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校园淘金成算几何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09-15 10:08围观1015次我要分享

  今年初,教育部发布的《2015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明确指出要以有效机制的构建为引领,以“三通两平台”为重要抓手,全面深化信息技术在教学、管理等方面的应用。继猿题库推出教师端之后,爱学堂、分豆、作业盒子等在线教育机构也纷纷进军公立学校。作为K12教育阶段的中坚力量,公立学校已然成为在线教育争夺的下一个高地。业内人士分析,公立学校的教学、作业等环节对在线教育而言仍大有潜力。

  在线教育大举发力公立学校

  据教育部发布的《2013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3年,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26.63万所,在校生1.38亿人。其中小学21.35万所,初中5.28万所。普通高中共计1.34万所,在校生2435.88万人。公立学校市场之大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自2012年便已提出的教育信息化在“互联网+”概念登台后受到了更为广泛的重视。但相较于公办教育,民办教育在这一方面的脚步明显更加迅速,譬如部分国际学校早已开始尝试利用iPad教学,并通过远程视频互联实现跨地域教学。然而随着猿题库教师端的正式发布,公立学校的大门终于有所松动,在线教育企业看到了公立学校于校讯通之外的广大市场。

  除却猿题库,各类在线教育产品也纷纷传出进军公立学校的消息:盒子鱼、爱学堂、分豆、作业盒子……被誉为在线教育洗牌期的2015年已经过去一半有余,公立学校或将成为在线教育企业新的生机。

  然而,在在线教育企业纷纷进驻公立学校的同时,竞争阵营也被划分为了泾渭分明的两类。一类是立足于官方背景的企业,例如以清华大学为依托、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等机构为支持的爱学堂;另一类则为白手起家的“草根”类企业,如猿题库。对于如何进入公立学校环节,前者显然具有天生优势。借助行政手段,前者的在线教育产品可以轻松跨越公立学校的壁垒。据了解,于2014年创办的爱学堂,其微课产品已在1000余所中小学进行试点,课程学习数已经达到了78万人次。另一具有官方基因的在线教育企业作业盒子,也已顺利在多个城市多所学校试点。

  相比之下,“草根”类企业进入公立学校的难度要大得多。究其原因,不同的价值取向是重要因素之一。爱学堂CEO汪建宏表示:“体制外的在线教育市场很大,但体制内同样也有几千亿的市场,包括电子设备的采购、教辅资料等等。体制外认可的东西,但体制内却不以为然。因为在他们看来,体制外做的不是教育而是培训。体制内往往不愿对体制外开放,就因为两种价值观和导向不一样。”

  解决教师痛点成为优选方案

  无论是否具备官方背景,企业在进入体制内市场后都要面临同样的问题,即传统教学习惯的改变。在在线教育颠覆传统教育仍言之过早的大背景下,迎合学校教师教学需求的产品便成为了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的选择,例如题库类产品。

  “老师利用互联网技术教学、学生通过移动设备学习是教育信息化的必然趋势。”作业盒子联合创始人贾晓明表示,“我们必须解决老师的痛点。”据贾晓明介绍,学生往往有90%的时间都用在听课和作业这两个场景中,尽管市面上的App都是在课外完成,但真正支配学生学习时间和内容的还是老师。“因此,只有解决了老师的痛点,才能从上游改变老师对学生时间和场景的支配,而具有天然大数据特性的作业恰好也是较为容易接管的环节。”

  据了解,作业数据是K12阶段中能够采集到的最为连续、密度最高的数据。基于大数据,可以轻松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和教师出题数据进行采集和整理,最终通过题库分别出高频题和低频题。而移动终端的普及也成为题库类产品的温床。有数据显示,K12阶段移动终端在一线城市中的普及率已达到100%,二三线城市也能够达到80%以上。但传统教学习惯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在线教育产品依然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在互联网时代,教师获得的支持还非常少,我们还是作为帮助老师的产品而不是替代老师,因为老师的价值是绝不可能被替代的,起码在现还做不到。”猿题库联合创始人帅科表示。

  “毕竟教育的传统形式已经延续2000余年,但我们仍然可以保持乐观。”贾晓明表示,“曾有一个地方的教育局长对作业盒子做出如此评价:‘新技术本身不排斥旧的使用习惯,不另起炉灶,所以对接会较为自然。

  进军公立学校仍存诸多难题

  尽管眼下众多在线教育企业专注于解决教师的痛点,但在进军公立学校的过程中仍然有不少其他的难题待解。

  “现在的孩子是伴着互联网成长的,信息面非常广,选择也很多,这就导致孩子很难忠诚于一样事物。”汪建宏表示,“从内容研发的角度来看,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说解决孩子的喜好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但归根结底其实是因为他们没有从孩子的视角来开发课程。传统教育机构更关注孩子家长,互联网教育机构更关注用户数。但在我看来,给用户创造价值,将学习变得美好,让孩子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无论在线教育机构于公立学校领域竞争如何激烈,如何避免沦为应试教育工具是其发展的最大问题。“急功近利的心态会导致在线教育产品出现大量的泡沫。是否要使用在线教育产品,选择什么样的在线教育产品,不应该是由学校单方面决定的事情,而应该是教师、学生家长共同的选择。无论什么企业,都必须首先解决这一产品是否真的适用于学校的问题。教育实质不改,在线教育最终只是换了个包装的应试教育。”

  学科网总经理助理李懿娜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目前我国经济发展与教育资源存在着严重的不均衡,教师群体信息化程度不高,同时高考指挥棒的存在使得应试和提分始终摆在第一的发展位置,教育信息化的难题就在于此。由于K12教育涉及到多方参与,未来应该是由一个产品矩阵来应对不同的需求。”

来源:北京商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