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勐海县:教育信息化支撑教育的神经末梢不拖后腿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7-10 09:28围观1029次我要分享

  曼诺小学王海军老师正在教孩子们制作纸风铃

  “现在我们跟‘电视老师’做个游戏——帮乌鸦找石子,谁愿意上来?”六月底的一天,布朗山乡曼诺小学的王海军老师正带着22个学生上语文课。

  “老师,我!我!”王老师话音未落,班上最调皮的学生李云凡迫不及待地站起来。

  “帮乌鸦把石头放到瓶子里,让口渴的乌鸦喝到水。”李云凡按照“电视老师”的提示,点击“乌鸦、办事、瓶子”等汉字,电视上的乌鸦跟着他的操作把石块逐一放到瓶子里……

  开齐课:一个教师包下了全部课程却比原来轻松

  曼诺小学位于中国西南边陲,属于云南省西双版纳自治州勐海县,据说翻过一座山就到了邻国缅甸。年近40岁的王海军,在这个教学点已经工作了8年,他是这所学校唯一的一位老师。

  以前,学校基本上只开设语文、数学两门课,其他规定课程由于人手缺乏开不了。国家实施“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后,2013年,曼诺小学开始利用数字资源,把音乐、美术等课程都开齐了。王老师成了全科教师,但他觉得反而比以前更轻松了,备课、上课都有了资源可以用,他要做的是组织课堂教学秩序,有针对性地进行一些讲解。

  据教育部科技司信息化处处长张拥军介绍,自2012年底,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启动实施“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以来,全国有6.4万个教学点实现了数字资源全覆盖,基本实现了设备配备、资源配送和教学应用“三到位”,有效地满足了近400万偏远农村地区的孩子就近入学的需求。

  “实施教学点项目后,已有5.3万个教学点能够开齐国家规定的课程,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进步,是推进教育公平和教育均衡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张拥军说,不要小看开齐课程,在缺乏教师的农村教学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孩子上课兴趣大了 下了课也不想回家

  离曼诺小学几十公里远的阿克小学以哈尼族学生为主。这所学校目前只有二年级和四年级,李桂英和丈夫张荣仁是学校仅有的两位老师,夫妻俩在这里一起执教达18年了。

  阿克小学在没用上数字教学资源之前,老师只能单纯参照课本从字面上讲解,学生学起来枯燥,连上互联网后,可以图文并茂。李桂英明显感觉到学生的语文水平提高了很多,比如讲故宫,她把图片从电脑里调出来,故宫就非常直观地展现在学生眼前。学校的音乐课、舞蹈课效果也好了很多,现在学生一听到音乐就想动起来。“网络老师”不但教会了孩子,连李桂英和丈夫也跟着学唱起来,原来不会唱和跳的他们,现在也会了。

  最重要的是,她发现学生上课兴趣大了。“以前下了课就急着回家,现在是‘赖’在学校不想走。”

  内批,二十九岁,她是李桂英夫妇原来的学生,现是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内批的大女儿也是李老师的学生,学校有了互联网后,她经常带着另一个还只有三岁的孩子来旁听。村里这样的人很多,他们大多都是李老师夫妇俩的学生,同时,他们的孩子又是自己的“师弟师妹”。阿克小学,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当地的一个教学点,更是村里人的文化中心。

  培训抓得好才会有后面的教学效果

  其实,刚利用数字教育资源的时候,除新奇外,还有很多惶恐。李桂英刚开始不会操作电子教案,只好打电话向年轻教师一句一句地问,或者跟丈夫张仁荣一起琢磨,甚至向上初中的女儿学习。

  “很多教学点只有一名老师,不少是民办教师,对信息技术不了解,如果不培训的话,设备资源都不能好好利用,培训抓得好,才有后面教学效果。”张拥军说。

  张拥军认为,偏远地区在基本硬件条件具备的基础上,提升师资水平尤为关键。

  勐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进喜介绍说,农村教学点设备配备好后,县里首先进行了全员培训,然后开展竞赛,了解教师掌握的情况。比如布朗山乡,32个教学点,每次选1个讲课,31个评,轮着来,教师在评与讲的过程中相当于上了32节课。

  “是让电视教师帮你上课,还是你自己利用这个资源来讲课,教学点教师首先要明确自身利用资源讲课的定位。”云南省电教馆馆长罗文强调,培训的时候先要认识资源基本结构。

  罗文表示,教学目标是什么,知识点是什么,过程是什么,上课要注意什么问题,课外应该做什么,这些都可很好地利用数字资源。

  信息化让实现教育公平不再是奢想

  记者了解到,“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目前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在已经接入互联网的地方直接通过互联网获取和使用各种资源,另一种是在没有接入互联网的地方采用硬盘播放设备。曼诺小学所在的村子至今还没有接入互联网,因此,在2013年的时候,他们开始使用硬盘播放设备进行教学,每隔一段时间乡里的信息员会通知更新数字教学资源。一个好消息是,明年,学校的互联网就将开通了,届时,王海军和他的学生们就可以辞别硬盘播放设备了。而阿克小学由于已经开通互联网,师生可以方便地通过互联网使用各种资源。

  据张拥军介绍,一些条件较好的教学点,开设了“专递课程”,实施教学点项目非常有创造性,形成了一种新的教学模式。“城里老师为教学点孩子上课不必跋山涉水,通过网络视频同步,相当于面对面上课一样,教学点老师对课堂秩序进行组织,效果很好。”

  张拥军说,教学点项目实施过程,随着人口变动,教学点也会进行动态调整,要保证教育的神经末梢不拖教育改革发展的后腿,基本实现教学现代化。

  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长雷朝滋此前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教学点数字资源全覆盖项目以后,农村孩子可以方便地和城里孩子共享优质教育资源,有利于就近入学,为我国“控辍保学”提供了非常强有力的支撑。同时,对于农村教师的教学水平和整个综合素质的提高都有很大作用,将极大提高整个农村学校的教学质量。

  雷朝滋说,教育均衡教育公平在以前不容易做到,但在信息化的背景下,随着教育信息化的大力推进,为解决教育公平,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手段,缩小城乡、地区和校际之间的差距不再是奢想。

来源:人民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