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接轨传统学校:“痛点”如何解决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10-16 10:10围观1010次我要分享

  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加强资源平台、管理平台的互通和衔接,支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类教育机构、企事业单位利用国家已有系统开发相关应用。这意味着公立学校可能加大校外机构的服务购买力度。

  这对致力于K12领域的公司而言,无疑是一大利好。与学校进行合作,也就成了很多企业的努力方向。但如何开发出真正能满足一线教师和学校需求,切实解决当前教育教学当中“痛点”的产品,是众多在线教育企业必须面对的一大挑战。

  10月10日,K12教学内容提供商与服务商学科网获得好未来3000万美元战略投资。好未来表示,学科网依托K12教育信息化一直深耕公立教育体系,合作后,好未来可以把积淀多年的优质教学资源通过公立教育体系,更好地输送给广大教师和学生。

  不独好未来,近期多家在线教育企业正发力与公立学校合作。但多名中小学校长和教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线教育尚未触动公立学校的传统教育理念和课程体系。

  “现在在某些教育环节上,在线教育公司提供了不少不错的‘小微’产品,但有助于学校教学整体改革的产品并不多”,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蔡可说。

  在线教育企业争相联手学校

  “学科网目前有超过1500多万的注册会员,其中80%以上是教师用户,并和3万多所学校建立合作关系。”学科网创始人、北京凤凰学易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学艺说。

  陈学艺介绍,学科网为教师提供“一站式”教学辅助服务。课前,老师可以在学科网教学资源库找到备课资源;课中,老师可以用学科网的视频素材、教学软件丰富课堂内容和教学形式;课后,老师可以用学科网的相关软件批阅作业和试卷。同时,学科网可以为学校打造信息化管理平台,进行教务及教学管理。

  “目前来说,在线教育看起来似乎存在着2B和2C两种模式”,陈学艺认为,“2B的优势在于可以快速发展结构化用户,虽然前期工作进展周期可能较长,但后期成长很快;2C可以采用互联网手段,快速发展用户、快速积累流量,但用户作为单独个体存在,长尾效应不如结构化用户,面临变现的挑战。”

  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企业正尝试与公立学校合作。今年3月,一起作业网公布了他们关于平台化的发展思路。一起作业网以线下班级为用户单位,支持小学英语和数学的在线作业和专项练习。

  公开报道称,目前全国有31个省市的4万多所学校正在使用一起作业网,覆盖学生人数超过1000万。一起作业网创始人刘畅为了争取到第一批学校用户,曾亲自一连跑了10个城市进行推广。

  今年5月,在猿题库2015教育移动大会上,猿题库发布“猿题库老师版”,通过支持老师在线布置作业的功能正式进入学校内教学环境。

  据介绍,老师版试题库包括猿题库初中和高中的全部学科中的60万道题,并配适75个教材版本,并可支持老师在手机上为学生布置作业。学生完成练习时,老师可以实时获得每个学生的练习数据以及班级总体练习情况的评估分析数据。

  传统教育体制也在向第三方教育提供商敞开。在今年5月召开的首届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表示,应推动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她提出,信息技术是手段,发展教育是目的,关键是融合创新,促进传统教育与信息化教育的优势互补。

  9月初,教育部发布《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提出加强资源平台、管理平台的互通和衔接,支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类教育机构、企事业单位利用国家已有系统开发相关应用。

  这意味着公立学校可能加大校外机构的服务购买力度,校外机构所研发的活动类课程,也要更紧密地配合校内课程的需求。

  传统学校教师的在线需求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邓虹在2003年就开始用网络平台上作文课。“在传统作文课中,老师批完所有学生的作文大概需要一周时间,讲评时也只能抽出几篇优秀的或不太好的作品”,邓虹说。

  “通过网络平台,一个老师可以面对几十名学生,而且全是个性化的指导。网络还扩展了课堂互动的渠道,以前的教学只有师生之间的互动,但在网络平台上,可以实现师生、生生、家长与学生之间的互动”,邓虹说。

  邓虹认为,网络作文课改变了传统作文课的气场,“令我感动的是,有些学生半夜了还在要求上传、递交作文,有些学生经过我在网上一对一的‘面批’后, 依然兴致不减地对原文进行一改再改。这些现象是以前传统作文教学所看不到的,我分明感受到每个学生从网络写作中体验到快乐、成就和充实”。

  但邓虹也告诉记者,利用网络平台的教学尚未成为她采用的主流教学模式,一方面,“这需要耗费老师过多的精力和时间”,另一方面,“采用传统的课堂教学方式已经可以满足应试体制下的学生需求”。

  “信息化教学更适合专题教学,比如将课本中的某篇鲁迅作品扩展为十篇,一个学期上一次,丰富学生的知识视野。但在试卷面前,只读过一篇鲁迅作品和读过十篇鲁迅作品的学生,可能不会有分数上的差距”,她说。

  “曾经有一家在线教育公司想与我们合作建一个慕课网站”,南京外国语学校教研室主任朱善萍说,“前期费用比较少,但后期维护费用比较多”。

  此外,网站内容的更新也是难题,“老师的主要任务是教学,没有太多时间来做慕课,而如果网站更新太慢的话,肯定没有生命力”,朱善萍说。

  但南京外国语学校也录制了数量不少的名师教学视频,并上传到了学校内网,作为新进师资的培训素材。

  “我们学校还没有使用在线教育公司的题库类产品,学校要求每一名老师独自开发试题”,朱善萍说,“那些现成的试题很难保证知识的新鲜”。

  “我现在带的这一届学生,起点明显高于上一届,所以我们的教研组马上调整了策略,比如给上一届学生的阅读文章可能就不会给这一届学生阅读了”,她说。

  在邓虹和朱善萍看来,信息化教学方式只是不同于传统教学的工具,能否收到良好教学效果的核心仍在于师资。“我们不鼓励老师使用现成的题目,每一张试卷都是老师点滴积累、苦思冥想设计出来的”,朱善萍说。

  很难达成的理想状态

  “真正的个性化教学在在线教育的支撑下是有可能实现的,当然前提是在线教育中的教学资源要不断丰富”,山东潍坊广文中学校长赵桂霞说。

  赵桂霞认为,公立学校在利用在线教育服务的过程中,存在诸多掣肘,首当其冲就是资金问题。“广文中学老校区的硬件设备还无法满足在线教学模式的推广,比如网络带宽可能满足不了几十名学生同时通过WIFI连接上网”,她说。

  山东省昌乐一中副校长张福涛告诉记者,在这所初中高中全部实行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学校中,学生、教师使用的学习平台是与企业合作开发,“我们出思路,他们出技术和资金”,张福清说。

  “一些在线教育公司向学校推销已经成型的在线学习平台,但这样的平台可能不能完全满足学校的需求”,他说,“比如现在网上有数量很多的‘微课’,但很多内容都不是老师需要的,我们的教学资源都是老师自己制作的”。

  蔡可认为,在线教育公司与公立学校接轨的理想状况,是需要区分学生、普通教师、教研组长、校长等不同的使用对象,厘清他们的具体需求,从而帮助学校的教育服务更清晰化、个性化。学校需要面对具体对象,针对具体业务,制定整体工作方案。

  “但往往理想状况不太容易达到,这和学校领导的教育信息化领导力有关,也和企业是否有引领未来的责任心与研究能力有关。学校层面的信息化领导力不足,企业有自己的诉求,高校研究者不贴地气或有专业细化的局限。这中间最重要的角色是学校领导。”他说。

  蔡可认为,在线教育应该要让全新的教育理念实现起来更简单。一个优秀的在线教育产品,应该是把握住了“混合式学习”整体视野下的某一个环节,如“混合式学习”的教学组织与管理、学习对象、学习内容;课程教学的实施目标、实施过程、实施结果;信息化环境下的教学流程、资源支持、教学支持、学习评估等制约学习的各种因素。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