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亟待体系化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10-14 13:55围观1023次我要分享

  教材是党的教育方针和国家意志的集中体现,是教育教学理念的重要载体,是学校开展教育教学活动的重要依据,也是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根本保证。尤其是语文教材,它是基础教育教材的核心,是学生学习其他课程的基础,对学生身心发育影响甚巨,因此,语文教材质量尤为重要。当前的语文教材,在编写理念与编排方式上有了很大进步,但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叶圣陶先生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多次指出的,语文教材“没有组成体系”。语文教材能否“组成体系”?怎样才能使语文教材形成科学的体系?这确实值得深入调研和反复实验。在此,笔者仅就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体系建设谈几点初步想法。

  纵向衔接,横向贯通

  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是语文教育的目标。语文教材编写要紧紧围绕语文教育目标,有序编排学习内容,合理设定能力层级,科学制定训练方法,形成理念明确、目标清晰、内容具体、能力分级、训练分步、适于学生学习的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体系。

  总体思路 以语文知识为基础,以语文活动为依托,两大主线贯穿教材编写的始终。语文知识的介绍与语文能力的培养环环相扣,语文活动的开展与语文能力的训练步步深入。在总体构架上,纵横交错,整体推进。纵向上,识字写字、听说、阅读、写作的能力阶梯式上升,各项能力层级依照总体目标与阶段目标设定,各学段之间有机衔接;横向上,识字写字、听说、阅读和写作四个板块融为一体,互相促进,共同提升。最终形成纵向衔接、横向贯通、九年一贯的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体系。

  内容编排 遵循儿童的语言学习规律、语文学科的教育教学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由易到难、由浅入深、由低到高,循序渐进地编排学习内容,力图体现语文知识学习与语文能力提升的科学性。语文知识是提升语文能力的重要基础,知识与能力是不可分割的整体。选择实用的语言知识、听说知识、阅读知识、写作知识等随机编排,自成系统。听、说、读、写的活动依照学段分层分类编排,每项内容形成序列,各项内容既相对独立又互相融合,达到分则序列清晰、合则相互为用的效果。

  呈现方式 根据6岁至15岁学生身心发育特征及语文学科的特点,采用单元编排方式。每个单元安排“课文学习”和“语文活动”两大部分。课文学习包括听、说、读、写,课文既是阅读的范文,亦是写作的范例,同时又是听说的素材,尽量使课文功能最大化;每个单元的语言积累、听说、写作和综合性学习内容整合在“语文活动”里,以简化头绪,加强综合。为引导学生大量阅读,保证充足的阅读量,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可专门设计“名作选读”栏目,含“中外名著阅读”和“经典古诗文诵读”,一年级至九年级整体设计,每册至少编排两部中外名著,若干篇(段)古诗文。为便于学生复习,学以致用,书后设附录,汇集重要的语文知识。这样的呈现方式,使单元学习、名作选读和附录三大系统轮廓分明,单元内的选文、练习、助读和活动四个子系统眉清目秀。

  古今兼顾,比例适当

  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是构成语文教材内容的重要两翼,只有比翼双飞才能让“传统”与“现代”完美融合,使语文教材既蕴含厚重的古典精神又兼具灵动的现代意识。让学生接受优秀的传统文化教育,了解历代的文化常识与价值观念,感受古典诗文的形式美与内容美,培养良好的语感;阅读丰富多样的现代文,了解现代思想和现代文化,增强现代意识。两者各有所取,不能厚此薄彼。

  作为一个中国人,应了解中华民族文化之根,接受古典文化的教育。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多种方式,阅读古诗词与文言文是最重要的一条渠道。作为古代的书面语,文言不仅是文化的载体,而且本身就是文化的一部分。语言作为一种思维工具,影响着一个民族的思维模式,进而影响着民族文化精神。德国语言学家洪堡特把语言看作“民族精神的外在表现”,认为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语文与文化不可分离。因此,义务教育语文教材要系统编排古诗词和文言文,形成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序列。一年级至三年级,诵读浅易的古诗文,感受其音韵美和语言美,获得初步的情感体验;四年级至六年级,诵读古代经典诗文篇目,理解作品大意,体会其情感美和意境美;七年级至九年级,诵读古代诗词,初步了解古诗词格律,诵读文质兼美的文言短文,积累语词和语句,感悟其意境美和意蕴美,获得审美体验和人生启迪。逐步拓展学生的文化视野,感受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培养民族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激发爱国主义感情。

  另外,语文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语文教材是时代文化精神的体现,教材内容必须与时俱进,选择与时代节奏合拍的前沿知识,以体现时代特点和现代意识。比如互联网已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和世界的距离,是手指与键盘的距离,是眼睛与屏幕的距离,是现实与想象的距离。互联网让现实生活与虚拟世界无缝对接,要让学生知道互联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还有生物科学、医学科学、海洋科学以及航空航天技术、3D打印技术等,这些题材内容应及时编入语文教材,让学生了解最前沿的科学动态。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具有开阔视野、开放心态和创新思维的现代人。

  基于此,义务教育语文教材在内容选择上,要兼顾古典与现代,使民族性和时代性有机融合。关于文言文与现代文的比例,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语文课程标准有涉及,1963年的中学语文教学大纲对文言文学习有说明,“文言文,要有计划地讲读,培养学生阅读文言文的能力”,“文言文可占课文总数的40%以上,各年级依次增多”。2011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提出,“能借助工具书阅读浅易文言文”。就我国目前义务教育语文教学现状而言,古诗文占课文总数可依此比例:第一、二、三学段分别为20%、25%、30%,第四学段三个学年分别为35%、40%、50%,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背诵古诗文总数不少于300篇(段)。当前义务教育语文教材若能按此比例编入古诗文,形成系统的古诗文学习体系,则可基本保证学生的古诗文阅读量,形成良好的语感,为进一步学习中华典籍打好基础。此外,选文还应适当考虑中外比例,让学生了解多元文化,培养具有世界眼光的人。

  文质兼美,有序推进

  选文是衡量教材质量的重要标尺。关于语文教材的选文,20世纪上半期叶圣陶、朱自清等人就提出,语文教材选文要把好语言文字关和思想内容关。1963年的语文教学大纲明确规定,“课文必须是范文,要求文质兼美”。“文”和“质”的关系问题是人类思想史上最古老的话题之一,在中国及世界思想文化史上皆具有崇高的地位。《论语·雍也》有言:“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刘向《说苑·修文》又曰:“文质修者谓之君子。”可见一个人既要有内在品质又要有文化修养,方可成为君子。选文必须“文质兼美”,可知文章要达到语言文字、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的和谐美,才可被选为课文。两者所议对象虽说有异,但在意趣的阐释上可谓异曲同工。

  “文”美 选文的语言要典雅、纯正、规范,文字要自然、朴实、优美,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尤其是现代文的语言,要符合现代汉语的规则。如朱自清的《春》,近百年来的中小学语文教材无一例外地选入这篇散文。究其原因,是因为《春》的文字雅正、温润,语言富有节奏感,多种修辞手法的交替使用拓展了审美空间,调动起学生的阅读激情。“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小学课文对语言文字的要求则更高,小学生抄写句子、填写句子、仿写句子都需要规范语言的引领。除了符合上述的语言文字要求外,还要符合儿童的身心发育特点,顺应儿童的语言习惯,以引发儿童的阅读兴趣。叶圣陶先生创作的儿歌《小小的船》,作品溢满童心童趣,富有画面感,引人遐想。“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课文只有37个字,却用了7个叠音字,语言活泼、音韵和谐、节奏强烈,可读可唱,非常适合儿童阅读。诚然,就“文”美而言,不同体裁的作品对语言风格要求不一,但无论选文归属何类体裁和风格,其语言文字和形式皆须具备:一是无标点、语法、修辞、逻辑的错误;二是叙事明晰、描写真实、抒情纯挚、说理透彻;三是体裁样式堪为典范,可作学生阅读写作之范本。

  “质”美 “学以致其道”,学语文也是在学做人的道理。因此,选文的“质”要健康向上,价值取向要正确,给学生以正能量。优质选文通常具有广博而深厚的人文内涵,蕴含作者的志趣、情怀、责任、使命等。阅读这些作品,如同与伟大的心灵对话,从中获得审美教育、情感教育、道德教育和思想教育,对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具有重要作用。选入初中各版本语文教材的《孟子·告子上》中的《鱼我所欲也》,以“舍生取义”为题要,阐释人生的价值选择。“义”的价值关乎人的德行和操守,涉及人格的形成和心灵境界的提升。“舍生取义”是“生”与“义”两者不可得兼情形下的价值取舍,体现了孟子学说在价值选择上的最高准则,这种价值取舍构成一种人生的信念,它使人在困厄中能坚定信念,在危难中始终能够挺直脊梁。阅读这样的文章,能使学生的生命受到感化,真正起到教文育人的作用。古今中外经典的童话故事、寓言故事、成语故事、民间故事、神话故事等蕴含着丰富的人文思想,小故事大道理,非常适合义务教育阶段学生阅读,可将这些故事系统编入教材,让学生在阅读优美的故事中获得教益。

  再有,选文的“质”要反映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当前语文教材选文要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围绕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这12个核心词,选择语言纯粹、形式优美、思想深邃、寓意深刻的文章,依照个人修养、社会关爱和家国情怀三个层面系统编排,主题与体裁兼顾。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分步学习,系统渗透。比如,涉及“个人修养”,可按“诚实守信”“团结友善”“勤奋好学”“爱国爱家”“爱岗敬业”等单元编排。让学生系统阅读“文”美“质”优的选文,获得心灵的滋养和情感的熏染,逐步培养积极的人生态度和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知行合一,重在实践

  学习的目的在于运用。只有通过不断地实践,才能将所学的语言文字知识转化为实践的能力。叶圣陶先生曾说:“语言文字的学习,出发点在‘知’,而终极点在‘行’;到能够‘行’的地步,才算具有这种生活的能力。”学以致用是根本,因此语文教材要系统设计实践活动课,形成听说读写一体化的语文活动体系。

  语文学习活动化 语文能力必须在言语实践中得到培养和提升,这是学习语文的不二法门。义务教育语文教材要设计丰富多样的活动课,各学段的活动课要形成序列。比如,一年级至三年级各册可设计传统节日活动课,形成中秋节、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重阳节等节日活动序列,从背诵节日古诗词,到探讨节日的由来,再到介绍家乡的过节习俗,最后动手汇编传统节日古诗词,写下活动的过程和体会。这种活动方式既培养了学生的诵读能力,也提升了学生的口语能力,还训练了学生的习作能力。同时,通过活动,让学生了解中华民族传统节日和家乡习俗,以培养热爱祖国和热爱家乡的感情。活动中要将所学知识与实践相结合,实践机会越多知识掌握得越扎实,边学边练,才能真正提高语文能力。比如一年级至九年级,可设计专门的口语活动课。一年级至六年级的口语课与习作课相结合,形成“听故事——讲故事——写故事”的活动序列,使学生养成先说后写的良好习惯,达至“言为心声”“我手写我心”之目的;七年级至九年级设计专门的口语课,先介绍精要的口语知识,再进行情景训练,形成“知识传递——方法介绍——口语实训”的活动序列,逐步培养学生的交流能力、演讲能力和论辩能力。

  课堂内外一体化 语文学习不应局限于课堂,要突破传统语文课仅囿于课内学习的藩篱,为课内学习向课外学习打开窗户,实现课堂内外一体化。学生不但要在课堂上学语文,更要在生活中学语文、用语文,让语文学习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也是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的最大不同。真正达到课内学习与课外学习互相衔接,语文课程与相邻课程有机贯通,语文学习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联。比如,教材可设计纪念革命英雄专题课,学生既可参观革命历史博物馆、瞻仰烈士陵园、采访革命英雄近亲属,也可观看革命英雄题材影视片,还可到图书馆、网上搜集革命英雄事迹。主题活动也可讲述革命英雄故事、朗诵革命诗歌、演唱革命歌曲、编排革命题材情景剧等。活动结束后,写下整个活动的过程、感受和体会,也可以整理收集到的资料,编写革命英雄人物的小传。形式多样,不拘一格。语文生活化,生活语文化,这一理念应渗透在语文教材的每一个环节里,以此引导语文教学活动。此外,随着科技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传播信息的方式和获取信息渠道的多样化,语文课要给学生提供更为广阔的活动空间,更加开放的实验条件,让学生可读、可写、可交流,可调查、可考察、可访问,养成自主学习和合作学习相结合的习惯,充分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激发学生探究的欲望,全面提升学生的语文能力。

  图文并茂,意趣盎然

  插图以其直观、形象、生动的表现手法,在语文教材中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插图与书面语言有着同等的价值和功能,优秀的插图可与文字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义务教育语文教材插图要从儿童的视角,从封面到内页的插图要系统设计,形成体系。一年级至三年级插图甚至可和文字各占一半,图幅的大小,可占版面的1/2。一、二年级尽可能采用蝴蝶页,版式舒展,色彩明快,人物形象可用照片,也可用漫画,画面要充满童趣;四年级至六年级插图可占版面的1/4;七年级至九年级插图可根据课文内容有选择地配图。每一幅插图都有意味,画中有景,景中传情,情景交融,以营造轻松的学习情境,提升阅读情趣和审美空间。

  插图可以帮助学生理解课文。插图是课文内容的高度浓缩,是抽象意旨的形象再现。通过观图,可以帮助学生理解课文、疏通文意,还可以培养学生的观察力、想象力和创造力。古诗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占有一定的比例,可帮助学生领会诗意、体味感情、进入诗的意境。“诗有三境,一曰物境,二曰情境,三日意境。”小学各学段对古诗学习的要求不一,绘制插图也应各有重点。小学低年级重在“物境”,应侧重人物和景物的描写,以帮助学生初步领会古诗的大意;中高年级重在传递古诗的“情境”,应侧重人物心情和环境的描写,以帮助学生初步感知古诗的情意。不同古诗类型的插图表现重心也应有差异,叙事古诗要注重“物境”和“情境”的交融;抒情古诗要重视“情境”和“意境”的营造,以诗人为主体的场景,重点突出诗人的神情和气质,帮助学生通过读图感知诗意。

  插图可以调动阅读兴趣。高质量的插图可以调动学生的阅读兴趣。因此,插图不仅要注重图文契合,还要讲究比例匀称,色彩浓淡相宜;要符合历史事实,尊重各民族的文化习俗。一幅好的插图就是一个生动的情节。比如丰子恺给鲁迅小说《孔乙己》配的插图,画中的孔乙己、掌柜和四个孩子,寥寥数笔,却个个传神。孔乙己弯着腰,左手张开,右手护着柜台上的茴香豆,四个孩子分两侧而立,其中一个孩子踮起脚跟趴在柜台前盯着茴香豆,掌柜双手交叠,坐在柜台里,悠然地看着这一幕,人物性格跃然纸上。此外,插图风格可多元化,写意画、工笔画,水彩画、水粉画、油画,卡通画、漫画,照片等皆可,但无论采用哪一类,插图在课文中要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以激发学生的阅读欲望。

  以上五点,各成系统。只有每一个环节都成系统,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体系才能形成,建立了语文教材体系,语文教学体系也就自然形成。这样,教学内容的先后次序和反复交叉等问题也迎刃而解,每一学段学什么、学多少,毕业生应达到的最低能力标准也清晰可见。叶圣陶先生提出的语文教材教学体系问题也就逐步得以解决,语文教学质量的提升也就不言而喻了。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