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26%学校没网 数字技术颠覆中国课堂路还长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7-23 16:49围观2471次我要分享

  数字化正飞速影响着这个时代的教学。

  在上海曹杨第二中学,学生人手一个iPad,在上面,学校可为每一个学生建立错误典型样例库,老师通过录制微视频进行远程解答。

  在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的阿克小学,孩子们收到了优质的教学光盘,改变了18年来只有两名教师上课的窘境。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Buck Lodge学校,学生能在iPad上读iBook电子书、学很多大学提供的电子课程,还有老师自制的电子书。

  “信息技术将全面影响我们的生活,在教育领域也是如此。”上海市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常务副主任范国睿教授7月21日在 “创新与创造力-中美校长高峰论坛上海站”的闭幕式上如是说。

  不过在论坛上,有关信息技术影响教育的种种不足也被提及:“中国26%的学校都还未接通网络,只有59.6%的教室配备了多媒体教学装备,学生利用黑客技术屡屡入侵教育系统……”教育部教育信息化专家组秘书长、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任友群教授认为,“将数字技术融入日常教学,形成革命性的影响,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

  上海市教育学会会长、中美校长高峰论坛组委会副主任委员兼上海组委会主任尹后庆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次“中美校长高峰论坛&2015美国年度荣誉校长中国行”从7月12日-7月26日巡回深圳、广州、西安、上海、北京五大城市,7月21日、22日在上海的活动纳入“2015上海市暑期中小幼校(园)长专题研修班”的范畴,美国年度荣誉校长中国交流访问代表团是首次来华,与中国的校长和专家们进行了头脑风暴。

  颠覆课堂:学生人手一个iPad

  James Richardson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Buck Lodge学校的校长,于2015年获得美国“国家年度荣誉校长”称号。在学校里,他为每位学生配备了iPad在学习中使用。“他们可以使用老师找到的各种应用程序。”

  此外,学生还能在iPad上读iBook电子书、学很多大学提供的电子课程,“我还让老师们自己做类似的电子书和教学工具”,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我们花在教学、考试、测试的时间更少了,而老师能够更好地了解到学生的真实学习情况。”James Richardson校长说。

  同样获得2015年“美国国家年度荣誉校长”称号的Bill Ziegler,在位于马里兰州的Pottsgrove高中里,也让学生用iPad去学习各种课程,“以前老师可能教不了那么多的课,网络课堂的出现让孩子有了更多选择。此外,我们还搭建了一个在线课堂平台,老师将所有课程放在网上,学生可以在任何时候学习,在网上提交作业,并及时获得反馈。” Bill Ziegler校长说。

  在中国,也有部分学校已为每位学生配备了平板电脑,上海市曹杨第二中学就是其中之一。该校校长王洋介绍,2013年,全校1300个学生实现人手一个iPad。在iPad上,学校可为每一个学生建立错误典型样例库,让学生发现自己知识体系的漏洞,老师也能据此了解学生的共同错误,老师还通过录制微视频进行远程解答。

  曹杨二中2011级朱同学告诉澎湃新闻,她是第一届课上使用iPad的学生,用频率大概一周一次,平常主要是用来查看作业通知,有时候也可以提交一些课后作业。iPad上安装了一个单独研发的系统,屏蔽了iPad所有的娱乐功能,但当时并不是很成熟。”

  从曹杨二中2015年发布的“数字化校园3.0”整体规划与建设来看,学校正在加快数字化教学的步伐。iPreview(i预习)、iSelftest(i自测)、iEvolve(i演变)、iPractice(i练习)和iReflect(i反思),学生在iPad上可以看到预习需要的资料,自测练习需要的题目,可以将答案直接发送给老师,获得快速反馈

  教育部教育信息化专家组秘书长、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任友群认为:“只有嵌入于常态,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技术,才能具有革命性的影响。”将iPad用于教学课堂,不仅要有好的设备,还要有丰富的学习应用软件。“由于我们在资金与技术方面的欠缺,想要让数字技术融入日常教学,形成革命性的影响,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 任友群说。

  教育公平:云南边远小学收到了教学光盘

  数字化技术不仅能颠覆课堂,也缩短了地域之间的教学差距。

  “在中国,公平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特别是教育公平。”任友群表示,中国目前共有51万所中小学,1500万专任教师,2.6亿在校生。在庞大的数据背后是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一边是落后的边远地区的学校,缺师少教,另一方面上海两次PISA测试全球第一”,而像上海中学这样的重点高中,已经搭建了31个数字实验室。

  2 015年5月,在青岛举行了国际信息化教育大会,习近平总书记致信祝贺,提到了“我们将通过教育信息化,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数字差距,大力促进教育公平,让亿万孩子同在蓝天下共享优质教育、通过知识改变命运”。

  目前,全国74%的中小学接入了网络,59.6%的教室配备了多媒体装备,但仍有一部分学校没有接通网络,需要靠卫星或光盘来接受外面的教育资源。

  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的阿克小学,一对夫妻担任所有科目的老师长达18年,“少数民族聚居区仍然有不少一师一校的教学点。”任友群说,“在那里没有办法开启国家规定的所有课程”。2012年,国家开展了数字资源全覆盖的项目,给这些教学点送去了优质的教学光盘,“非常大地改善了边远地区的教育状况,如果把所有教学点都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中国的教育资源均衡和教育公平将迈出重要的一步。”任友群说。

  除了落后的山区学校和重点中学,全国更多普通中学,也正在探索数字化教育。上海市古美高级中学是一所普通高中,从2013年开始,他们用较为简单的技术建立了作业辅导系统,老师、家长、同学都能检查、核对作业的情况。校长郑荣玉表示,让老师用的东西要足够简单,项目的成本也不能太高,要在校长财权范围之内就能解决。上海市教委和上海闵行区教育局希望这种便宜、简单、易学的模式可以推广到更多的学校。

  负面影响:学生可能沦为“不良网络公民”

  信息化教育模式的发展,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弊端。“因为学生在网上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Bill Ziegler说,“我们应该要训练学生,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什么事情。要在网络上面讲文明,学生要成为有责任心和有礼貌的人。”

  全美中小学校长协会主席Michael Allison提到一个案例:“三年前,有一个学生闯入了我的系统,把我的邮件发给其他的学生,后来他被罚公开道歉,并必须在社区进行服务,也判处了罚金。”

  在信息化教育时代,利用黑客技术考试作弊也将成一个重要问题,斯坦福大学校长John Hennessy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技术,利用高度个人定制化的手段来鉴定学生身份。”

  在中国,这样的情况也不鲜见,有学生攻破了学校的信息管理系统,偷出试卷甚至更改考试成绩,“这些孩子都相当聪明,网络技术炉火纯青,可惜没有用在正道上。”上海中学校长冯志刚在和全国的校长们交流时,不止一次地听到类似的案例。

  信息化教育对技术和道德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James Richardson认为,“在管理方面,我们应该要经常鼓励学生,如果我们的孩子做了坏的事情,也要惩罚他们。”对此,美国创新教育家Ted McCain表示:“大家一定要教育自己的学生怎么样去做良好的网上公民,而不是沦为不良网络公民,我们要尽早提升孩子在这方面的素质。”

来源:澎湃新闻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