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要租教室 “互联网+教育”遇尴尬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8-17 09:46围观714次我要分享

  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有利于为企业松绑减负,为创业创新清障搭台,为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提供有力支撑,培育经济社会发展新动力。可以说,这项改革是“先手棋”“牛鼻子”,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重要作用。一段时间以来,简政放权取得明显成效,改革红利源源释放,但与人民群众的期待和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最近,人民日报记者在各地采访的过程中发现了简政放权改革中的一些新问题,比如有些部门的审批政策跟不上“互联网+”时代,创业简单了但变更和注销企业还是很麻烦……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改革还存在哪些堵点?应当怎样更为精准、更加精细地打通这些堵点?本报从企业故事切入,尝试分析症结所在,供有关部门和广大读者参考。

  当地规定教育培训机构必须有教学用地,但仅仅为了“达标”而租间教室让人心疼

  在新疆乌鲁木齐,刚参加工作的大学毕业生马全周末经常登录沪江网学习网络课程,给自己充电。马全说:“虽然身处边疆,但互联网让我感觉世界是平的。”

  在上海张江,沪江网的后台,工作人员忙碌地解答着学员的在线问题。沪江网目前提供400多门不同类别的课程,涉及10多种语言、职场技能、亲子启蒙、中小学教育等领域。

  从乌鲁木齐到上海跨越3900多公里,而“互联网+教育”突破了空间限制。学生在家拿着电脑,甚至在路上用手机都能在线学习;老师不论身在何方,都可以给天南海北的学生上课。

  突破教育的空间限制是“互联网+”的优势,没想到却成了互联网教育企业申请教学资质的绊脚石。“做互联网在线教育,学生、老师都在线上,现行政策却规定必须配备线下教学用地。”沪江网联合创始人于杰说,当地规定教育培训机构需有一定面积的教学用地。

  互联网教育企业确实没有教学用地,因为用不着。如果仅仅是为了“达标”,互联网教育企业也可以租教学用地,但他们的创业资金有限,都希望钱能花在刀刃上。如今,沪江网已投入50多万元建“宝宝房”聘请幼教,解决双职工家庭幼儿托管问题,还花费60多万元在上海张江租了10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作为新员工宿舍,让刚来上海的员工解决居住问题有半年缓冲期。由于对员工关怀到位,沪江网跳槽率仅为5%。“花这些钱一点都不心疼,但白白租间教室派不上用场就心疼了,再说租下来闲置着也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于杰说。

  2010年,沪江网凭借上千万用户的影响力拿到了教育部远程教育的资质,沪江网市场部公关经理傅秋卉坦言:“我们很幸运”。但是还有很多用户规模不大、影响力不广的互联网教育企业既无法拿到教育部的远程教育资质也无法办理当地的网络教育资质,创业卡在了审批门槛上。

  于杰建议,针对互联网教育的运行特征,应取消线下办学面积的要求,以办公场地等作为申报依据。

  互联网教育企业负责人被要求有从教5年以上的经历,沪江网因此没拿到当地的网络教育资质

  除了要求线下教学用地,地方监管政策还要求无论线下培训或线上教学,机构负责人都需具备教学资格,并具有从事教育工作5年以上的经历。

  “做互联网教育的创业者,懂技术,懂管理,懂经营是最重要的,但不一定要具备教学资格和从教经历,又不需要创始人来做校长。”于杰认为。沪江网起步于大学生自己创办的英语BBS,后来扩展为多语种学习门户,并衍生出在线学习社区,最后转型做在线教育。2006年沪江网8个人8万元开始起家创业的时候,没有考虑谁满足具备教学资格并从教5年以上等条件。如今沪江网已经发展壮大,拥有700名全职员工、2000名兼职员工,注册用户超过8000万人、付费学员超过300万人,却因为无法达到“负责人具备教学资格并从教5年以上”“线下教学用地”等地方监管政策的要求,至今也没有拿到当地的网络教育资质。幸亏有教育部远程教育资质,才没有耽误企业的转型和发展。但沪江网创业平台上的一些中小互联网教育企业,却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们还是希望能拿到当地的网络教育资质,堂堂正正地做在线教育。”于杰说。

  今年5月,乘着创业创新的政策东风,沪江网面向全国有志于投身互联网教育的创业者开放了蚂蚁创客空间,其“蚂蚁计划”为创业团队提供包括基地、基金、云校、活动、服务等5个方面的支持。于杰认为:“改变教育的不会是‘大象’,而是千千万万只有教育理想的‘蚂蚁’。”

  据一位参与“蚂蚁计划”的创业人员介绍,为达到“负责人具备教学资格并从教5年以上”这样的政策,他们还想过外挂一名校长,先把审批拿下来。

  “希望能出台针对互联网教育的资质申报政策。我不是为沪江网呼吁,而是为蚂蚁创客空间的中小企业呼吁,为全国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呼吁。”于杰说。

  各行各业都可以接入互联网教育平台,让教育更公平,但跨部门审批难联动

  2015年,第一批在沪江网中原商学院毕业的学生全部找到了工作。这些学生原本是河南一所中专院校里因学习不好而“被遗忘的孩子”。但通过沪江网,他们得到了上海1000名创业者的网络授课,学会了微博、社团、微信、QQ等平台的运营;通过营销设计、营销思维等课程熟悉了各种营销策略和渠道。更重要的是,上海的老师让他们开阔了眼界,重燃了斗志,“不玩游戏,不抽烟,不酗酒,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成为他们的新口号。

  不仅中专院校这样的传统教育机构可以接入沪江网。在于杰看来,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各类机构只要对教育感兴趣都可以接入沪江网。沪江网正在成为一个各行各业都能接入互联网教育的大平台,让教育更公平,让学习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互联网+教育”,不仅实现了教育行业与互联网的对接,更实现了很多其他行业与互联网教学服务的对接。比如某金融行业企业可以通过沪江网做金融在线教育,但该企业也需申请金融在线教育资质。“这就涉及教育、互联网和金融三个领域的监管部门,审批程序复杂。”于杰说。

  与此同时,“可以接入教学服务的公司种类庞杂,有些行业归属不清,工商注册部门与教育主管部门不能有效联动,导致办学资质难以申请。”傅秋卉说。(

来源:人民日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