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阿舅”成了“香饽饽”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6-12 09:55围观1077次我要分享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六一”儿童节,幼儿园纷纷举办具有自己园所特色的“六一”庆祝活动。而在这些活动中,不乏男幼师的身影。近年来,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男幼师正在成为幼儿园里不可或缺的群体,也逐渐变成了学前教育战线上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但是,与之相对应的现实却是:男幼师紧缺、幼儿园招聘难、招进来留不住……本报记者走访了多位幼儿园的男教师,听他们说说这份工作背后的故事。

  北辰区实验幼儿园男教师赵会彪

  孩子在幼儿园里的“爸爸”

  近两年,一档名为《爸爸去哪儿》的真人秀节目火爆荧屏。电视上,爸爸们因为宝宝的各种小状况而着急,甚至抓狂,引得观众们笑声连连。这也是北辰区实验幼儿园老师赵会彪最喜欢的节目,不过银幕下的他,看着孩子们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却异常淡定。对于已经在幼儿园一线做了近5年男幼师的他来说,孩子们的小状况早已可以从容应对。

  今年29岁的赵会彪,2008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对外汉语专业。毕业三年后,已成为自己所在单位中层的他,却毅然辞职,进入北辰区实验幼儿园做了一名实习老师。谈到当初选择做幼师的初衷,赵会彪告诉记者,自己的母亲就曾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并且在学前教育战线工作了30多年,直到退休。也许正是这种从小就有的耳濡目染,让赵会彪对幼师这个职业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做一名幼儿园老师是我一直的梦想,所以当初得知有机会可以进入幼儿园工作时,我也就变得义无反顾了。”赵会彪说。而这样的实习生工作他一干就是两年,“我特别地喜欢小孩子,当你在做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时,你就不会去介意你的身份是正式员工还是实习老师。”

  赵会彪在北辰区实验幼儿园实习的那两年,本市正在大力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新建、改扩建了一大批幼儿园。而随着2013年,学前教育提升计划的实施,各区县对幼师的需求数量急速增加。也正是在这时,通过参加北辰区的统一考试,赵会彪“转正”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幼儿老师,同时,也是北辰区的第一批男幼师。

  每天早上6点起床;7点25分到达幼儿园,换好园服,给水罐打水。然后迎接孩子们到来;7点40分,带领孩子们到操场上做早操,在清晨的阳光中锻炼身体;8点,把早饭车推到班里,帮助老师发饭;8点30分,孩子们早饭完毕,收拾完孩子们的碗筷后,准备开始“上课”……

  这是赵会彪每天早晨的时间表。不过5月27日记者采访当天,由于“六一”区里有儿童节的活动,上午9点,赵会彪带着演出的孩子们抵达了演出地点,准备彩排。在两个多小时的彩排过程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每一个孩子,关注着他们的状态,由于天津炎热,每隔一小会儿,他就会提醒孩子们拿出水壶饮水。虽然还未结婚生子,但是赵会彪照顾起孩子的细心程度,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父亲,班里的孩子有时会亲切地叫他一声“赵爸爸”。每到这时,他的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中午11点半,彩排结束后,赵会彪把孩子们安全地带回了幼儿园。

  中午,利用孩子们的午睡时间,赵会彪才有时间跟记者聊了起来。对于自己男幼师的身份,他说自己从未有过尴尬,而且身边的朋友对此也很支持。现在,赵会彪有了一个同是幼师的女朋友,平日里带女朋友回家吃饭,与父母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谈到与女老师相比,男幼师的优势是什么时,赵会彪说:“其实女老师的细心我们男人也有,比如喂孩子吃饭,给孩子擦嘴等,但是在动手能力和创新性上,可能男老师更具有优势吧。此外,对于男孩子来说,男幼师可以更好地在性别上对其进行引导。”

  也正是如此,如今,在幼儿园,孩子们不仅有了“妈妈”,而且还有了“爸爸”。

  下午2点半,安静了两个小时的幼儿园里又响起了孩子们稚嫩的声音,这也预示着赵会彪下午的忙碌开始了……

  现状走访

  从学校招生到单位招聘—

  “凤毛麟角”男幼师太“金贵”

  幼儿园:男幼师“万花丛中一抹绿”

  如今,任意走进一家幼儿园,随处可见女老师活泼的身影,耳边也会不时传来女老师甜美的歌声。但是,想要寻觅到一位男老师的“踪迹”还真不是件容易事。那么本市男教师的数量到底有多少呢?记者从市教委了解到,虽然并没有专门对男教师进行过人数统计,但近年来本市男幼师的数量已呈现快速上升的现象,不过估计总体人数应该不会超过300名,这与目前全市1.3万名学前教育专任教师这个数字相比,男幼师绝对可以堪称是“稀缺资源”。

  以北辰区为例,在学前教育提升计划实施以前,全区男幼师的数量为零。从2013年开始,北辰区计划分三年,每年对外招收150名幼儿教师。“这一轮的招聘,我们要求大专学历的必须是学前教育专业,而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专业不限,只要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就可以报考应聘。”北辰区教育局学前科科长程春萍表示。

  可以说,这样较为“宽松”的报考条件,可以吸引更多热爱学前教育的大学毕业生加入到幼师行列。但是,两年来,在区里已经招聘进入幼儿园工作的300名幼师中,男幼师所占比例不到10%。

  由于北辰区实行的是区里统招,也就是说教师招聘结束后,再根据幼儿园的需求分到各个园所。每年招聘结束后,程春萍总会接到区里很多幼儿园长“要人”的电话,而大家想要的基本上都是新招进来的“男幼师”。“通过这两年的招聘和统一协调,目前,全区大部分公办园里都有了男教师,只不过具体到每所幼儿园中,就是数量非常有限了。”程春萍向记者介绍说。

  走访中,记者发现,类似于这样,在招聘时,幼儿园主动向局里要男教师的现象,几乎每个区都存在。“我们区在招聘时是由幼儿园先报招聘计划,很多园长报计划时都希望招到男老师。”南开区教育局学前科相关负责人表示。但是实际情况却是,目前,南开区所有公办幼儿园的专任教师中,还没有男教师。

  此外,除了幼儿园园长对男幼师这种“稀缺资源”青睐有加外,越来越多的家长也希望园所里可以有更多男幼师的身影。

  “孩子爸爸工作很忙,孩子平时在家时基本上就是跟着我,我们很希望幼儿园里有男老师,这样不仅可以让孩子在这个年龄段就对性别有所认识,而且男孩子多跟男老师接触,相信也会学到老师身上的阳刚之气。”最近,刚刚为孩子办完入园手续的幼儿家长张女士说。

  学校:男生报考幼教比例令人尴尬

  与幼儿园中男教师受到园长和家长们的共同青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幼师的招聘难。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区县在招聘幼儿园教师时,基本上都放宽了专业要求,一般的要求是与学前教育相关的专业,例如音乐、体育、美术等,而部分像北辰这样的区县,已经取消了对应聘者专业的限制。但即使是这样,每年招聘时,能吸引到的男生也是数量有限。和平区、南开区和北辰区等相关部门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每次招聘报名男生的数量都是“少得可怜”。

  “我们虽然希望能招聘到男教师,但是招录时,对于男教师与女教师的考试条件是一样的,就是根据笔试和面试成绩择优录取。所以有时候,好不容易有几个男生报名,但如果不能在考试中表现突出,依然无法进入到幼师队伍中来。”和平区教育局学前科科长董曼华表示。

  幼儿园面对的是招聘难,而作为人才培养的大本营—学校,则面对的是招生难。

  一边是家长、园长和校长的热盼,一边是男生们对此的“不感冒”。用“剃头挑子一头热”来形容幼儿园男教师的现状不为过。其实,跟女老师一样细心、喜欢孩子、钟爱教育事业的男性并不少,那为什么男教师会成为“稀缺资源”,仿佛幼儿园中的“大熊猫”呢?其实男幼师们正在面临一些职业困境,而这些也成为阻碍男性群体进入幼师行列的因素—

  原因分析

  哪些因素让男幼师“少得可怜”?

  因素1

  得不到认同,社会地位不高

  在我国,大家普遍认为“男人是家庭的顶梁柱”。正是在这样的传统观念下,男幼师这一职业,并不能很好地得到大众的认同。

  采访中,记者与多位幼儿园男教师有过交流。与赵会彪老师相似,去年刚刚入职北辰区北仓幼儿园的男教师盖欣坤,也是受到了当育婴师母亲的影响而加入到幼教队伍中的。但是这个毕业于山东大学音乐学专业的大男孩,至今没有得到父亲的理解与支持。“2012年大学毕业后,我曾在一所艺术学校教书,2014年有机会考入幼儿园从事幼教工作。当时家里除了妈妈,没有人支持我。直到现在,我爸爸和其他亲戚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当一名幼儿园老师。”交流中,盖欣坤告诉记者,父亲之所以对自己的选择不认同,其实还是对男幼师这个职业存在偏见。

  而事实上,这样的偏见并不只是小盖的父亲有。采访中,记者曾经对30名与学前教育相关专业的大学男生做了一次有关“你是否愿意从事幼教行业做一名男幼师”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90%的男生不愿意。而他们“不愿意”的原因大多是因为“男幼师社会地位低,怕得不到他人的尊重。”“以前同学聚会时,大家总会拿我的工作做些调侃,认为一个大男人怎么做的是一份女人的工作。后来通过我的介绍,很多人才对男幼师有了重新的认识。其实,男幼师跟女幼师都只是一份工作,而我们爱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因为喜欢孩子,而选择了学前教育这一职业的和平区十六幼男教师陆桂旺表示。

  因素2

  发展空间有限,家长信任度不够

  目前,男幼师由于数量有限,大部分幼儿园或是没有,或是只有一到两名,绝对属于幼儿园里的“小众”群体。“与全园几乎都是女教师相比,男教师很难形成自己的圈子,显得有些"孤独"。”采访中,一名幼儿园园长表示。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去年,她所在园所里刚刚招聘进来只有一年的男教师李陆(化名)选择了辞职。

  通过这位园长的帮忙,记者电话联系了李陆,这名毕业于外地一所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大男孩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离职的确是因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圈子。“幼儿园里除了我之外都是女老师,跟她们走得太近不方便,若要保持距离,一是不方便开展工作,二是也显得我这个人好像很傲慢,不合群。所以工作了一年,我始终找不到自己与他人相处的合适"距离"。”同时,李陆告诉记者:“男幼师上升空间有限”也是自己离职的另一个原因,“全园都是女老师,估计以后让一个男人来做这一群女人的领导的可能性很小,那么作为一个大男人,难道我就一辈子当一名男幼师?”李陆说。

  此外,除了以上原因,有些家长的不信任也让一些男幼师很无奈。“刚进园时,我带的是小班,每天早晨我也会到幼儿园大门口迎接我班上的孩子,但有的家长在把孩子的手交给我时,目光中总是带着怀疑。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差不多有半年。”回忆去年刚刚参加工作时的情景,盖欣坤说那时下班后天天给自己打气,“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再难也要坚持。”

  而小盖的经历,无论是仍在坚守的赵会彪、陆桂旺,还是已经离职的李陆,大家都曾遇到过。“如果你的心理素质不好,或者说本身对这个行业不是特别喜欢,那么恐怕很难坚持下去。”陆桂旺说。

  因素3

  院校培养无差异,性别优势难发挥

  近年来,无论是国家还是本市,都十分重视学前教育的发展,对学前教育师资的培养更是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但是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在幼师培养中,无论是高职还是本科院校,在课程设置等方面并没有“男”与“女”的区分,这也就意味着,只要选择了相同专业,那么无论男生、女生,学习的内容都是一样的。“我们在专业课的设计安排上的确没有性别之分,实行的是统一的管理和教学。不过在舞蹈、篮球排球等体育和艺术课中,会针对学习幼师专业的男生进行适当调整。比如我们会聘请专业男性舞蹈老师为男生们进行单独授课,在其中融入武术等项目。”天津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副院长赵放表示。

  这样的课程设置,让科班出身的男幼师跟女幼师相比,其实并没有过多的专业优势。至于那些非科班出身的男生在应聘中被成功录取后,一般可以享受到来自市里、或是区里、抑或是园里的专业培训,而这些培训的共同点就是,不会根据性别设计培训内容。

  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男幼师在园所都是负责早操和户外体育活动,但是采访中不少女老师坦言,在这些方面自己也可以做得很好。“通常情况下,男幼师在动手能力和创新这方面,要比女老师有优势,可是很多时候,因为没有经过专业的学习与培训,他们的这些优势并不能很好地发挥出来。”赵会彪说。

  问题探讨

  幼儿园到底需不需要男老师?

  从幼儿园的受教主体来讲,男幼师对孩子的性别社会化、良性性格形成、完整人格形成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男幼师性格果敢、开朗、坚毅、乐观,在园区日常活动中会让孩子们潜移默化地改变“骄娇二气”,培养男孩子应有的阳刚气质。同时在课程设置中,男幼师除了教授武术、跆拳道外,还根据男孩们的特点设置木工与维修等一些手工课程,不仅增长孩子的动手能力,而且拓展了他们开放性思维。此外,由于男幼教的自身特点,加强了与孩子“爸爸们”的交流,让更多“爸爸们”参与到幼儿教育中。

  众所周知,幼儿园里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女老师,一直都是“娘子军”的局面,这与学前教育自身特点是息息相关的,也是无可厚非的。个人认为,学前教育还是倾向于女性从事,幼儿园里的孩子们年龄都很小,幼儿园老师的大部分职责就是照顾孩子,在这方面女老师会比较细致。不过幼儿园里也需要男老师,但是需求量没有女老师大,一所幼儿园有男幼教一两名就足够,与女幼教相比,男幼教自身有很多优势,尤其是在专科教育方面,比如体育、健康、计算机等。

  如何吸引更多男性从事幼教?

  目前,报考学前教育专业的男生很少,能够坚持从事学前教育工作的更是少之又少了。从现实的角度出发,男性承担着家庭的大部分责任,需要成家立业,需要养家糊口,但是,目前幼教的工资待遇水平普遍不高,提高幼教的工资是防止男幼教流失的一大办法;提高幼教的专业化水平,可以采取不同的培训方式,提升男幼教在体育、艺术、计算机等方面的专业水平,让他们增强职业自信心;男幼教自身应该给自己制定一个职业规划,建议不断学习研究学前教育理念和知识,朝着学前教育专家的方向去发展。

  在社会背景方面,要尊重并提高幼师的社会地位,摒除对男幼师的传统偏见,让其有职业认同感和归属感,同时,要提高男幼师的薪酬待遇,解决其后顾之忧。

  在幼儿园方面,幼儿园领导要给予男幼师更多关心和培养,不只让其停留在“笔头”教学上。幼儿园应充分认识到男教师培训的独特性,加强男教师的培训,为男教师“量身定做”专业成长计划:一是在园内为男教师配备专门的指导老师,甚至可以成立以教育教学主管为领导的男教师培养小组,组织专门针对男教师的培训活动;同时,还要多组织男教师出外学习,鼓励他们与其他幼儿园的男教师进行交流和沟通,引导他们树立良好的学习榜样。

  至于儿童家长方面,要理解男幼师,在认可的前提下应加大对男幼师的支持。

  此外,还应建立有效的男幼师培养机制,除了扩大招生外,要有优惠的政策。如江苏省实行的免费培养、优先安置等“倾斜”政策。

  首先,幼儿园领导和其他女性教师要认可男幼师特有的魅力和价值,体现其职业价值;其次,保持男幼师的男性本色,充分发挥其特有的理性思维和创造性能力及阳刚之气;此外,在活动组织中,要用男性的方式承担起园区“父亲”的角色,进一步体现其包容和宽广的男性风格。

来源:天津日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