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投诉屡被“踢皮球” 早教市场成监管空白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8-21 13:30围观378次我要分享

  暑期是培训旺季。“望子成龙”心切和对下一代“输在起跑线”上担忧,使许多父母日益重视对孩子的早期教育,也造就了庞大而蓬勃的早教市场。

  近期北京一家知名早教培训机构“毫无征兆”地骤然关停,给200多名家长浇了个“透心凉”——预付的数百万高额学费或将难以讨回。被骗家长四处投诉,但似乎无解,“我们坚持讨个说法,不能让早教市场成为监管空白。”

  号称“全球品牌”早教机构突关停

  7月18日,余慧像往常一样带着3岁儿子来到位于朝阳区新奥购物中心的“艺术才谜”奥体店上课,惊讶地发现大门紧闭。她赶紧拨打一位老师电话,老师说自己也刚被通知“停薪留职,不再授课”。

  不久前刚在此机构预付过112课时共1.8万多元学费的余慧,多方问询,核实了前一天还在正常营业的培训班已“人去楼空”。

  “我们都缴了上万元学费,这培训班怎么说关就关呢?”余慧很气愤。

  “前两天工作人员说最近搞活动,多报课时会有折扣,我就又为孩子续缴了16000多课时费,没想到会这样。”另一位家长赖茵慧后悔不已。

  记者在“艺术才谜”官网上查到,该机构声称“是一个全球化的教育品牌,在韩国本土拥有120家连锁机构,在美国、菲律宾等国家都设有分支连锁机构”……

  “艺术才谜”自2010年进入中国以来,先后在北京发展了6家分店,北京睿智丰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其中国运营中心。记者通过受骗家长和亲身探访获悉,目前这些分店已全部关门停课。

  另一家位于朝阳区的分店悠唐店也是在奥体店关门的同一天突然歇业。记者现场看到,这家分店店门上锁,店内还留有一些玩具设施。此前西直门分店今年4月关门,而海淀区的万柳分店早已于去年12月关闭。

  对于为何突然关停,北京睿智丰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闫明福说:“当初觉得做早教前景好,就接了这家公司,也没仔细看账目,不久前才知道企业已严重亏损,长期负债经营,而之前负责出资和经营的韩国合伙人又找不到人了,公司实在没法继续经营,只好停业。”

  据他初步估算,目前因机构停课受损的家长近400人,需要赔付的各类费用300多万元。在生源较好的奥体分店,家长们自行估算受损人数共200多人,每人预付学费少则一万多,多则5万元,损失学费高达260多万元。

  闫明福表示,他正设法联系有意向收购“艺术才谜”的企业,争取让孩子早日复课。至于赔偿,“还要等联系上公司实际运作人,目前个人实在赔不起”。

  “证据确凿”维权犯难

  为讨回学费,这些天心急如焚的家长们辗转公安、教育和工商等多部门反映投诉,得到的回复均是“不属于管辖范围,建议去法院”。被家长们寄予厚望的朝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对家长回应表示,由于此机构有实体店铺与课程,只是经营不善,不能认定为诈骗,无法立案,建议以民事诉讼方式进行维权。

  据了解,尽管近年来我国在部分地区推行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但0到3岁的早期教育还未纳入现有教育体系。市场不规范、监管缺失,导致早教办学标准、师资准入、监督考核等制度处于无序状态。

  朝阳区教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教委对家长的遭遇很同情,但“确实是管不了”。她解释,类似这样的培训机构都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是经营类的公司性质,不归属教育部门管理和指导。

  据介绍,成立教育培训机构需到教育行政部门申请注册登记,并需要符合多项条件。北京一家培训机构经营者孙先生向记者透露,由于教育部门注册门槛高,业内惯常做法是以咨询、文化或科技等公司名义向工商部门登记注册,获得工商营业执照经营。

  例如,北京睿智丰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在工商部门注册成立,并注明主营产品为“教育咨询”“技术推广服务”等。“没在教育部门备案,教育部门管不着,而工商部门平时只管经营,对教学内容不管,培训机构操作空间较大。”孙先生说。

  此外,早教机构通常都是以“预付费”形式收取学费,在准入便捷、监管缺失情况下,一旦培训机构因师资、资金、安全等各种问题难以经营,往往会出现“卷钱跑路”的情况,而被骗家长通常很难维权。

  记者搜索发现,仅去年全国就有多家早教机构被曝光“无征兆关门”。北京律师李响说,遭遇这种情形的消费者,明明被侵权并握有“确凿”证据却很难维权,且预付款大多数难以讨回。

  “打官司时间长、费用高,不少家长觉得得不偿失,也许培训机构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才明知故犯。”余慧说。

  让这些家长不愿对簿公堂的一个“前车之鉴”是:去年底关闭的“艺术才谜”万柳店,虽然被骗家长们最终走了法律程序,也打赢了官司,但直至现在还没有拿到赔偿,耗时耗力耗金钱,家长们身心俱疲。

  应加快制定教育培训行业服务标准

  面对日益庞大的早教市场和群众日趋强烈的需求,相关专家建议,我国应加大重视、研究早期教育,尽快建立起完善的行业监督管理机制,更好地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上海市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表示,我国首先应从立法上严控培训机构的行业准入、细分标准,加强日常管理和规范。同时在教育、人力社保、工商等多部门间建立联动机制,形成操作性强的监督保障制度,加强行业自控。

  华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教授袁爱玲建议,明确教育部门作为管理责任主体,对早教机构的设立、收费、教育标准、师资质量、安全设施等方面承担审批监督考核责任,执行早教机构须经教育局审批备案方可营业的准入制度,提高准入门槛,降低营运风险。

  记者了解到,由于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许多早教机构可对教育产品随意定价。从“艺术才谜”双方签订的合同来看,培训机构单方制定的合同中就加入了“中途不退费”“预付学费”等霸王条款。

  “为使预付费制度不成为‘套牢’消费者的工具,还应赋予消费者在一定条件下的解约权。当企业挪用预交款进行转投资或出现经营不善等信号,消费者有权解约,得到退款。”董圣足说。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建议,我国还应加快制定教育培训行业的服务标准,建立起相应的规范和法律体系。家长也应更理性看待并选择早期教育,尤其是在签订合同前要对机构资质进行甄别,拒绝霸王条款。

来源:经济参考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