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怎样的创客文化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6-30 17:17围观1079次我要分享

  随着“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正式写入国策,中国进入了一个如火如荼的创客时代。顶尖创客的诞生,不仅需要领先的技术和充足的资金,还需要适宜的氛围。在很多人看来,中国不缺领跑全球的科研能力,不缺各种来源的充沛资金,唯独缺少堪比硅谷的创客文化。的确,文化是软实力,是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创客文化对创新创业绩效的影响不容小视。那么,关键问题是:中国需要怎样的创客文化?

  美式、欧式还是以(色列)式,哪一个才代表着创客文化的先进模式,才值得中国认真效法?在主持盘古智库一项关于创新创业孵化器的课题研究过程中,我意外得到了一个答案:可能并没有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所谓“最佳模式”,文化是和民族基因和地域特色密切相关的,没有“最好”的创客文化,只有“最适合”一个国家的创客文化。

  我的研究发现,不光失败的创新创业孵化器是不同的,成功的案例也并不相似,美国、欧洲和以色列的孵化器就各有所长,带着各自国家和地域鲜明的个性特征。而孵化,本质上就是创客将创新从观念发展为实业的过程。在创客实践梦想的最初舞台上,创客文化也带着和孵化器类似的独特体味。因此,从孵化器看创业氛围,不同国家的创客文化也是不同的,越是与民族个性、地域特征和国家运势相契合的创客文化,越是能够从根本上激发创造性火花。

  举例来看,就我研究孵化器的感受而言:美国的创客文化是商业主义加自由意志主义的。无论美国政府、还是创客,都对美国科技的全球领先地位十分看重,政府在近半比例的孵化项目中占主导地位,而创客也会带着“美国梦”精神和超强自信全情投入项目之中。此外,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创客运作创意项目的方式都是饱含商业思维的。

  德国的创客文化是行会主义和泛欧洲主义的。大多数创客,无论是否叛逆,都会遵循德国传统,借用行会组织的力量来孵化创意,广受尊敬的行会组织在孵化过程中起着引导作用。此外,德国的“大欧洲”情怀如此强烈,以至于德国的海外孵化战略也是发展最快的,整个欧洲都是德国培育创客的舞台。

  法国的创客文化是浪漫主义的。法国创客更加专注于创意本身,孵化器也更专注于项目本身。以色列的创客文化则是内敛主义的。以色列虽然是少数靠创新创业国策实现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跨越的成功案例,但政府却没有刻意去主导创客活动,创客文化趋向于在政府与市场之间谋求一种平衡。

  举例的这四个国家,创新创业都获得了蓬勃发展,孵化习惯和创客文化却大不相同。对于中国而言,直接生搬照抄任何一种“先进经验”都属于削足适履,结果可能事倍功半。从国际共通的成功经验看,中国需要发展一种适合中国传统、民俗习惯和当前国情的创客文化。

  在我看来,这种有中国特色的创客文化可能包含四大要素:一是随世而制。当前,中国崛起正在经历一段艰难时期,三期叠加给经济可持续增长带来了巨大压力,经济结构转型是走出困境的关键,如此背景下,创客所从事的事业已不仅涉及个人抱负,更关系到社稷安危,时代需要一种更具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创业氛围。

  二是天人合一。当前中国创新创业孵化模式的短板在于机制活力没有释放,政府主导模式缺乏效率,资本主导模式缺乏规划。因此,迫切需要平衡全局力量,建立政府和市场共同作用的创新创业孵化机制,引导创客积极调动多元化的创意孵化力量,营造一种不唯上、不唯钱、只唯实的创业氛围。

  三是海纳百川。当下,中国正在变成一个全球化大国,一带一路和人民币国际化等重大国策进一步拓展了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由此也势必需要打开创客的眼界,提升创新创业的格局,积极打造面向全球、融入世界、引导潮流的创客文化。

  四是亲诚惠容。当前,创新创业涉及到的资源投入种类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独自完成创意孵化的成功率越来越低,只有发扬中化文化包容并蓄、共生共荣的优秀传统,培育以合作共赢、互助互利为主题的创客文化,中国的创新创业才更有希望快速开创一个“大场面”。

来源:盘古智库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