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机器人式的机器人”代替“机器人式的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8-28 10:36围观28次我要分享

  所有的游泳池都必须配备救生员,早晨6点钟刚刚开门营业的时候也是如此。整个池子里面只有我一个人,而救生员则端坐在他自己的高高的看台上,目无表情地凝视着池中的动静。

  我其实并不完全会游,蛙泳就学了不到一周,换气还不太熟练,所以只能憋着气游到池子中间再游回来。我下水的时候选择的地方是深水池,水深大概是1米7左右。脚在地下站稳之后,头刚刚露出水面。往回游才发现应该是选错了方向。

  一瞬间我有点慌乱,因为我知道有人在那边看着我,我觉得自己来不及换气的这种窘态被他发现了。是否要到酒店游泳池的客人,都是会游的才过来,我这样的新手应该在家练会了才来呢?不过实际上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除我之外那位唯一的安全员就当我不存在——或者当他自己不存在一样,只是继续默默地盯着池子,只在发生危险的时候才会跳下去。

  不知怎么回事,这让我联想到古时候在宫中给皇上递牌子的太监。听说,皇上看中了哪个妃子,一翻牌,他们就把妃子抬起来放到屋里,关上门,一边听着墙根儿,一边稳如泰山毫不动容,不管里面做出什么都与他无关。

  我想如果用机器人来代替救生员或者太监,那么不管是我还是皇上都会很欢迎。因为他们的职责是一样的。这种角色是把人作为类似机器人一样的方式来处置。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最为彻底的可能是军人,不仅限于中国,军人们都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重复一些毫无用处和毫无意义的事情,而正是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必须强制他们做,会让他们学会服从。这样当他们真正执行命令的时候,虽然是活灵活现的人,但看起来也跟机器人是一样的。

  更有甚者,虽然在一些军旅歌曲当中会说出“我也有家,我也有爱”这些能够彰显人性的话语,但是,军人们能被获准表达这种感情的场合却是千篇一律的,也就是说,就连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也被规定好了,看起来也像是机器人一样。似乎之前有报道提到过,在朝鲜,每年逢节假日,人们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穿上民族服装,在指定的场所载歌载舞,来表达欢乐的情绪。

  这种整齐划一的来表达自己欢乐情感的方式,也许是人们想要做出拟人机器人,让机器人掌握像类似人类一样的感情状态的第一步。他们想要作出一个“像机器人一样”表达感情的机器人,来替代“像机器人一样“表达感情的人类。在这之后,才有可能把各种情感打乱顺序,做一些随机动作,模拟人们的“使小性子”,“任性”和“耍酒疯”,在可以容忍的状态下加入一些干扰,来实现不同个体之间性格的区别。

  这也许可能是我们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的机器人的最高发展水平。我对人工智能的进展并不乐观。可能再过个一二十年,我再回到这个游泳池的时候,就完全是由一个机器救生员——他也许不长着一张人脸——来监视这里是否有人溺水,并且及时施救。而现在遇到的这位真人救生员,有可能会有一些更适合他的工作,他有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陪陪自己的老婆孩子。

  从“完全的机器”过渡到像“机器人式的人”一般的机器人,这一步是没什么疑义的。但是再进一步,从代替“机器人式的人”到代替有血有肉的人的过程当中,是否会直接违反机器人三原则呢?比如说,我想要一个“熊孩子”或者“野蛮女友”,有时候故意要给自己找罪受,这种愿望机器人是否会遵从呢?

  更可能的情形是,机器人伴侣能够做到对人类的听从,也只是百依百顺而已。而这样的目标会培养大量的机器奴隶。他们不能够违背主人的命令,所以即使主人作出一些“违背人性”的动作,他们也是毫无怨言的。而这种行为在长期和整体上,对人类的发展有害无益。至少对于机器主人这一个人的发展,也会有很大害处。我们都知道,如果父母溺爱孩子就会诞生熊孩子,那么一味地溺爱和顺从主人的机器伴侣,一样会造就“熊大人”。

  如果人类希望机器人做不对人类做“坏事”,或者对人类做“好事”,那么至少“好”与“坏”的评判标准,他们自己要先掌握清楚。而这一点可能我们自己现在都做不到。所以,让机器人完成所有真人需要从事的机械性工作,也许是机器人发展史上最好的结局了,过犹不及。

来源:动点科技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