智能诊断、推送系统,帮助学生和教师精确定位学习问题所在,进行有针对性的辅助学习,当时很多人都表示看不懂,也有不少人嘲笑这是痴人说梦。“但我感觉,这就是我的梦想,一个利用云智能技术,改变传统学校教学,真正实施因材施教的梦想。”于鹏说。

  同样的感觉,聊城三中副校长张胜聚也有:“现在面对学生综合素质发展的在线教育形式太少了。其实,体育、音乐、美术等素质教育科目更需要在线教育形式,但市场上注重综合素质的产品并不多,只能依靠学校教学完成。”

  俞敏洪表示,“互联网+”的出现,受害最大的也是教育,因为把教育本质部分给抹杀掉了。而真正的教育是改变人,从思想上、境界上、深度上改变,并且由这批人重新引领世界的发展。

  吕森林认同俞敏洪的观点:“目前所做的互联网教育,其实本质上都不是教育,而是教学,99%的公司都是在教学。现在这些都是在教学层面,而不是教育层面上。”

  与教学深度融合,或成在线教育发展方向

  尽管目前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尚未实现盈利,但在吕森林看来,这是由于在线教育仍处于起步阶段造成的,“在线教育产出应该在未来3到5年,两三年就会有盈利公司。”

  吕森林认为,在线教育未来的突破口就在于解决教与学的刚性需求,真正让信息技术与课堂教育教学深度融合,与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深度融合,真正实现因材施教。

  天津大学附属中学特级教师林峥表示,不管是在线教育,还是教育信息化,其根本还是要利用信息技术改变传统的教学模式,让老师教学更加方便、高效,而且使用起来简单,让学生学习效率更高、成效更加显著,让学校的教育教学管理更加智能化、人性化。“服务教师、学生和学校的刚需、痛点,这才是在线教育的真正突破口。”

  在于鹏看来,未来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必将以学生为核心,走向云智能。通过在云端将学生所有的数据记录下来,包括学生全时间链的行为和教学内容的记录。这些数据来自于每个学生,最能够反映学生学习状况,最能够证明学生的问题所在。对这些数据进行大数据挖掘、解读和应用,一定会有利于提高学生学习的效率,实现有针对性、个性化的自主学习。

  吕森林说,现在的在线教育机构都布局在课外培训、资源平台建设等教育教学外围领域,并未深入到教育教学的内涵与核心。真正要对教师、学生产生实际影响的“互联网+教育”,应当与学校教育结合,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在一起。

  这一观点,在日前举行的“2015年全国推进学校教学信息化校长论坛”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第九中学校长白继贞表示,作为一所教师平均年龄超过45岁的基层学校,教育信息化唤醒了教师主动教学、高效教学的智慧和主动性。这主要得益于学校与企业、高校合作的模式,通过引入企业的免费服务,学校能够借助企业的信息技术优势,打造更加高效、方便的资源平台,创新教学模式,让老师的教学应用更加方便、高效。

  于鹏也表示,真正的教育信息化,应当要走政府引导,企业与学校深度合作、共同研发运营的模式,这样才能真正发现教师、学生的刚性需求,才能更好地将信息技术与教学深度融合起来。

来源:中国教育报责任编辑:黄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